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lease use Chrome or Firefox for better user experience!
冥羶
Joined Feb 24, 2019
冥羶
Leisure Writer Reader
Writer's Blog
From Taiwan Born 1st Oct 1989
Featured Stories
S
Solo Works
C
Collaborative Works
I
Idea Contributors
B
Beta Reader
S
7
ISSUES
不願寬恕,便無救贖
Updated Apr 12, 2019
G
8
95
2
Dark
Crime

鮮紅的色彩染透了白。

公主永遠無法忘記那一幕。

摯愛倒在那人腳旁,鮮豔的色彩將地板染上。

那人握著閃耀純粹銀光的刀刃,冷冷的看著自己。

-

繼承君王的皇冠,獨自一人君臨天下。

懷中的天書,書寫著所有歷史,卻不見未來。

曾經的同伴,自君王死去後,看待的目光逐漸微妙。

想要復仇的決心被英雄否決。

寬恕?原諒?

一一怎麼可能!

-

憑什麼呢。

所有人都偏袒她。

殺死君王的她,為什麼如今還能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這不公平。

沒關係,報應會降臨的。

「一一看,報應,來了。」

那名女子嘴角微勾,像是嘲諷,又像是絕望的眼神。

Suspense
Dark
Crime
Read More

不願寬恕,便無救贖

鮮紅的色彩染透了白。

公主永遠無法忘記那一幕。

摯愛倒在那人腳旁,鮮豔的色彩將地板染上。

那人握著閃耀純粹銀光的刀刃,冷冷的看著自己。

-

繼承君王的皇冠,獨自一人君臨天下。

懷中的天書,書寫著所有歷史,卻不見未來。

曾經的同伴,自君王死去後,看待的目光逐漸微妙。

想要復仇的決心被英雄否決。

寬恕?原諒?

一一怎麼可能!

-

憑什麼呢。

所有人都偏袒她。

殺死君王的她,為什麼如今還能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這不公平。

沒關係,報應會降臨的。

「一一看,報應,來了。」

那名女子嘴角微勾,像是嘲諷,又像是絕望的眼神。

Read More
S
26
ISSUES
無限平行世界的重生魔女
Updated Apr 6, 2019
G
47
649
46
Dark
Adventure

唱啊,跳吧,繼續掙扎吧。

直到所有人都被拯救,無須誰去被犧牲。

走吧,跑吧,繼續追逐吧。

直到所有痛都被安撫,無須誰抱著傷痛。

一一童話般的故事滿足不了那個人的。

公主,君王,英雄,魔女,人民,魔王。

既定的劇本被撕裂後,重新上演的戲目呀,如果不能讓她滿足的話,一切仍會繼續輪迴。

創造的光芒墮落了;拯救的英雄死亡了;希望的公主絕望了;守護的君王毀滅了;虔誠的世人踐踏了……

繼續吧,一直執著和奔跑,直到那脆弱的靈魂終於承受不了而崩塌瓦解。

繼續吧,一直逆轉和回溯,直到那崩潰的心靈終於忍受不了而徹底癲狂。繼續吧,用鮮血,烈焰,巨浪,寒冰在灰色的空白筆記本上寫下嶄新的結局。最終落下的布簾早已經被寒冰撕裂,烈焰灼傷了腳下的地板,雨水從未停歇的落下……而舞台上的人們只能聲嘶力竭的繼續演出,直到舞台崩塌為止。觀眾席上只有那個女孩靜靜的注視著一切,無法被滿足的被掠奪走的世界,如今又會走向何方?「咔」嶄新的片段在筆記本上肆意展現,是留存亦或是消散,全憑她的心情決定。 「啪、啪、啪……」聲又一聲,過於響亮而零散的掌聲,卻不代表落幕的鼓掌,也並非是精彩之處的鼓勵。一一什麼都無法代表,那只不過是掌聲。曾經也、如今也、未來也,這是一出永不完結的戲碼,故事被無限的衍生下去,永不迎來終結。
Fantasy
Dark
Adventure
Read More

無限平行世界的重生魔女

唱啊,跳吧,繼續掙扎吧。

直到所有人都被拯救,無須誰去被犧牲。

走吧,跑吧,繼續追逐吧。

直到所有痛都被安撫,無須誰抱著傷痛。

一一童話般的故事滿足不了那個人的。

公主,君王,英雄,魔女,人民,魔王。

既定的劇本被撕裂後,重新上演的戲目呀,如果不能讓她滿足的話,一切仍會繼續輪迴。

創造的光芒墮落了;拯救的英雄死亡了;希望的公主絕望了;守護的君王毀滅了;虔誠的世人踐踏了……

繼續吧,一直執著和奔跑,直到那脆弱的靈魂終於承受不了而崩塌瓦解。

繼續吧,一直逆轉和回溯,直到那崩潰的心靈終於忍受不了而徹底癲狂。繼續吧,用鮮血,烈焰,巨浪,寒冰在灰色的空白筆記本上寫下嶄新的結局。最終落下的布簾早已經被寒冰撕裂,烈焰灼傷了腳下的地板,雨水從未停歇的落下……而舞台上的人們只能聲嘶力竭的繼續演出,直到舞台崩塌為止。觀眾席上只有那個女孩靜靜的注視著一切,無法被滿足的被掠奪走的世界,如今又會走向何方?「咔」嶄新的片段在筆記本上肆意展現,是留存亦或是消散,全憑她的心情決定。 「啪、啪、啪……」聲又一聲,過於響亮而零散的掌聲,卻不代表落幕的鼓掌,也並非是精彩之處的鼓勵。一一什麼都無法代表,那只不過是掌聲。曾經也、如今也、未來也,這是一出永不完結的戲碼,故事被無限的衍生下去,永不迎來終結。
Read More
S
6
ISSUES
創造與毀滅(修正)
Updated Apr 20, 2019
R
1
20
0
Crime
Dark

鮮豔的紅蔓延著痕跡前行。

究竟何時才能察覺問題的存在。

誰才是毀滅一切的元兇?

偵探和警探不能明白,被關在監牢裡面,那個背負極大嫌疑的惡魔到底再想什麼。

他為什麼會反反覆覆的要求,一定要按照他所說的,去購買那些特殊的顏料和畫布等等用具。

那過於高昂和誇張的價格,然而買到的,卻只是略為泛黃的、有奇特紋路的紙張,以及寥寥無幾的幾瓶帶著特殊香味的顏料罷了。

一開始眾人還會按照吩咐,期待能夠讓案件有什麼效果,然而一段時間之後,眾人便放棄了這種行為。

如今時間一分一秒的消逝,案件不但沒能找到線索定罪,還有可能因為找不到關鍵證據而被迫釋放。

證據,只需要這個青年輕輕的點頭,然後說一句話就可以了。

所有合情合理的邏輯和猜測都指向那個人。

即使青年患有精神疾病也沒關係。

現在只欠缺最後一個證據。

最後一個受害者已經死亡,血液幾乎流光,大量皮膚被剝離的可怕模樣。

自從格爾德被抓以後,什麼案件都沒有再發生了。

所有的人,仍然揣踹不安,仍滿懷期待仍……然而那個青年仍然平靜的拿著畫筆,一下又一下的塗抹畫布,創造屬於他的世界。

「……拜託,別不理我……!」

青年的手微微停頓了一下,然後看向了對方。

「你真的確定,格爾德不是襲擊你的人嗎?」

偵探語氣急促的說。

「……」

青年收回目光,繼續繪畫。

他身上纏著還略帶暗紅的繃帶,即使每一次抬手都會扯到傷口,卻依舊沒有停下。

「張銘鈺!」

這句話似乎嚇到了青年,手下意識往旁,畫布上立即多了一抹格格不入的暗紅。

他怔怔的盯著畫布,似乎在茫然什麼,甚至連畫筆手手心滑落仍未移開目光。

「夠了,你明明知道他的情況吧?大吼大叫也不能改變什麼。」

警探拉住了有些失控的偵探,但眉頭也依舊緊皺。

突然。

「……我、沒有、說謊……也沒有、欺騙你們。」

斷斷續續的細微字句,從青年口中滑落,看向兩人的那雙藍灰色的眼眸,顯得麻木呆滯。

「…可是…格爾德……回來?畫布……顏料……不夠……」

兩人面面相覷,最終無奈嘆息,轉身離去。

青年見狀,表情變得更加的煩躁,突然抽出一把雕刻刀,將眼前的未完成品,劃得支離破碎。

「……顏料……畫布……不夠……」

青年喃喃自語著不明的,難以理解的字句。

「…格爾德…格爾德……畫布…顏料……」

Suspense
Crime
Dark
Read More

創造與毀滅(修正)

鮮豔的紅蔓延著痕跡前行。

究竟何時才能察覺問題的存在。

誰才是毀滅一切的元兇?

偵探和警探不能明白,被關在監牢裡面,那個背負極大嫌疑的惡魔到底再想什麼。

他為什麼會反反覆覆的要求,一定要按照他所說的,去購買那些特殊的顏料和畫布等等用具。

那過於高昂和誇張的價格,然而買到的,卻只是略為泛黃的、有奇特紋路的紙張,以及寥寥無幾的幾瓶帶著特殊香味的顏料罷了。

一開始眾人還會按照吩咐,期待能夠讓案件有什麼效果,然而一段時間之後,眾人便放棄了這種行為。

如今時間一分一秒的消逝,案件不但沒能找到線索定罪,還有可能因為找不到關鍵證據而被迫釋放。

證據,只需要這個青年輕輕的點頭,然後說一句話就可以了。

所有合情合理的邏輯和猜測都指向那個人。

即使青年患有精神疾病也沒關係。

現在只欠缺最後一個證據。

最後一個受害者已經死亡,血液幾乎流光,大量皮膚被剝離的可怕模樣。

自從格爾德被抓以後,什麼案件都沒有再發生了。

所有的人,仍然揣踹不安,仍滿懷期待仍……然而那個青年仍然平靜的拿著畫筆,一下又一下的塗抹畫布,創造屬於他的世界。

「……拜託,別不理我……!」

青年的手微微停頓了一下,然後看向了對方。

「你真的確定,格爾德不是襲擊你的人嗎?」

偵探語氣急促的說。

「……」

青年收回目光,繼續繪畫。

他身上纏著還略帶暗紅的繃帶,即使每一次抬手都會扯到傷口,卻依舊沒有停下。

「張銘鈺!」

這句話似乎嚇到了青年,手下意識往旁,畫布上立即多了一抹格格不入的暗紅。

他怔怔的盯著畫布,似乎在茫然什麼,甚至連畫筆手手心滑落仍未移開目光。

「夠了,你明明知道他的情況吧?大吼大叫也不能改變什麼。」

警探拉住了有些失控的偵探,但眉頭也依舊緊皺。

突然。

「……我、沒有、說謊……也沒有、欺騙你們。」

斷斷續續的細微字句,從青年口中滑落,看向兩人的那雙藍灰色的眼眸,顯得麻木呆滯。

「…可是…格爾德……回來?畫布……顏料……不夠……」

兩人面面相覷,最終無奈嘆息,轉身離去。

青年見狀,表情變得更加的煩躁,突然抽出一把雕刻刀,將眼前的未完成品,劃得支離破碎。

「……顏料……畫布……不夠……」

青年喃喃自語著不明的,難以理解的字句。

「…格爾德…格爾德……畫布…顏料……」

Read More
S
9
ISSUES
最初也是最後的機會
Updated Apr 6, 2019
G
6
141
1
Dark
Slash

「守護者」是一個龐大的隱藏勢力。

和全世界各國都有合作,裡面大都是超能力者,但其實也有不少負責後勤的普通人。

他們的總部隱匿於深山中,以特殊的裝置來隱藏,即使有人碰巧來到,也會被引誘出外面。

裡面的人,通常都將彼此當作兄弟姊妹一般。

因為大部分都是在超自然事件中,失去了家人,或是因為擁有異常能力而被厭惡排斥的人。

比起直接說自己是守護者,他們更喜歡說,那是家,可以歸去的家。

守護者有三條制約,是每一個加入者都需要發誓的誓約。

1.在不違反第二條和第三條的情況下,盡可能保護所有人不受傷害。

2.在不違背第三條的情況下,盡可能確保自身以及其餘同伴的安危

3.不顧一切,用盡全力守護家的安危,必要時可以犧牲所有一切。

Supernatural
Dark
Slash
Read More

最初也是最後的機會

「守護者」是一個龐大的隱藏勢力。

和全世界各國都有合作,裡面大都是超能力者,但其實也有不少負責後勤的普通人。

他們的總部隱匿於深山中,以特殊的裝置來隱藏,即使有人碰巧來到,也會被引誘出外面。

裡面的人,通常都將彼此當作兄弟姊妹一般。

因為大部分都是在超自然事件中,失去了家人,或是因為擁有異常能力而被厭惡排斥的人。

比起直接說自己是守護者,他們更喜歡說,那是家,可以歸去的家。

守護者有三條制約,是每一個加入者都需要發誓的誓約。

1.在不違反第二條和第三條的情況下,盡可能保護所有人不受傷害。

2.在不違背第三條的情況下,盡可能確保自身以及其餘同伴的安危

3.不顧一切,用盡全力守護家的安危,必要時可以犧牲所有一切。

Read More
S
11
ISSUES
有關於寫作的亂七八糟想法
Updated Apr 15, 2019
G
2
240
8

常常有亂七八糟的想法,容易出現部分據透,偶爾會將參考資料扔上來

Blog
Read More

有關於寫作的亂七八糟想法

常常有亂七八糟的想法,容易出現部分據透,偶爾會將參考資料扔上來

Read More
S
17
ISSUES
創造與毀滅
Updated Mar 17, 2019
R
13
375
12
Dark
Crime

奢華的酒宴裡面,主角是自於年紀輕輕便大放異彩的稚嫩畫家,目的表面上是慶祝生日,然而實際上,則都知道是為了推展少年出來,順帶聊聊天,擴展人脈等等……

少年擁有著藍灰色的眼瞳,淺色的短髮,偏白的皮膚和高挑的身體,一襲白色的西裝卻略顯瘦弱。

緊張、拘謹、內向、少言,總是不時的拿出鏡子看一看,亦或是東張西望尋找經紀人在那裡。

很明顯的不安,來自於對於這場宴會的排斥。

「…我……我不想,我想離開……」

好不容易尋到了空檔,少年小心翼翼的拉了拉經紀人的衣袖,低聲祈求。

「……啊,再稍等一下,再稍等一下,好嗎?」

忙著替少年擴張人脈的經紀人注意到了少年的異樣,立即對於其進行安撫,並且順口的提出了一個意見。

「對了。」

一個讓其後悔了好久好久的意見。

「不如你……」

-

2135年12月13日星期五,晚上10點03分。

XX酒店傳出傷人案件,有一個患有心理疾病的人持刀隨機對看見的人進行攻擊,所幸再連續傷了數人後,被趕來的保安迅速制服。

-

2147年3月15日星期五,晚上11點27分。

飛機頭等艙裡,一名容貌精緻,帶著溫文儒雅微笑的青年正在和自己的經紀人交談。

「話說回來,我還是覺得國外好危險啊…」

「怎麼說?」

「三不五時的失蹤、殺人案件什麼的,果然還是回來畢竟安心……」

「……」

「怎麼了?……啊……!如果你不想的話一一」

「你想多了,我只是再思考這次創造的主題該是什麼比較好……」

青年看著窗外的夜空,表情深幽。

……以及…那個他……

-

本篇三觀不正,請酌情觀賞。

Suspense
Dark
Crime
Read More

創造與毀滅

奢華的酒宴裡面,主角是自於年紀輕輕便大放異彩的稚嫩畫家,目的表面上是慶祝生日,然而實際上,則都知道是為了推展少年出來,順帶聊聊天,擴展人脈等等……

少年擁有著藍灰色的眼瞳,淺色的短髮,偏白的皮膚和高挑的身體,一襲白色的西裝卻略顯瘦弱。

緊張、拘謹、內向、少言,總是不時的拿出鏡子看一看,亦或是東張西望尋找經紀人在那裡。

很明顯的不安,來自於對於這場宴會的排斥。

「…我……我不想,我想離開……」

好不容易尋到了空檔,少年小心翼翼的拉了拉經紀人的衣袖,低聲祈求。

「……啊,再稍等一下,再稍等一下,好嗎?」

忙著替少年擴張人脈的經紀人注意到了少年的異樣,立即對於其進行安撫,並且順口的提出了一個意見。

「對了。」

一個讓其後悔了好久好久的意見。

「不如你……」

-

2135年12月13日星期五,晚上10點03分。

XX酒店傳出傷人案件,有一個患有心理疾病的人持刀隨機對看見的人進行攻擊,所幸再連續傷了數人後,被趕來的保安迅速制服。

-

2147年3月15日星期五,晚上11點27分。

飛機頭等艙裡,一名容貌精緻,帶著溫文儒雅微笑的青年正在和自己的經紀人交談。

「話說回來,我還是覺得國外好危險啊…」

「怎麼說?」

「三不五時的失蹤、殺人案件什麼的,果然還是回來畢竟安心……」

「……」

「怎麼了?……啊……!如果你不想的話一一」

「你想多了,我只是再思考這次創造的主題該是什麼比較好……」

青年看著窗外的夜空,表情深幽。

……以及…那個他……

-

本篇三觀不正,請酌情觀賞。

Read More
S
1
ISSUE
失落之地
Updated Feb 27, 2019
G
3
117
2
Dark
Slash

寒冷刺骨的木屋內,有一個人坐在火堆旁,然後慢吞吞的生起火來。

火焰的光芒照映出來,驅散了木屋內的黑暗,也透過窗戶倒映入外界的黑暗中。

藍灰色眼眸的青年拉了拉衣領,然後再將火堆上放了一根剛剛撿拾的木材。

屋外寒風呼嘯,相當的寒冷的天氣一一或者說,這裡一直都是如此這般的寒冷。

一個衣衫襤褸的陌生人搖搖晃晃的衝入了木屋內,倒在了門旁,寒風順著開啟的門吹了進來,差點將火堆吹熄。

坐在火堆旁的青年蹙眉,再放了一根木材再火堆上,然後起身,走到那個陌生人身旁,關上了門。

一一這是最初的起源。

Sci-Fiction
Dark
Slash
Read More

失落之地

寒冷刺骨的木屋內,有一個人坐在火堆旁,然後慢吞吞的生起火來。

火焰的光芒照映出來,驅散了木屋內的黑暗,也透過窗戶倒映入外界的黑暗中。

藍灰色眼眸的青年拉了拉衣領,然後再將火堆上放了一根剛剛撿拾的木材。

屋外寒風呼嘯,相當的寒冷的天氣一一或者說,這裡一直都是如此這般的寒冷。

一個衣衫襤褸的陌生人搖搖晃晃的衝入了木屋內,倒在了門旁,寒風順著開啟的門吹了進來,差點將火堆吹熄。

坐在火堆旁的青年蹙眉,再放了一根木材再火堆上,然後起身,走到那個陌生人身旁,關上了門。

一一這是最初的起源。

Read More
S
8
ISSUES
旁觀者
Updated Mar 31, 2019
PG
3
235
0
Dark
Slash

鮮紅,侵染了所有。

為什麼,哭得如此聲嘶力竭。

鏡中倒映著的那個人,那還是你嗎?

答案已經注定了吧。

-

旁觀者。

如果說,為了活下去,而犯下的罪,不能被稱之為罪。

那麼,你“活下來”之後,接下來的所有所作所為,真的不能夠稱之為“罪孽”嗎?

我姑且猜測你明白我的話語。

那麼,這場審判要開始了。

即使不論如何都能活下來,但你還是你嗎?

必須要以犧牲為代價的救贖,你可明白嗎?

……不明白也無所謂。

畢竟,審判開始了一一

「咔。」

Suspense
Dark
Slash
Read More

旁觀者

鮮紅,侵染了所有。

為什麼,哭得如此聲嘶力竭。

鏡中倒映著的那個人,那還是你嗎?

答案已經注定了吧。

-

旁觀者。

如果說,為了活下去,而犯下的罪,不能被稱之為罪。

那麼,你“活下來”之後,接下來的所有所作所為,真的不能夠稱之為“罪孽”嗎?

我姑且猜測你明白我的話語。

那麼,這場審判要開始了。

即使不論如何都能活下來,但你還是你嗎?

必須要以犧牲為代價的救贖,你可明白嗎?

……不明白也無所謂。

畢竟,審判開始了一一

「咔。」

Read More
FAQ · Feedback · Privacy · Terms

Penana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