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lease use Chrome or Firefox for better user experience!
東尼夏,西邊禹。
Joined Sep 25, 2020
東尼夏,西邊禹。
Regular Writer Reviewer
From Hong Kong Male
Featured Stories
S
Solo Works
C
Collaborative Works
I
Idea Contributors
B
Beta Reader
S
4
ISSUES
是思,不是詩?
Updated Oct 7, 2020
G
0
76
0

愛看詩詞、愛作新詩。

Poetry
Read More
是思,不是詩?

愛看詩詞、愛作新詩。

Read More
S
1
ISSUE
雜文誌
Updated Nov 4, 2020
G
0
20
0
Short Story
Humor

由很多的廢文組成

那是我生活的倒影

想細說望有人傾聽

請接納我這些劣質的雷鳴

General
Short Story
Humor
Read More
雜文誌

由很多的廢文組成

那是我生活的倒影

想細說望有人傾聽

請接納我這些劣質的雷鳴

Read More
S
0
ISSUES
《快餐裏的七夜情》
Updated Sep 25, 2020
G
0
15
0
Dark
Sarcasm

幾盞大吊燈照着「大福快餐廳」,招牌上的紅色、綠色、雨漬也通通褪色。對面有幾座能煮煎蛋的小射燈,使「曼聯對利物浦」的賠率亮晶晶地掛在灰濛濛的落地玻璃內。啤酒的白泡沫越來越少,又再添多,又再消失——綠色啤酒瓶映出的青光照在紅彤彤的臉上,看地上凌亂的彩票,這場景多麼的「兜踎」「折墮」呀!來吃宵夜的全都如此,可是今天來了個奇客。

「妳要什麼?」「先生,我想點一份廚師沙拉,一杯熱黑咖啡,謝謝您。」她的斯文與這裏的環境格格不入,想不到原來知乎者也的人亦會在這個子夜時段,來臨這間折墮的美式快餐店……咖啡的酸味,很久也聞不到,想不到它未待到發霉,就能再次回到那部新簇簇卻被塵封的咖啡機,「嗚——嗚——」八十度的熱咖啡就此誕生;廚師沙拉?只不過是將幾個漢堡包的番茄和生菜抽起,然後沾上些許千島醬,先試一試它有沒有變味,再加到「廚師沙拉」上。

「謝謝您。」她收下所點的廚師沙拉和咖啡後,還是文縐縐的向我道謝,然後坐在那邊冷清的單人座,使酒吧櫈也感到溫暖。哦!原來有約,那人尚算俊俏,難怪她願意在子夜出深閨會友人!他們支支碎碎的話語聲,一點也離不開單人座那邊。直至「曼聯對利物浦」以0比0作結,他們的絮語才慢慢干涉到整間快餐店的每片角落,填滿所有的空虛。凌晨三點了!收鋪了!這句話打斷了他纏綿的擁抱、她朦朧的淺睡,「對不起,麻煩了您。」她氣若遊絲的道歉了兩句,他們便匆匆的走了。

斜陽映照,路經香域賓館旁,看到她的旗袍和深夜時的一樣,不過……她那旗袍叉支得更開了,就像街道旁胡亂綻放的野花:燦爛、誘人,但文靜更適合她。由火腿通粉、熱香餅煮到去漢堡包、西多士,終於又到悠閒的宵夜時分。

可惜今天是賽馬星期三,馬迷們由抬頭看著電視機情緒高漲地呼叫「一號!一號!一號……」漸漸低下頭,俯視著桌上一疊疊彩票、一份又一份馬經,叫了幾杯啤酒,有些甚至「烚氣」得摔破幾隻玻璃杯,然後醉倒在桌上。顧著處理玻璃碎,回到櫃檯一轉頭「先生,我想點一份生炸雞髀,一罐凍可樂,謝謝您。」又是她,看著她腮骨上的胭脂,便多拿一套餐具、一支彩色花紋的塑膠飲管。

餐盤送到二人桌上,她托著腮咬扁那條塑膠飲管,慢慢地啜著加了四粒冰的可樂,「嗒——嗒——嗒」皮鞋搭在地磚製造出沉厚的腳步聲,不是他!聽也聽得出,他不是昨天的他,他穿著挺直的西裝,慢慢靠近她的二人桌。拿起叉和刀,拖拉著雞髀,再餵入她的玉口,他仔細的用袋巾擦乾她的嘴,更與他激烈地接吻。不到三時,他們便走了。

報攤檔板在天橋下,頻能地將娛樂版和財經版夾在港聞版內。在口袋裏找到火機,並撻著它,踎在怡景酒店旁吸煙放鬆,煙絲弄得酒店門口頓成矇矇一片,但也隱約看到她的身影,臉上的胭脂通通都褪去了,旁邊也看到他的領帶鬆了、白恤衫有著七八度唇印。原來她是漂亮,不是文雅。

第三天,他們會來嗎?會,起碼她會——「先生,我想點一份薯條,一杯凍雜果賓治,謝謝您。」她的耳上帶了一對走簡約風的耳環,塗上眼影和修長的假眼睫毛,趁熱咀嚼那份炸得很脆的薯條,「涮涮」聲一減往日的典雅,彷彿之乎者也皆隨著咀嚼聲離她而去。既不是他!又不是他!是一位戴粗框眼鏡,一字眉的古板男。他先與她來一個擁抱,再光速地喝下雜果賓治,他們便一前一後地離開了餐廳的一列單人座位。

晨早來一個豉油王炒麵就最好!大快朵頤吃著那碟炒麵時,看到古板男和一位大肚婆吃早餐,大肚婆戴著的耳環與昨日「她」所帶的簡約風一樣,店員們也稱呼古板男和大肚婆為「黃生黃太」。今晚的「他」是又一個新人定還是這幾天的「他」呢?

快餐店本該播放歐美的嬉皮音樂、重金屬音樂,但今天所聘請的新店員卻喜歡古典音樂,「九唔搭八」的在愉快的星期五深夜里,播放著優美的柴可夫斯基——真是看不下!一下子拿出了古典樂的光盤,換上人人也喜愛的王靖雯。

明天就是週六,後天就是週日,可是亦敵不過週一的壓力,每位客人也愁著眉苦著臉,剛巧與冷戰這首歌恰好匹配!她隨著拍子走到圓桌上坐下,面對著一位穿格仔恤衫、頭髮凌亂的宅男,難道他們在冷戰嗎?不知道……只知那宅男寒酸得很,用了一張「紅衫魚」,就與她呆坐到凌晨三時,真小家! 後續呢?不知道……週六「大福快餐廳」總是休息一天,她來了亦只得光顧那間24小時的便利店。

難得休息,到有個不停轉的大塑膠卷軸,去卹髮也頗休閒,那兒有個人削髮為尼,他受到什麼衝擊呢?哦!原來是昨天的他——相傳有派佛教鼓吹人們在剃頭之前,嘗盡人間的七情六慾,再為僧侶……難怪要冷戰!她是色慾的小嘗試。

很久沒像今日的到別家餐廳去吃宵夜,找了家在城中享負盛名的糖水舖,再點了一碗芝麻糊,原來不外如是。她!看到她到糖水舖吃宵夜很正常,但今天,她無名指上穿着戒指,穿的衣裳也不是旗袍,只是一件長長的過膝T恤「老婆,你要吃哪一款?」「你話事啦!老公。」哦!原來到快餐店吃宵夜,所吃的都只是缺乏營養的快餐,人總不能天天都吃著這些垃圾食品,人總不能天天都說著之乎者也度日,沒錯!她依然與快餐店的「折墮」有一大段距離。都不知應該慶幸她,還是為他們憂心。

誰說新來的店員喜歡古典音樂?他喜歡的是敲擊樂罷了!連日以來,即由星期四到星期日,他跌爆了我多少隻杯!多得要經過計算 就發現他要用半份薪酬賠償那些玻璃碎,還要他處理那些玻璃碎的時候,是浪費著時間的,新一代真是「唔臭米氣」呀!掃一掃,便又到宵夜時分。高檔的她還會來嗎?

水汪汪的大眼睛,塗上粉紅唇色的嘴,她風采依然的到這裏吃宵夜「先生,我想點一份魚柳包,一杯紅豆冰,謝謝您。」這些禮貌彷彿不再有禮——不知道要怎樣面對這位顧客,於是,呆了一會,才認真工作,為她下單。不久,她今天的郎君進場了,他們坐在快餐店的卡位角落處。她含情脈脈的吮冰、吮去紅豆那層薄薄的皮……

他們幹了什麼?只知道她粉紅色的嘴角有著白汁——可能只是魚柳包的美乃滋醬吧!只知道他褲浪是骯髒的濕濕的——可能只是紅豆冰未勻時,不小心打死了些許,使褲變得污糟吧!他們在寧靜的星期日宵夜時段發出斷斷續續的伸吟聲——這我可解釋不了!凌晨二時,他累得很,她欣然一笑離開快餐店。他追也追不到她,可能這樣子更好吧?正所謂「與你約錯終點命運都改變」她對著這六段情,並不是兒戲,並不是放蕩,是無奈、不知所措……

那麼今天她又帶誰來呢?抱著期待的心情替她下單「一杯熱黑咖啡呀嘛,好!」今天雨點腐蝕著快餐廳門外的雨簾,讓它滲出陣陣的鐵銹味,令餐廳裡的人都很不自在。經已凌晨一時,她今天約了誰:男明星?醫生?城中富豪?誰那樣大排呢?借抹吧枱接近她「開始聽到雨聲嘅時候,我仲以為自己發緊夢,到知道真係落雨,至發覺自己原來已經醒咗嘞,唔......」哦!是王菲的《雨天沒有你》,真識貨!突然,她吻了下來……

以後,她依舊到這裏吃宵夜,菜色每日變化,但誰也比不起那晚!那夜春宵是唯一的,屬於自己的——誰抵抗得她百變的魅力呢!

Romance
Dark
Sarcasm
Read More
《快餐裏的七夜情》

幾盞大吊燈照着「大福快餐廳」,招牌上的紅色、綠色、雨漬也通通褪色。對面有幾座能煮煎蛋的小射燈,使「曼聯對利物浦」的賠率亮晶晶地掛在灰濛濛的落地玻璃內。啤酒的白泡沫越來越少,又再添多,又再消失——綠色啤酒瓶映出的青光照在紅彤彤的臉上,看地上凌亂的彩票,這場景多麼的「兜踎」「折墮」呀!來吃宵夜的全都如此,可是今天來了個奇客。

「妳要什麼?」「先生,我想點一份廚師沙拉,一杯熱黑咖啡,謝謝您。」她的斯文與這裏的環境格格不入,想不到原來知乎者也的人亦會在這個子夜時段,來臨這間折墮的美式快餐店……咖啡的酸味,很久也聞不到,想不到它未待到發霉,就能再次回到那部新簇簇卻被塵封的咖啡機,「嗚——嗚——」八十度的熱咖啡就此誕生;廚師沙拉?只不過是將幾個漢堡包的番茄和生菜抽起,然後沾上些許千島醬,先試一試它有沒有變味,再加到「廚師沙拉」上。

「謝謝您。」她收下所點的廚師沙拉和咖啡後,還是文縐縐的向我道謝,然後坐在那邊冷清的單人座,使酒吧櫈也感到溫暖。哦!原來有約,那人尚算俊俏,難怪她願意在子夜出深閨會友人!他們支支碎碎的話語聲,一點也離不開單人座那邊。直至「曼聯對利物浦」以0比0作結,他們的絮語才慢慢干涉到整間快餐店的每片角落,填滿所有的空虛。凌晨三點了!收鋪了!這句話打斷了他纏綿的擁抱、她朦朧的淺睡,「對不起,麻煩了您。」她氣若遊絲的道歉了兩句,他們便匆匆的走了。

斜陽映照,路經香域賓館旁,看到她的旗袍和深夜時的一樣,不過……她那旗袍叉支得更開了,就像街道旁胡亂綻放的野花:燦爛、誘人,但文靜更適合她。由火腿通粉、熱香餅煮到去漢堡包、西多士,終於又到悠閒的宵夜時分。

可惜今天是賽馬星期三,馬迷們由抬頭看著電視機情緒高漲地呼叫「一號!一號!一號……」漸漸低下頭,俯視著桌上一疊疊彩票、一份又一份馬經,叫了幾杯啤酒,有些甚至「烚氣」得摔破幾隻玻璃杯,然後醉倒在桌上。顧著處理玻璃碎,回到櫃檯一轉頭「先生,我想點一份生炸雞髀,一罐凍可樂,謝謝您。」又是她,看著她腮骨上的胭脂,便多拿一套餐具、一支彩色花紋的塑膠飲管。

餐盤送到二人桌上,她托著腮咬扁那條塑膠飲管,慢慢地啜著加了四粒冰的可樂,「嗒——嗒——嗒」皮鞋搭在地磚製造出沉厚的腳步聲,不是他!聽也聽得出,他不是昨天的他,他穿著挺直的西裝,慢慢靠近她的二人桌。拿起叉和刀,拖拉著雞髀,再餵入她的玉口,他仔細的用袋巾擦乾她的嘴,更與他激烈地接吻。不到三時,他們便走了。

報攤檔板在天橋下,頻能地將娛樂版和財經版夾在港聞版內。在口袋裏找到火機,並撻著它,踎在怡景酒店旁吸煙放鬆,煙絲弄得酒店門口頓成矇矇一片,但也隱約看到她的身影,臉上的胭脂通通都褪去了,旁邊也看到他的領帶鬆了、白恤衫有著七八度唇印。原來她是漂亮,不是文雅。

第三天,他們會來嗎?會,起碼她會——「先生,我想點一份薯條,一杯凍雜果賓治,謝謝您。」她的耳上帶了一對走簡約風的耳環,塗上眼影和修長的假眼睫毛,趁熱咀嚼那份炸得很脆的薯條,「涮涮」聲一減往日的典雅,彷彿之乎者也皆隨著咀嚼聲離她而去。既不是他!又不是他!是一位戴粗框眼鏡,一字眉的古板男。他先與她來一個擁抱,再光速地喝下雜果賓治,他們便一前一後地離開了餐廳的一列單人座位。

晨早來一個豉油王炒麵就最好!大快朵頤吃著那碟炒麵時,看到古板男和一位大肚婆吃早餐,大肚婆戴著的耳環與昨日「她」所帶的簡約風一樣,店員們也稱呼古板男和大肚婆為「黃生黃太」。今晚的「他」是又一個新人定還是這幾天的「他」呢?

快餐店本該播放歐美的嬉皮音樂、重金屬音樂,但今天所聘請的新店員卻喜歡古典音樂,「九唔搭八」的在愉快的星期五深夜里,播放著優美的柴可夫斯基——真是看不下!一下子拿出了古典樂的光盤,換上人人也喜愛的王靖雯。

明天就是週六,後天就是週日,可是亦敵不過週一的壓力,每位客人也愁著眉苦著臉,剛巧與冷戰這首歌恰好匹配!她隨著拍子走到圓桌上坐下,面對著一位穿格仔恤衫、頭髮凌亂的宅男,難道他們在冷戰嗎?不知道……只知那宅男寒酸得很,用了一張「紅衫魚」,就與她呆坐到凌晨三時,真小家! 後續呢?不知道……週六「大福快餐廳」總是休息一天,她來了亦只得光顧那間24小時的便利店。

難得休息,到有個不停轉的大塑膠卷軸,去卹髮也頗休閒,那兒有個人削髮為尼,他受到什麼衝擊呢?哦!原來是昨天的他——相傳有派佛教鼓吹人們在剃頭之前,嘗盡人間的七情六慾,再為僧侶……難怪要冷戰!她是色慾的小嘗試。

很久沒像今日的到別家餐廳去吃宵夜,找了家在城中享負盛名的糖水舖,再點了一碗芝麻糊,原來不外如是。她!看到她到糖水舖吃宵夜很正常,但今天,她無名指上穿着戒指,穿的衣裳也不是旗袍,只是一件長長的過膝T恤「老婆,你要吃哪一款?」「你話事啦!老公。」哦!原來到快餐店吃宵夜,所吃的都只是缺乏營養的快餐,人總不能天天都吃著這些垃圾食品,人總不能天天都說著之乎者也度日,沒錯!她依然與快餐店的「折墮」有一大段距離。都不知應該慶幸她,還是為他們憂心。

誰說新來的店員喜歡古典音樂?他喜歡的是敲擊樂罷了!連日以來,即由星期四到星期日,他跌爆了我多少隻杯!多得要經過計算 就發現他要用半份薪酬賠償那些玻璃碎,還要他處理那些玻璃碎的時候,是浪費著時間的,新一代真是「唔臭米氣」呀!掃一掃,便又到宵夜時分。高檔的她還會來嗎?

水汪汪的大眼睛,塗上粉紅唇色的嘴,她風采依然的到這裏吃宵夜「先生,我想點一份魚柳包,一杯紅豆冰,謝謝您。」這些禮貌彷彿不再有禮——不知道要怎樣面對這位顧客,於是,呆了一會,才認真工作,為她下單。不久,她今天的郎君進場了,他們坐在快餐店的卡位角落處。她含情脈脈的吮冰、吮去紅豆那層薄薄的皮……

他們幹了什麼?只知道她粉紅色的嘴角有著白汁——可能只是魚柳包的美乃滋醬吧!只知道他褲浪是骯髒的濕濕的——可能只是紅豆冰未勻時,不小心打死了些許,使褲變得污糟吧!他們在寧靜的星期日宵夜時段發出斷斷續續的伸吟聲——這我可解釋不了!凌晨二時,他累得很,她欣然一笑離開快餐店。他追也追不到她,可能這樣子更好吧?正所謂「與你約錯終點命運都改變」她對著這六段情,並不是兒戲,並不是放蕩,是無奈、不知所措……

那麼今天她又帶誰來呢?抱著期待的心情替她下單「一杯熱黑咖啡呀嘛,好!」今天雨點腐蝕著快餐廳門外的雨簾,讓它滲出陣陣的鐵銹味,令餐廳裡的人都很不自在。經已凌晨一時,她今天約了誰:男明星?醫生?城中富豪?誰那樣大排呢?借抹吧枱接近她「開始聽到雨聲嘅時候,我仲以為自己發緊夢,到知道真係落雨,至發覺自己原來已經醒咗嘞,唔......」哦!是王菲的《雨天沒有你》,真識貨!突然,她吻了下來……

以後,她依舊到這裏吃宵夜,菜色每日變化,但誰也比不起那晚!那夜春宵是唯一的,屬於自己的——誰抵抗得她百變的魅力呢!

Read More
FAQ · Feedback · Privacy · Terms

Penana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