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橘子樂園
加入於 Nov 30, 2018
出版總字數
8,759
留言總數
6
橘子樂園
業餘作者 讀者
精選故事
S
個人作品
C
合作作品
I
點子貢獻者
B
編輯
C
6
山丘之歌
最後更新 Dec 12, 2018
PG
10
137
8
悲劇

魔法師和凡人,兩個互相對立的種族;不知從何時起,發起了戰爭。

世界從此變得荒蕪,天空和海被染成紅黑色。

無人記得戰爭的理由,只盲目的成為戰爭工具。

但在某地方,凡人和魔法師雙方簽下無限期停火協議,讓部分的人們得以從戰爭中逃脫。

阿爾巴內亞 ----一個魔法師和凡人在戰爭下所建的村子,在戰爭下受屏障隔絕,不問世事。

「我憎恨,我嫉妒,我討厭⋯⋯

為什麼守護大家的人會被遺忘?

我哭泣,我哀傷,我憤怒⋯⋯

為什麼要一直失去重要的事物?

要是離開戰爭就讓人忘記珍惜,

那,大家一起重回戰場吧。

讓所有時間⋯⋯停留在這刻。」

一直張開屏障的魔法師接受了邪道的言語,以收回屏障的行動向世界申訴。

即使村子被毀、信任的人墜落,女王和將軍還是守護他們的子民去避難。

失去大半數騎士、將軍昏睡不醒,新阿爾巴內亞總算建好了。

由盾騎士——迪莉絲守護逃離戰場的人們。

「咦?這是歷史?」

機械少年望著壁畫,歪起頭沉思。

「跟知道的有點⋯⋯」

眨起機械眼睛,回過神來,辛羅發現身邊人不見了。

「唔⋯⋯小迪又亂跑。」

伴隨著嘆息,辛羅離開了城堡。

今天,希望是新阿爾巴內亞平靜的一天。

奇幻
悲劇
閱讀更多

山丘之歌

魔法師和凡人,兩個互相對立的種族;不知從何時起,發起了戰爭。

世界從此變得荒蕪,天空和海被染成紅黑色。

無人記得戰爭的理由,只盲目的成為戰爭工具。

但在某地方,凡人和魔法師雙方簽下無限期停火協議,讓部分的人們得以從戰爭中逃脫。

阿爾巴內亞 ----一個魔法師和凡人在戰爭下所建的村子,在戰爭下受屏障隔絕,不問世事。

「我憎恨,我嫉妒,我討厭⋯⋯

為什麼守護大家的人會被遺忘?

我哭泣,我哀傷,我憤怒⋯⋯

為什麼要一直失去重要的事物?

要是離開戰爭就讓人忘記珍惜,

那,大家一起重回戰場吧。

讓所有時間⋯⋯停留在這刻。」

一直張開屏障的魔法師接受了邪道的言語,以收回屏障的行動向世界申訴。

即使村子被毀、信任的人墜落,女王和將軍還是守護他們的子民去避難。

失去大半數騎士、將軍昏睡不醒,新阿爾巴內亞總算建好了。

由盾騎士——迪莉絲守護逃離戰場的人們。

「咦?這是歷史?」

機械少年望著壁畫,歪起頭沉思。

「跟知道的有點⋯⋯」

眨起機械眼睛,回過神來,辛羅發現身邊人不見了。

「唔⋯⋯小迪又亂跑。」

伴隨著嘆息,辛羅離開了城堡。

今天,希望是新阿爾巴內亞平靜的一天。

閱讀更多
S
1
魔王與XXX
最後更新 Dec 12, 2018
G
0
12
0
散文

人們稱那悲劇是「災難之月」。

在血月高掛在天上的那年,魔王一族是挑起戰火的始作俑者。

橫屍遍野,河水成了鮮紅色,四處倖存者絕望、沒任何作用的哀慟。

後來,各國派出軍中最頂尖的魔法師組成臨時討伐軍團,花了好幾年的時間才把魔王一族打退至一個山頭。

但那些不能忘記傷痛的倖存者,直呼魔王一族是惡魔,以至後世也對魔王一族帶著厭惡的態度。

奇幻
散文
閱讀更多

魔王與XXX

人們稱那悲劇是「災難之月」。

在血月高掛在天上的那年,魔王一族是挑起戰火的始作俑者。

橫屍遍野,河水成了鮮紅色,四處倖存者絕望、沒任何作用的哀慟。

後來,各國派出軍中最頂尖的魔法師組成臨時討伐軍團,花了好幾年的時間才把魔王一族打退至一個山頭。

但那些不能忘記傷痛的倖存者,直呼魔王一族是惡魔,以至後世也對魔王一族帶著厭惡的態度。

閱讀更多
常見問題 · 意見 · 私隱政策 · 條款

Penana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