×

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初
加入於 Jul 26, 2018
出版總字數
1,613
留言總數
0
讀者
作者網誌
來自 Hong Kong 出生 1996
精選故事
S
個人作品
C
合作作品
I
點子貢獻者
B
編輯
C
0
小心翼翼
最後更新 Jul 26, 2018
G
0
14
0

經歷了一段時間的低潮後得出了一個結論,就是活得太小心翼翼了。

最近陷入了自我懷疑和自我否定的漩渦中,仿佛置身在大海中,無力感如水般滲透每一個毛孔,好死不死你就是不會游泳,完全不能自救,誇張的程度讓我以為自己是不是得憂鬱症了。然後,我也不知道是怎樣在這種自卑自憐、自怨自艾的情緒中走出來的,突然豁然開朗,就好比給人狠狠地按摩了一場,把體內所有的糾結都打開了,就像暴風雨過後,世界被沖刷完,煥然一新的感覺。

我不禁想起了「生長痛」這個詞語,這是幾年前做閱讀理解時的一篇文章,已經記不清讀者是誰,但我還記得它說的就是每個人成長的時候一定會經歷不同的痛楚,於是我便很把這次無厘頭的低潮對號入座,而它確實讓我更了解自己,也讓我感覺長大不少。

我向來就是一個多愁善感的人,把很多情緒和很多想法都小心翼翼地收放在心上,只有在夜闌人靜的晚上才拿出來獨自翻看。別人眼中的我,是活潑的,是開朗的,是外向的,然而和朋友相處的時候,自己通常是擔當聆聽者的角色,會不斷問對方的近況和心情,把對方的生活掌握得了如指掌,卻鮮少向他們分享自己的事,直到有一次朋友說「都係我喺度講,咁你呢」時,我這才意識到這樣的我。對此我沒有太多的探究,只是一直以為真實的自己是一個內向慢熱的人,需要時間來敞開心扉。有時候的我,厭倦飯局,厭倦聚會,厭倦和人交談,只想找個黑暗的角落靜靜地和自己呆著。這樣的情況經常循環出現,就是我很雀躍於社交,然後某一段時間,我很厭棄自己,把自己封閉起來。可是我又不禁想,難道那些外向都是假裝的嗎?我就是一個內向的人帶上了面具裝扮成外向的人?但那些時刻我確實也是享受其中的呀!

現在總算想明白了,我就是我呀,為何非要用外向或者內向把自己分門別類呢,我既外向也內向,大概每人都如此。最近在看心理學的書,心理學就是一門試圖測定並沒有具體形貌的人心之學,它不能被歸納於科學之上,因為人心是科學也難以測量的。人是複雜的生物,大概是在於人心之難測。我們都擁有一顆複雜的內心,科學尚且不能確實精準地解釋清楚,我們又為何那麼有把握能把自己定義呢。一個人可以有很多面向,我認為有時候我們的煩惱就在於不能完全接受自己,當發現自己和理想中的我有所不同,便大受打擊,無力感和自我嫌棄一湧而上,把自己淹沒了。我們太小心翼翼地在自我定型和自我塑造的這回事上了,每個人都認為自己是獨特的,不同於別人的,但當期望有所落差的時候,先前的所有優越感便會被自卑感取而代之,覺得自己哪裡都不如人,哪裡都比別人醜。諷刺的是我們都用熟悉的自己與不熟悉的別人比較,用不堪的自己與展現美好一面的別人比較,用缺點比較優點,這根本一開始就是註定會輸的賭局,然而我們往往周旋於此而不自覺。曾經看過一個說法,出軌的人覺得新情人比身邊的伴侶好,往往是被新情人有伴侶沒有的特質吸引過去的,伴侶未必不如新情人好,只是你用了無比較有、不好比較好罷了。

歸根到底,就是我們都活得太小心翼翼,把事情看得太謹慎了。我是一個遲遲不回訊息的人,每當別人傳來訊息時,會急不及待看一遍,然後遲遲不回,其實是怕回得不好,回得沒趣,害怕因此會早早把聊天結束;我是一個死線戰士(deadline fighter),每次都把該做的事拖到最後一刻,死線逼近無可奈何之下才動手,說到底是怕把事情做得不好,於是開始逃避,最後結果未如理想也能歸咎於自己的拖延,而不是能力不棣;我們都太小心翼翼地呵護著自己,把自己看成了小王子的玫瑰,獨一無二,介意別人的看法,於是小心翼翼地活著,害怕受到傷害,觸及自己脆弱的自尊,同時介意自己的不完美,介意生活的不如意。其實別人不會訊息又如何?能力不夠又如何?這讓我想起了顧城的一首詩,是我很喜歡的詩:

你不願意種花,​

你說,

我不願看見它一點點凋落。

是的,

為了避免結束,

你避免了一切開始。

對呀,我們小心翼翼地活著,於是小心翼翼地避免了一切美好的可能。

我們把自己定型成為了獨一無二的人,活在同一個世界的我們,有著許多不同,其實也有著許多相同,於是才會出現如此多的共鳴。自我懷疑自我否定自我期望落差其實不也是每個人都會經歷的事情嗎?只是當我們把自己無限放大,把這一刻無限放大,才把自己演繹成悲劇的主角。凡事都是不要過分執著,人生走下去,回頭看便發現咦好小事姐。

就如這篇文章一樣,我知道其實也沒能把自己的想法表達清楚,但又如何,我就是那麼詞不達意又同時渴望表達。

網誌
閱讀更多

小心翼翼

經歷了一段時間的低潮後得出了一個結論,就是活得太小心翼翼了。

最近陷入了自我懷疑和自我否定的漩渦中,仿佛置身在大海中,無力感如水般滲透每一個毛孔,好死不死你就是不會游泳,完全不能自救,誇張的程度讓我以為自己是不是得憂鬱症了。然後,我也不知道是怎樣在這種自卑自憐、自怨自艾的情緒中走出來的,突然豁然開朗,就好比給人狠狠地按摩了一場,把體內所有的糾結都打開了,就像暴風雨過後,世界被沖刷完,煥然一新的感覺。

我不禁想起了「生長痛」這個詞語,這是幾年前做閱讀理解時的一篇文章,已經記不清讀者是誰,但我還記得它說的就是每個人成長的時候一定會經歷不同的痛楚,於是我便很把這次無厘頭的低潮對號入座,而它確實讓我更了解自己,也讓我感覺長大不少。

我向來就是一個多愁善感的人,把很多情緒和很多想法都小心翼翼地收放在心上,只有在夜闌人靜的晚上才拿出來獨自翻看。別人眼中的我,是活潑的,是開朗的,是外向的,然而和朋友相處的時候,自己通常是擔當聆聽者的角色,會不斷問對方的近況和心情,把對方的生活掌握得了如指掌,卻鮮少向他們分享自己的事,直到有一次朋友說「都係我喺度講,咁你呢」時,我這才意識到這樣的我。對此我沒有太多的探究,只是一直以為真實的自己是一個內向慢熱的人,需要時間來敞開心扉。有時候的我,厭倦飯局,厭倦聚會,厭倦和人交談,只想找個黑暗的角落靜靜地和自己呆著。這樣的情況經常循環出現,就是我很雀躍於社交,然後某一段時間,我很厭棄自己,把自己封閉起來。可是我又不禁想,難道那些外向都是假裝的嗎?我就是一個內向的人帶上了面具裝扮成外向的人?但那些時刻我確實也是享受其中的呀!

現在總算想明白了,我就是我呀,為何非要用外向或者內向把自己分門別類呢,我既外向也內向,大概每人都如此。最近在看心理學的書,心理學就是一門試圖測定並沒有具體形貌的人心之學,它不能被歸納於科學之上,因為人心是科學也難以測量的。人是複雜的生物,大概是在於人心之難測。我們都擁有一顆複雜的內心,科學尚且不能確實精準地解釋清楚,我們又為何那麼有把握能把自己定義呢。一個人可以有很多面向,我認為有時候我們的煩惱就在於不能完全接受自己,當發現自己和理想中的我有所不同,便大受打擊,無力感和自我嫌棄一湧而上,把自己淹沒了。我們太小心翼翼地在自我定型和自我塑造的這回事上了,每個人都認為自己是獨特的,不同於別人的,但當期望有所落差的時候,先前的所有優越感便會被自卑感取而代之,覺得自己哪裡都不如人,哪裡都比別人醜。諷刺的是我們都用熟悉的自己與不熟悉的別人比較,用不堪的自己與展現美好一面的別人比較,用缺點比較優點,這根本一開始就是註定會輸的賭局,然而我們往往周旋於此而不自覺。曾經看過一個說法,出軌的人覺得新情人比身邊的伴侶好,往往是被新情人有伴侶沒有的特質吸引過去的,伴侶未必不如新情人好,只是你用了無比較有、不好比較好罷了。

歸根到底,就是我們都活得太小心翼翼,把事情看得太謹慎了。我是一個遲遲不回訊息的人,每當別人傳來訊息時,會急不及待看一遍,然後遲遲不回,其實是怕回得不好,回得沒趣,害怕因此會早早把聊天結束;我是一個死線戰士(deadline fighter),每次都把該做的事拖到最後一刻,死線逼近無可奈何之下才動手,說到底是怕把事情做得不好,於是開始逃避,最後結果未如理想也能歸咎於自己的拖延,而不是能力不棣;我們都太小心翼翼地呵護著自己,把自己看成了小王子的玫瑰,獨一無二,介意別人的看法,於是小心翼翼地活著,害怕受到傷害,觸及自己脆弱的自尊,同時介意自己的不完美,介意生活的不如意。其實別人不會訊息又如何?能力不夠又如何?這讓我想起了顧城的一首詩,是我很喜歡的詩:

你不願意種花,​

你說,

我不願看見它一點點凋落。

是的,

為了避免結束,

你避免了一切開始。

對呀,我們小心翼翼地活著,於是小心翼翼地避免了一切美好的可能。

我們把自己定型成為了獨一無二的人,活在同一個世界的我們,有著許多不同,其實也有著許多相同,於是才會出現如此多的共鳴。自我懷疑自我否定自我期望落差其實不也是每個人都會經歷的事情嗎?只是當我們把自己無限放大,把這一刻無限放大,才把自己演繹成悲劇的主角。凡事都是不要過分執著,人生走下去,回頭看便發現咦好小事姐。

就如這篇文章一樣,我知道其實也沒能把自己的想法表達清楚,但又如何,我就是那麼詞不達意又同時渴望表達。

閱讀更多
常見問題 · 意見 · 私隱政策 · 條款

Penana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