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enana
search
Loginarrow_drop_down
Registerarrow_drop_down
Please use Chrome or Firefox for better user experience!
老闆
Joined Oct 6, 2020
老闆
From Taiwan Female Born 6th May 2000
Romance
Slash
Short Story
1 ISSUE
偽裝

偽裝

又名《黑道大哥愛上我》、《黑道大哥和他的手下》

「砰砰砰!」

一個男人對著地上被打得半死不活的人連開三槍,每開一槍地上的血漸漸的愈來愈多,而第四槍則是往那人心口處打。

一槍斃命。

男人轉身看向站在陰暗處的少年,後者向前走了幾步,徹底暴露在路燈的光下。

少年掏出一支菸叼著,男人適時的為他點火。

「處理掉這屍體。」

少年吐出一口菸後吩咐道。

「是。」

「晚點組織照常開會,準時到達。」

「是。」

少年仰頭看男人,沒什麼表情,綠色的眸中盡是淡然。

不過也只有一會,很快他就扭開頭了,不遠處停著一輛黑車,少年便在男人灼熱的目光中坐上了車,揚塵而去。

而站在原地目送他的男人看著車遠去後,用力的一碾地上的屍體,用幾乎聽不見的聲音低聲的說了句話。

「真想就地辦了他。」

———

「會議到此結束。」

少年從中央位置起身離去,男人見他離開也要跟上,卻在踏出會議室時停下來了,他將會議室的門鎖上,掃視著剛才閒言閒語的人。

「剛剛在老大離開後說了對老大不敬的話的人請站出來。」

那群人不動。

「很好,一起上,打輸我的全去老大面前跪著認錯,我輸了我人你們處置。」

話一落,那群人個個都往男人面前衝。

事情結束用不到十分鐘,男人撣了撣衣服,往說的最多也最下流的人肚子狠狠地踹了兩腳,最後一腳踩在他肚子上,慢慢加大腳上的力度。

那人慘叫了起來。

男人的臉色陰鬱,他放大自己的音量讓所有在會議室的人都聽得到。

「即使老大是omega又如何,他也比你們強上好幾倍。」

「而且,這輩子能操老大的,只有我,誰要想就先打贏我啊。」

他開了鎖,走出會議室,他才不怕那群垃圾去告密,畢竟他有各種方法讓老大處罰他們而自己卻不受波及。

———

「為什麼這樣做?」

少年坐在椅子上,因為剛醒而顯得昏昏欲睡,眼睛半闔著。

他這話問的沒頭沒尾的,但在場跪著的眾人都聽懂了。

「他們說了對老大你大不敬的話,小的我、我一時沒忍住就⋯⋯」

男人攥緊了手,說到最後偏過頭,一副等待降罰的樣子。

「呵,我哪兒說錯了,一個omega竟然還想要管我們Alpha,未免太笑⋯⋯啊!」

「砰!」

子彈正中那個人的腦部。

「還有什麼話要對我說的嗎?」

其他人瞄著死去的那位弟兄的屍體,無不瑟瑟發抖。

其中有一人重重的咬了自己的下嘴唇,像是下定決心般,開了口:「老大!那個傢伙他自己也說了大不敬的話!」

男人輕輕地笑了下。

「哦?」

少年饒有興致的看著跪在自己面前的男人,那人臉上正掛著一抹微笑,說話的那人又接著說了下去。

「他說能操您的只有他!他對您圖謀不軌啊!」

少年瞥了眼跪著的男人,起身走向那些跪的人。

「被他操也比被你們這些廢物操好多了。」

那群人愣在了原地。

男人則是笑出了聲。

「這次我先不管,之後再發生我會一個個處理。」

少年的眼神很冷,冷的那群人抖得更厲害了。

「還有你,跟我過來。」

男人有些意外自己會被叫走,不過他面上並沒表現出來,只是帶著一抹微笑跟上了少年。

———

「跪下。」

他們停下的地方是少年的房間門口,少年背對著男人,令人看不清他的神情。

「是。」

「沒有我的吩咐不准起身。」

說完少年打開房間門就進房了,獨留男人跪於門前。

「啊⋯⋯被罰了呢⋯⋯」

———

少年在房間裡翻箱倒櫃,遍尋不著抑制劑,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少年的眼神愈發迷離,喘息也粗重了起來。

他發情期到了。

剛好的是,抑制劑沒了。

他跌坐在地,面對著門口,他用著所剩不多的理智寫了張紙條,從門縫遞了出去。

【幫我顧好門,誰來了一律打倒他,麻煩你了。】

原本想要小小處罰人,誰知道因此得到了個最值得信賴的守衛。

少年相信男人可以抵擋住誘惑,不為什麼,就因為當天會議室發生的事讓他確定了一些原先不確定的事。

男人喜歡著他。

他很開心很開心,開心的就像是心裡被灌了五千兩百公升的甜蜂蜜一樣。

可不擅言詞的他卻又不敢去表明心意,只得憋著。

就那麼恰巧,他的發情期突然毫無預警的來了。

少年心想,等七天過後再去表白吧,希望能成功啊⋯⋯

———

聞見巧克力味的那瞬間,男人差點抑制不住本能去撞門。

好在他控制住了自己,但隨即側身對著衝過來的人就是一拳。

「嘖,等我幹翻這群垃圾後,我絕對去幹翻您。」

男人嘀咕著,手上動作不停,比較弱的一拳解決,強一些的兩拳解決。

很快的面前就躺倒了一片人,男人拿出幾條強化過的繩子,將一群人捆吧捆的扔到外頭去。

接著將別墅裡的窗戶全鎖死,以防再出現什麼變數。

「收工,可以來辦正事了。」

男人敲了敲房間門,沒人應答,他就鍥而不捨的一直敲著。

「喀擦——」

房間門開了,入眼的是他從未見過的老大。

平常穿得一絲不苟的西裝被扔在地,內裡的襯衫衣扣半解,兩條長腿暴露在空氣中。

「老大,您知道您這樣是在邀請我嗎?」

少年點頭。

「您知道我如果進去會做什麼吧?」

少年仍然點頭。

「真的可以?我怕我停不下來,將您給完全標記了,這樣也行?」

少年伸手拉住男人的衣服,盡力的讓自己聲音正常些。

「可、可以的⋯⋯因為喜歡你,所以可以⋯⋯」

七天後再告白的話被少年拋諸腦後,有些話適時的時候就得說出口,為何要一直忍著呢?

男人進了門,將門鎖好後就將人抱到了床上。

他低聲在少年耳邊說道:「這可是您說的啊,我親愛的老大⋯⋯」

———

「唔⋯⋯!」

男人一手輕撫著少年的頭,一手他擦淚:「您其實可以不需要忍著的。」

少年搖頭。

男人勸不動他,只能嘆氣。

———

「輕點⋯⋯疼⋯⋯」

少年聲音很虛,聽著就像是下一秒就會暈過去般,倘若仔細聽,還能聽見他那細微的嗚嚶聲。

「抱歉,恕難從命。」

男人壞笑著用力一挺。

「啊!」

少年的反應讓男人很滿意,心裡因為惡作劇得逞而雀躍。

當他正得意洋洋時就被人軟軟的甩了一巴掌。

「⋯⋯壞、懷傢伙!」

少年臉有些紅,不知是氣的還是羞的,抑或是兩者皆有,但在男人眼裡都只能用一個詞形容——「可愛」。

「老大您可真是可愛啊⋯⋯」

———

這七天裡,兩人除了睡與吃就是做那檔事,男人醒了會吃一些少年放在屋裡的小零嘴充飢,而omega在發情期期間是吃不下任何食物的,他們只能喝水渡過。

第八天的早晨是男人先醒的,少年沈浸在睡夢中,整個人縮在男人懷裡,白皙的肌膚上斑斑點點,眼睛也腫的像顆大核桃似的。

「早安。」

男人揉了揉少年的頭,然後撥開他的瀏海,在他的額頭上落下一吻。

他最終完全標記了少年,成了時,他好似看見了少年的嘴角上揚,可再定睛——那笑容卻又消失得無影無蹤。

「幾點了⋯⋯」

少年用手臂遮著溜進屋裡的陽光,在男人要起身時又軟軟的拉了下他的手。

「沒事,起來幫你看幾點而已,乖,啊⋯⋯現在才七點半而已,還能繼續睡的。」

男人一躺回床上,立刻就被一隻八爪章魚纏住,少年不甚熟練的對男人撒嬌著:「抱⋯⋯我們再睡一下,等晚點就背我去公園曬曬太陽⋯⋯腰疼,能、能幫我揉揉嗎?」

少年越說越含糊,也沒等男人回答,就又昏昏沈沈的睡著了。

「嗯,能的啊,我親愛的老大。」

———

少年醒的時候,剛好七點二十,而男人正撐著頭看著他,見他醒了便給他一個早安吻。

「早安,老大您要去公園對吧,我幫您穿衣,等等就背您去曬曬太陽。」

男人往床頭一抓,把少年的西裝與襯衫拿到床上,在將少年抱到枕頭上後,開始給他穿上一件件衣服。

少年則是睡眼惺忪。

男人迅速的給他換上衣褲,接著半蹲在少年面前:「上來吧,要出門了。」

少年緩慢的爬上他的背。

就這樣,兩人以曬太陽開啟新的一天,心裡不約而同的期待著每天的到來,期待每天睜開眼時就能看到對方,期待每天的天氣都像今天一樣風和日麗⋯⋯

許是心有靈犀,男人回頭時,少年正好也看著他。

四目間流淌的是滿滿的柔情。

那些偽裝起來的愛意傾瀉而出,再不願意影藏起來。

End——

番外

少年靠在男人懷裡酣睡著,慣常穿著的西裝已換成了舒適的居家服,原本平坦的肚子微微隆起,男人抱著他躺在陽台的搖椅上曬太陽。

少年已經懷孕四個月了,因為孩子的原因現在組織全權交給男人管理,今天能有空閒時間陪陪愛人也是百忙中硬擠出來的。

「哐咚——」

門被撞開,幾個高大的alpha衝了進來,男人不得已只好掏槍出來,他一手握槍,一手捂著少年的耳朵,俐落的朝那群人開出幾槍。

有兩個倒地了,卻有三個人還站著,似乎被激怒了,朝著兩人跑了過來,而食指皆搭在扳機上。

突然男人手上的槍被人用力的搶走了。

「砰砰砰——」

每槍都精準無比的打入胸膛。

「你們吵到我睡覺了。」

少年面色有點冷,男人安撫性的來回撫摸他的背:「乖,寶貝在這兒等我,我將他們處理了就回來繼續陪你,可以嗎?」

「嗯。」

他應了聲後又陷入了睡眠,男人無奈的笑了下後,打了通電話。

「哥們,工具收拾一下,等等我過去接你來。」

『沒問題。』

———

男人離開後,躺椅上的人睜開了眼,少年摸摸自己的肚子,嘟嚷著:「別跟你爹和我學習哦⋯⋯」

———番外完

G
0
12
1
FAQ · Feedback · Privacy · Terms

Penana ©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