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安七
加入於 Aug 23, 2018
出版總字數
3,056
留言總數
0
安七
業餘作者 讀者
來自 Taiwan 出生 Mar 1991 學士
精選故事
S
個人作品
C
合作作品
I
點子貢獻者
B
編輯
S
0
神秘信使同人小說【韓總裁的禮物】
最後更新 Aug 23, 2018
G
3
177
0

【韓總裁的禮物】※日常,有主旻和Zen的深入互動,非BL,所有角色皆為 BG向─────────────────────────────六月中旬的午前,熾熱的陽光伴隨帶點濕氣。黑的發亮的皮鞋踏在一塵不染的白色大理石地板上,對比分明的黑白快速的在地板上交錯,最後在一個房間內停下了腳步。一位幾乎全身黑色的高瘦男子將門輕輕的帶上。「哼嗯…」韓主旻抿著嘴略嘆了一口氣,他知道若他現在大聲的嘆氣,會讓緊繃的身體更加疲累,下午的行程就會更加難以持續進行了。他用長年累積下來的時間感經驗,在腦中判斷了一下時間,現在應該是11:45左右。這表示他約莫還有1小時15分鐘的自由休息時間。剛剛在另一棟大樓決定了一大筆資金的流向,再加上六月悶熱的濕氣,韓主旻覺得身體稍稍乏力了些。走向座位,他將全身浸在秘書所幫他挑選的最新皮椅上,這恰到好處的柔軟度,支撐腰部的玩美弧度,以及新真皮所散發的微微香味,很不錯。『叩叩。』門口傳來乾淨清脆的敲門聲。韓主旻皺了一下眉:「請進。」接著挺起了腰杆。進門的是一位戴著眼鏡、棕色短髮的苗條女子,身著與韓主旻相似的女性淺黑套裝,眼神銳利的掃過整間辦公室,確認沒有任何人在場後,緩緩開口:「午安,我送來下一場會議的出席人員資料,以及今天深夜要起飛的電子機票。」搭配深黑色的低跟鞋清脆聲響,女子走近韓主旻的辦公桌。粉唇微啟,遲疑了一下後開口說道:「…然後這些是在昨晚的慈善派對中,某些賓客送給您的禮物。」「嗯。」主旻瞄了一下自己再熟悉不過的身影。她叫做姜濟希,是韓主旻的專屬祕書,有了這位能幹的女性,讓年輕的韓主旻在公司如虎添翼。「你要看看嗎?」「不了,交給金小姐,她的企劃在這次的專案會議中非常有用。」「但有一樣似乎是給男性的。」濟希從成堆的禮物中提起一個深黑色鑲著金色線條的高質感紙袋,「這位賓客特別提到,這是她為韓總裁精心挑選的男性用品。」「有你幫我挑就夠了。」韓主旻將眼神望向辦公桌旁的賞景用魚缸,突然想到了什麼,「你幫我送給RFA的誰吧。」濟希低頭看了一下這份禮物盒子上的LOGO,仔細端詳了一下,好像是世界知名的奢華品牌,能夠撐得起這品牌氛圍RFA成員,只有Zen了吧。「我明白了。」濟希將盒子放回袋中。空氣中流過了五秒鐘的沉默,濟希看出了韓主旻今天特別疲累,經過短暫的判斷,想到應該是因為昨晚喧鬧的派對,以及六月的悶熱所導致的吧。「那資料我先放在桌上了,您先休息吧,我一點整再進來,請問需要將餐點送進來給您嗎?」雖然知道韓主旻一定會拒絕,但濟希還是禮貌上的問了一下。「不了。」「好的,告辭。」接著,濟希和紙袋們一起消失在瑰紅色的檜木門後。主旻再次將身體浸回皮椅裡。濟希離去後殘留的優雅香水味,將主旻的思緒漸漸拉遠,想到RFA,有些回憶慢慢浮出,但接著隨著疲累,又像泡泡般的一顆顆破掉。一些好像很近、又好像很遠的回憶慢慢地滑入主旻的思緒。那天好像也是像今天這般炎熱天氣,但風卻很乾爽,微橘的夕陽灑在銀白色頭髮上,搭配那張俊美到不像這世上的人類的臉龐,那夢幻的畫面,至今仍深深藏在主旻的記憶深處,每當夏天到來時,主旻就會默默的回憶起來。RFA當時的熱情、以及對未來美好的展望,那些奮鬥所帶來的感動,已經因為一些事情而變質了,但只有那張臉…沒有變過,雖然之後還曾因為伊莉莎白三世而掛上滿臉過敏的淚水和鼻水。主旻感到好笑,嘴角不禁默默的上揚。夜幕低垂,天空漆黑的不可思議,跟白天的烈日成了極大的反差,跑道上的照明燈射進機場貴賓室的窗裡,主旻翹著腳,躺坐在酒紅色的沙發上,右手拿著手機,主旻專心的讀著上面濟希提供的當地氣候資訊、以及所需攜帶的文件,在腦中快速的處理,確認一切無誤後,閉上了雙眼,昏暗的燈光照著他左側的稜角分明的俊臉。右手將手機緩慢的放在大腿上,主旻打算讓腦子歇一會兒。但不懷好意的震動和鈴聲,卻馬上從腿上傳來。主旻本來有些無奈,但餘光卻瞄到了不常出現的名字。『RFA-Zen』主旻不禁浮起了疑惑,現在是深夜一點,這男人打來做什麼?雖然感到奇怪,但還是接起了電話:「喂,我是…」「韓主旻!!你找死嗎?」鏗鏘有力但聲調柔軟的男性怒罵聲從聽筒響起。「………?」主旻挑了眉,感到疑惑。「你現在是在故意戲弄我!?你把我當白癡嗎!?」Zen像是要把肺給撐破似的繼續咒罵著:「這種玩笑一點都不好笑!非常下流!」「你先冷靜,我不知道你罵什麼,有必要這麼…」主旻也被這突如其來怒氣給弄懵了。「靠!你真的不是GAY嗎!?什麼必要不必要?你真的很白目!」Zen罵到最後一個字都破音了。主旻聽到RFA成員常講的關鍵字,也有點不耐煩了,稍稍大聲的回了嘴:「我不是說了叫你冷靜嗎?你一直罵,我也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你幹嘛送我這麼下流的東西?」「送?」主旻努力的在腦中快速回想。姜秘書那黑色的紙袋送給了Zen啊…「你說的東西是姜秘書幫我送的嗎?」「不然?」「那東西很下流嗎?」聽到韓主旻突如其來的疑問,電話那一端的Zen,突然漲紅了臉,在自己公寓中的沙發上正坐著,身子一緊,支支吾吾不知道要怎麼開口。「你、你你你你你,你覺得不下流?」主旻回想起那個紙盒的外貌,雖然不知道品牌,但外觀看起來就很典雅高貴,怎會是下流的東西呢?「我覺得不會吧?」Zen聽到這意外的回答,臉都紅到耳根子去了,雙頰熱辣辣的,而且覺得眼角有什麼熱熱的東西在流動,他覺得他被大大的羞辱了。「韓主旻你這個死變態!下三濫!」「你先別激動。」主旻嘆了一口氣,「告訴我,你到底有什麼不滿的?」「從你的人格到你的外表到你的家世到你的貓都讓我非常不滿!!」「你可以討厭我的一切,我都無所謂,但你不能對完美伊莉莎白三世感到不滿。」「你這腦袋裝貓屎的白癡!」「我腦袋裝的跟貓相關的,只有伊莉莎白三世美麗的倩影。」「…你!?」Zen覺得跟這超級貓痴無法溝通,但滿腔的怒火也到達頂點了,忍不住脫口而出────「你送我丁字褲不是在羞辱我嗎!?」主旻瞪大了眼。電話兩端的空氣彷彿凝結了有一世紀那麼久。主旻第一次覺得自己的思考能力這麼低下,丁字褲?什麼?那是什麼?「…而且還是黑色的,上面有一點點白色蕾絲,做成了男性尺寸。」Zen經過了尷尬的沉默,他也不知道自己腦袋少了哪根筋,開始端詳了自己手上的丁字褲,並且默念著它的外觀。「……」主旻依舊沉默。Zen接收到了來自韓主旻長久的沉默,他才驚覺韓主旻可能完全不知道自己送出了什麼,畢竟他這有錢人常常隨隨便便就轉送別人的禮物給RFA的成員們。「你真的不知道你送了什麼?」「呃、嗯,不知道。」主旻也發現自己的雙頰慢慢的熱了起來。兩人又陷入了沉默。而電話那端的Zen,則發現到自己的自作多情,感到更發羞恥了,大力的按下了結束通話鍵,並狠狠的把丁字褲往垃圾桶裡用力一甩。天哪,上天竟然要這樣愚弄他,他到底招誰惹誰了?然後這件事又不能全然怪罪到韓主旻身上,羞恥的怒氣根本無從發洩!還是洗個冷水澡吧!明天還得排戲,不想了不想了!他開了浴室的燈,並大力的關上門,將自己鎖在浴室裡,像要逃離什麼似的。但臉上冷卻不下來的熱度,卻不斷提醒他剛剛做了多麼丟臉的事,而且還是在該死的韓主旻面前!「韓主旻!你這個王八蛋!」Zen的手用力一擰水龍頭,任冷水恣意的潑在他精實的肩頸上,然後感覺熱度漸漸緩和了許多後,開始用力搓揉自己的身體,想把雞皮疙瘩全部洗掉。不知道韓主旻會不會把這件事拿來聊天室說嘴,敢說我就宰了他!Zen在心中暗暗發誓。機場跑道上的照明燈在不知不覺時,換了一個角度,落到了主旻的皮鞋上,主旻呆呆的望著那道白光。不知道過了幾分鐘,主旻感到自己的左肩一沉,一隻纖細又柔軟的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抬頭一看,帶著濃厚妝容的貴賓室服務人員輕聲提醒他:「韓先生,不好意思,驚擾您了很抱歉,因為我在旁邊叫了幾次韓先生您都沒有回應。」豔紅的雙唇勾起了專業的微笑弧度,接著說:「JZ-1541的班機在二十分鐘後要起飛了,可能要麻煩您向登機口移動。」主旻感覺自己被拉回了現實,神智也突然清醒了,看著螢幕上那不知道什麼時候掛掉的電話,他深深吸一口冷氣房特有乾冷空氣,冷靜了一下,回道:「好。」接著從沙發上起身。服務人員小姐依舊笑著,退了一步,目送主旻離去。主旻眼神直視著走道上灰色地毯的深處,開始思考剛剛的事。我送、Zen,男用丁字褲?黑色的?這樣會有什麼特殊的意義嗎?主旻思考了一下,那丁字褲應該是某個莫名的女性帶著情趣用意送給我的,姜秘書竟然禮貌的連他的禮物都不會隨意拆開檢查,看來下次還是得提醒她要幫忙過濾禮物才行。接著,主旻開始想像電話那頭Zen的表情,肯定很逗趣,肯定漲紅了臉不知所措,而且上一次看到他好笑的表情,已經是好久前他掛滿鼻涕和淚水的臉了吧?而且他手上拿著色情到不行的內褲,到底是帶著什麼樣的心情打電話給我的?想到這裡…「噗哧。」主旻炸出了這一周以來最大聲的笑聲,消失在走道的盡頭。                                     

By 安七

同人
閱讀更多

神秘信使同人小說【韓總裁的禮物】

【韓總裁的禮物】※日常,有主旻和Zen的深入互動,非BL,所有角色皆為 BG向─────────────────────────────六月中旬的午前,熾熱的陽光伴隨帶點濕氣。黑的發亮的皮鞋踏在一塵不染的白色大理石地板上,對比分明的黑白快速的在地板上交錯,最後在一個房間內停下了腳步。一位幾乎全身黑色的高瘦男子將門輕輕的帶上。「哼嗯…」韓主旻抿著嘴略嘆了一口氣,他知道若他現在大聲的嘆氣,會讓緊繃的身體更加疲累,下午的行程就會更加難以持續進行了。他用長年累積下來的時間感經驗,在腦中判斷了一下時間,現在應該是11:45左右。這表示他約莫還有1小時15分鐘的自由休息時間。剛剛在另一棟大樓決定了一大筆資金的流向,再加上六月悶熱的濕氣,韓主旻覺得身體稍稍乏力了些。走向座位,他將全身浸在秘書所幫他挑選的最新皮椅上,這恰到好處的柔軟度,支撐腰部的玩美弧度,以及新真皮所散發的微微香味,很不錯。『叩叩。』門口傳來乾淨清脆的敲門聲。韓主旻皺了一下眉:「請進。」接著挺起了腰杆。進門的是一位戴著眼鏡、棕色短髮的苗條女子,身著與韓主旻相似的女性淺黑套裝,眼神銳利的掃過整間辦公室,確認沒有任何人在場後,緩緩開口:「午安,我送來下一場會議的出席人員資料,以及今天深夜要起飛的電子機票。」搭配深黑色的低跟鞋清脆聲響,女子走近韓主旻的辦公桌。粉唇微啟,遲疑了一下後開口說道:「…然後這些是在昨晚的慈善派對中,某些賓客送給您的禮物。」「嗯。」主旻瞄了一下自己再熟悉不過的身影。她叫做姜濟希,是韓主旻的專屬祕書,有了這位能幹的女性,讓年輕的韓主旻在公司如虎添翼。「你要看看嗎?」「不了,交給金小姐,她的企劃在這次的專案會議中非常有用。」「但有一樣似乎是給男性的。」濟希從成堆的禮物中提起一個深黑色鑲著金色線條的高質感紙袋,「這位賓客特別提到,這是她為韓總裁精心挑選的男性用品。」「有你幫我挑就夠了。」韓主旻將眼神望向辦公桌旁的賞景用魚缸,突然想到了什麼,「你幫我送給RFA的誰吧。」濟希低頭看了一下這份禮物盒子上的LOGO,仔細端詳了一下,好像是世界知名的奢華品牌,能夠撐得起這品牌氛圍RFA成員,只有Zen了吧。「我明白了。」濟希將盒子放回袋中。空氣中流過了五秒鐘的沉默,濟希看出了韓主旻今天特別疲累,經過短暫的判斷,想到應該是因為昨晚喧鬧的派對,以及六月的悶熱所導致的吧。「那資料我先放在桌上了,您先休息吧,我一點整再進來,請問需要將餐點送進來給您嗎?」雖然知道韓主旻一定會拒絕,但濟希還是禮貌上的問了一下。「不了。」「好的,告辭。」接著,濟希和紙袋們一起消失在瑰紅色的檜木門後。主旻再次將身體浸回皮椅裡。濟希離去後殘留的優雅香水味,將主旻的思緒漸漸拉遠,想到RFA,有些回憶慢慢浮出,但接著隨著疲累,又像泡泡般的一顆顆破掉。一些好像很近、又好像很遠的回憶慢慢地滑入主旻的思緒。那天好像也是像今天這般炎熱天氣,但風卻很乾爽,微橘的夕陽灑在銀白色頭髮上,搭配那張俊美到不像這世上的人類的臉龐,那夢幻的畫面,至今仍深深藏在主旻的記憶深處,每當夏天到來時,主旻就會默默的回憶起來。RFA當時的熱情、以及對未來美好的展望,那些奮鬥所帶來的感動,已經因為一些事情而變質了,但只有那張臉…沒有變過,雖然之後還曾因為伊莉莎白三世而掛上滿臉過敏的淚水和鼻水。主旻感到好笑,嘴角不禁默默的上揚。夜幕低垂,天空漆黑的不可思議,跟白天的烈日成了極大的反差,跑道上的照明燈射進機場貴賓室的窗裡,主旻翹著腳,躺坐在酒紅色的沙發上,右手拿著手機,主旻專心的讀著上面濟希提供的當地氣候資訊、以及所需攜帶的文件,在腦中快速的處理,確認一切無誤後,閉上了雙眼,昏暗的燈光照著他左側的稜角分明的俊臉。右手將手機緩慢的放在大腿上,主旻打算讓腦子歇一會兒。但不懷好意的震動和鈴聲,卻馬上從腿上傳來。主旻本來有些無奈,但餘光卻瞄到了不常出現的名字。『RFA-Zen』主旻不禁浮起了疑惑,現在是深夜一點,這男人打來做什麼?雖然感到奇怪,但還是接起了電話:「喂,我是…」「韓主旻!!你找死嗎?」鏗鏘有力但聲調柔軟的男性怒罵聲從聽筒響起。「………?」主旻挑了眉,感到疑惑。「你現在是在故意戲弄我!?你把我當白癡嗎!?」Zen像是要把肺給撐破似的繼續咒罵著:「這種玩笑一點都不好笑!非常下流!」「你先冷靜,我不知道你罵什麼,有必要這麼…」主旻也被這突如其來怒氣給弄懵了。「靠!你真的不是GAY嗎!?什麼必要不必要?你真的很白目!」Zen罵到最後一個字都破音了。主旻聽到RFA成員常講的關鍵字,也有點不耐煩了,稍稍大聲的回了嘴:「我不是說了叫你冷靜嗎?你一直罵,我也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你幹嘛送我這麼下流的東西?」「送?」主旻努力的在腦中快速回想。姜秘書那黑色的紙袋送給了Zen啊…「你說的東西是姜秘書幫我送的嗎?」「不然?」「那東西很下流嗎?」聽到韓主旻突如其來的疑問,電話那一端的Zen,突然漲紅了臉,在自己公寓中的沙發上正坐著,身子一緊,支支吾吾不知道要怎麼開口。「你、你你你你你,你覺得不下流?」主旻回想起那個紙盒的外貌,雖然不知道品牌,但外觀看起來就很典雅高貴,怎會是下流的東西呢?「我覺得不會吧?」Zen聽到這意外的回答,臉都紅到耳根子去了,雙頰熱辣辣的,而且覺得眼角有什麼熱熱的東西在流動,他覺得他被大大的羞辱了。「韓主旻你這個死變態!下三濫!」「你先別激動。」主旻嘆了一口氣,「告訴我,你到底有什麼不滿的?」「從你的人格到你的外表到你的家世到你的貓都讓我非常不滿!!」「你可以討厭我的一切,我都無所謂,但你不能對完美伊莉莎白三世感到不滿。」「你這腦袋裝貓屎的白癡!」「我腦袋裝的跟貓相關的,只有伊莉莎白三世美麗的倩影。」「…你!?」Zen覺得跟這超級貓痴無法溝通,但滿腔的怒火也到達頂點了,忍不住脫口而出────「你送我丁字褲不是在羞辱我嗎!?」主旻瞪大了眼。電話兩端的空氣彷彿凝結了有一世紀那麼久。主旻第一次覺得自己的思考能力這麼低下,丁字褲?什麼?那是什麼?「…而且還是黑色的,上面有一點點白色蕾絲,做成了男性尺寸。」Zen經過了尷尬的沉默,他也不知道自己腦袋少了哪根筋,開始端詳了自己手上的丁字褲,並且默念著它的外觀。「……」主旻依舊沉默。Zen接收到了來自韓主旻長久的沉默,他才驚覺韓主旻可能完全不知道自己送出了什麼,畢竟他這有錢人常常隨隨便便就轉送別人的禮物給RFA的成員們。「你真的不知道你送了什麼?」「呃、嗯,不知道。」主旻也發現自己的雙頰慢慢的熱了起來。兩人又陷入了沉默。而電話那端的Zen,則發現到自己的自作多情,感到更發羞恥了,大力的按下了結束通話鍵,並狠狠的把丁字褲往垃圾桶裡用力一甩。天哪,上天竟然要這樣愚弄他,他到底招誰惹誰了?然後這件事又不能全然怪罪到韓主旻身上,羞恥的怒氣根本無從發洩!還是洗個冷水澡吧!明天還得排戲,不想了不想了!他開了浴室的燈,並大力的關上門,將自己鎖在浴室裡,像要逃離什麼似的。但臉上冷卻不下來的熱度,卻不斷提醒他剛剛做了多麼丟臉的事,而且還是在該死的韓主旻面前!「韓主旻!你這個王八蛋!」Zen的手用力一擰水龍頭,任冷水恣意的潑在他精實的肩頸上,然後感覺熱度漸漸緩和了許多後,開始用力搓揉自己的身體,想把雞皮疙瘩全部洗掉。不知道韓主旻會不會把這件事拿來聊天室說嘴,敢說我就宰了他!Zen在心中暗暗發誓。機場跑道上的照明燈在不知不覺時,換了一個角度,落到了主旻的皮鞋上,主旻呆呆的望著那道白光。不知道過了幾分鐘,主旻感到自己的左肩一沉,一隻纖細又柔軟的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抬頭一看,帶著濃厚妝容的貴賓室服務人員輕聲提醒他:「韓先生,不好意思,驚擾您了很抱歉,因為我在旁邊叫了幾次韓先生您都沒有回應。」豔紅的雙唇勾起了專業的微笑弧度,接著說:「JZ-1541的班機在二十分鐘後要起飛了,可能要麻煩您向登機口移動。」主旻感覺自己被拉回了現實,神智也突然清醒了,看著螢幕上那不知道什麼時候掛掉的電話,他深深吸一口冷氣房特有乾冷空氣,冷靜了一下,回道:「好。」接著從沙發上起身。服務人員小姐依舊笑著,退了一步,目送主旻離去。主旻眼神直視著走道上灰色地毯的深處,開始思考剛剛的事。我送、Zen,男用丁字褲?黑色的?這樣會有什麼特殊的意義嗎?主旻思考了一下,那丁字褲應該是某個莫名的女性帶著情趣用意送給我的,姜秘書竟然禮貌的連他的禮物都不會隨意拆開檢查,看來下次還是得提醒她要幫忙過濾禮物才行。接著,主旻開始想像電話那頭Zen的表情,肯定很逗趣,肯定漲紅了臉不知所措,而且上一次看到他好笑的表情,已經是好久前他掛滿鼻涕和淚水的臉了吧?而且他手上拿著色情到不行的內褲,到底是帶著什麼樣的心情打電話給我的?想到這裡…「噗哧。」主旻炸出了這一周以來最大聲的笑聲,消失在走道的盡頭。                                     

By 安七

閱讀更多
常見問題 · 意見 · 私隱政策 · 條款

Penana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