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危險的一秒 - 第十四章:一句話毀掉一切 | Penana
×

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反烏托邦
黑暗
無盡危險的一秒
標籤(Tags)
作者 維絲塔
作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PG
級別
1064 閱讀
39 喜歡
7 書籤
人氣
關注作者
無盡危險的一秒
7 書籤
A - A - A
9 10 11 12 13 14 16 17 18 19 20 21
#15
第十四章:一句話毀掉一切
維絲塔
Sep 10, 2017
1
3
30
10 分鐘
No Plagiarism!0i5jgHeUwvcBTgHO3h3Aposted on PENANA
        亞多尼斯對現在的情況尷尬一笑。他從未想過事情會搞成這樣,光是在外頭看到凱莉絲特就夠驚訝了,現在還是父女倆(外加幾個侍女)同時在面前。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r4EwrCzzqo
        尤其是萊特校長。在他的印象中,校長一直都很和善,是那種會出錢幫助他的人,沒想到今天卻意外看到這樣的景象,他已經不知道未來該怎麼面對校長了,是忽視嗎?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frGlLW3ZQz
        對於凱莉絲特的反應,亞多尼斯倒是沒有任何懸念。她一定會被消息嚇到,就跟他剛剛一樣,隱藏已久的愛國心突然跑了出來,宛如一顆種子在心裡發芽。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u3bokTcnbg
        他無聲的嘆氣。那散落一地的公文整理出三人的心情——複雜;一個是不知道要如何是好,一個是聲音顫抖,另一個則是內心七上八下。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YClD9MfImG
        凱莉絲特觀察著萊特校長不停閃爍的眼珠子,舊日的記憶再度佔據她的心靈,完全抹不掉,就和寫錯的正式文件用立可帶塗掉又如何?污點早已造成。揮之不去的。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7C7OXSL1SC
        「父親,我們被襲擊?」她努力讓這些字眼從牙縫中吐出,像個牙牙學語的小嬰兒,不太確定地說。她的眸子水汪汪的,只是是以淚水作為基地。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BnFMLZFYnQ
        「對,對,我們被襲擊了。」萊特校長緩慢地說。「我們離開吧,和之前一樣,我們逃走。」狂野在那瞬間取代了慌張。「這次是派宣特王國,這次換派宣特……去整理行李,我會叫人把學校賣掉,我們又可以從新開始了……女兒,我們要改姓什麼啊?妳看菲利普斯(Phillips)好不好,或是培林思(Perez)呢?還有……還有……還有什麼啊……」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eltzYDmelI
        凱莉絲特反射性摀住耳朵,眼淚奪眶而出,沒有任何一絲顧慮。「父親!」她大聲打斷他的話,更是難過了。「我們不搬家,也不改姓,我們勇敢面對一次,好嗎?」她的聲音中帶著無盡苦澀。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Vtl2hjV2kO
        「妳說什麼?」萊特校長像是被打了一拳,不可置信地看著他的女兒。他快步走到她的面前,發抖的雙手放上凱莉絲特的肩膀。「我們絕對要走,凱莉絲特,我們絕對要走!伊莉!快去收拾東西!」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EVbkHXjnVH
        「不!」凱莉絲特低吼道。「伊莉,妳不要走。拜託。」最後的那句話是對萊特校長說的,她的藍紫色眼睛帶著懇求的意味。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e92HJ1l5gG
        放在她肩膀上的手抓得越來越緊,緊到她不爭氣地低頭,讓眼淚越流越多。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OcaaertatN
        換來的是鬆開的手,和後退的腳步聲,最後看到萊特校長跌坐在地上,西裝褲都被浸濕了。「女兒,妳以為我不想嗎?我也想好好留在這裡,都過了十三年了。」他用手把臉遮起來,亞多尼斯卻還是看得到他眉頭深鎖。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Z8Jasr8MO3
        凱莉絲特縱身抱住校長,兩人就這樣大聲哭泣,將這些年的痛、這些年的苦都發洩了出來,得到真正的解脫。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t3dwLWx62O
        現在,亞多尼斯找到可以面對父女倆的理由了,只要微笑。有人說微笑是最好的化妝品,既然化妝是一種禮貌,微笑也便即是。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MR0X1fouqS
        一個真誠的笑容能融化兩人間的敵意,同時也可以抒發情緒。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ip01AssIeh
        不過,就算知道了又如何?假如漢密敦王國真的滅國,他也只不過是上萬個屍體中的一具,會有誰替他感到難過?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MHkZe5VLbY
        母親嗎?或許歐凡先生會,那艾爾瑪呢?他會為了一個不好的教徒流下任何一小滴眼淚嗎?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AYPBVQQjlh
        啊,好像還有一個人——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cDGcFhF80T
        「小亞,有你的信!」歐凡先生在房子外頭喊道。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pMBKLPPHB1
        「來了!」亞多尼斯喊了回去。這個時間都是他一個人在家,薇文去上班了,所以他必須把一切都打理好。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FcZvNVmEfH
        他推開厚重的木門,看到歐凡先生就站在門外,穿著一身綠色的郵差制服,採立正的姿勢,食指、中指、無名指併攏,輕輕放在眉尖。那是童軍禮。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VrlCE1Tj9U
        「報告!」他的眼睛看向他的水平位置,等於忽視亞多尼斯的存在。「這裡有沃克先生的信!請問你是沃克先生嗎?」這回他才看著亞多尼斯。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dzGPjsE9ag
        亞多尼斯微微笑,回以同樣口吻。「是的!在下正是亞多尼斯·沃克!那是我的信!」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aQtalg6HVl
        兩人同時大笑出聲。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pQNLtrNmKW
        「好啦,」歐凡先生恢復正常模式。「這是你的信,給你。」亞多尼斯把信抽走,好奇地看著上頭的寄件人。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hXwXMQqrZA
        「沒寫寄件人?連住址也沒有?」他皺眉道。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IaqblMsrtn
        歐凡先生聳聳肩。「打開來看不就知道了。」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NTeAFH1s4M
        亞多尼斯存疑地拆開包裝,信封裡只有一張信紙,上面寫著他看不懂的符號。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plKVjxMJYL
        ·–– ·– ·· –   ··–· ––– ·–·   –– ·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kHWKThwlI0
        他頓時覺得起雞皮疙瘩,而且還有些似曾相識,是那種不想想起的回憶,手上的東西也就掉了下來。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JvUY6zF82K
        「小亞你——」歐凡先生伸出手,引來亞多尼斯的大動作阻止。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Ur5Fnpc99a
        「我沒事!」他立刻拾起地上的紙,把頭轉往另一個方向,不願直視歐凡先生。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VtSReL8K6R
        「您先去送信吧。抱歉,我今天有點怪怪的。」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LQnFOtfuCh
        歐凡先生不情願地點點頭,緩慢地離開,目光一直放在亞多尼斯的側臉上。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ewJkc7JogT
        「再見。」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zbmr3Acblj
        過了一會兒,他才回答:「再見。」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369qMXU2sw
        歐凡先生就如此離開了,沒有以前依依不捨的場景,或是亞多尼斯賭氣似的不理他,今天的狀況完全不一樣。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kG330faKDr
        小亞嘆口氣,把自己推進家裡。彈指之間,一隻手放在他的右肩上,他不由自主的轉頭過去。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DdCZEFAQRV
        哎呀!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aU2jlOhfQJ
        又是那雙幾乎透明的眼珠子,就算是第二次看到還是令人心生畏懼,況且兩人間的距離和上次完全不同,他蹲了下來。近了些。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MaqPeq5obI
        「我不是叫你等著了。」那人說。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PPWsPA8pr0
        「我……我……我哪知道那是什麼!」亞多尼斯在經過一陣語塞後大聲地說。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kBUmVgbcw2
        那人淡淡一笑。「看來你沒有接受太多的訓練啊,如果這樣就死掉的話,我會很難過喔。」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Wicm8qNdPZ
        亞多尼斯對此話不予置評,打量著他的眼珠。「你的眼色……是天生的嗎?」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WFOS8Dsg3U
        「對。和你的病一樣。」他補充。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govbLqsWDY
        「喔。」亞多尼斯已經不再對有人知道他的病感到驚訝了,那彷彿是千古以來的笑話,無人不知。「所以那個東西是什麼?」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YAgbWpCKCs
        「什麼什麼東西?」那人搔搔頭。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Ky7yrfcTwf
        「信上面的。」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NMDjYpKqln
        「那是一種密碼,上頭的意思是『等我』(Wait for me)。」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pkXGvU58FH
        亞多尼斯懷疑地看著那人。「名字呢?你至少有個名字吧?」他進入審問階段,不管年紀的問題,要沒大沒小就沒到底!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ApgHYHXbBt
        「克里斯多夫。」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qpg4JfttFP
        「宗教。」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Q49OKFIPNo
        「遙遠東方帝國。」克里斯多夫用一種夢幻的聲音說,讓亞多尼斯很想吐。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xoOO5Mw3X8
        「名稱,我說的是名稱。」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woxNtg2XKI
        「遙東。」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NAMXpxD7nq
        「好,來自遙遠東方帝國的克里斯多夫先生,請問你來這裡幹嘛?」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wVPkJV6fY4
        他的嘴角勾起。「給你一個警告。」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nvtViXclUW
        「什麼警告?」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3HxQFWni4L
        「這樣說好了,沃克先生,」他站起。「如果你現在加入我的旗下,你即將有機會治癒你的病,只要你跟我走。」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JAGyUqt1Gr
        亞多尼斯震了一下。他從未想過他的病是可以治療的,不是像癌症一樣嗎?但是他說的是「有機會」,這背後一定會是一段可怕的旅程。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63XzZfwbBr
        「該不會要去你所謂的『遙遠東方帝國』才能治療吧?我們這裡是西方欸。」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8E9FuOBS6G
        克里斯多夫聳聳肩。「所以你要放棄是吧?老實說,在那裡,我相對於你們的教宗,只要你點頭,我有百分之九十的機會能治好你,而且我只需要你的忠誠。」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DPgkobKRcq
        亞多尼斯嚥了口口水,眼睛閉上思考。如果是真的的話,為何不嘗試看看?不過我有必要為了多活幾年犧牲現在所擁有的一切?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ijufStvpF6
        最終,他給了克里斯多夫一個笑容。「我是不會跟隨你的,雖然我是不知道我還可以活多久,現今的生活我已經很滿意了。」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ROL0tgP58V
        克里斯多夫揚起一邊的眉毛。「確定?」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MML269dR1q
        「我很認真。」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hkJMzCg52V
        他搓搓手,宛如在拿紙巾擦拭他的雙手。「那沒有慾望的沃克先生,我就多送你一個禮物吧。」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cTJYUdeJjm
        「你剛剛說你不知道你還可以活多久,對吧?我看得到,你想知道嗎?」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F59r8fBm7C
        剛剛嚥下的口水彷彿跑了回來,示意他再做一次選擇。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MoWwbw9rCc
        「好。」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mO56M0k0KE
        克里斯多夫把手放上亞多尼斯的頭頂,四目相交。克里斯多夫透明的眼珠在那刻反射出亞多尼斯的脆弱,就像霧中的一個殘影,稍縱即逝。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nqKwRSMteT
        「大概再……」克里斯多夫欲言又止。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51i1ytyHVa
        「你說吧,不就兩年。」亞多尼斯鎮定自若。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UiZ0oM0JNK
        克里斯多夫把原本要說的話清除,改為:「你知道啊。」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oab8H20uvf
        「最多只能活二十年,不是嗎?我都十八歲了。」他苦澀地說。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nBgGCOabw5
        「其實歲數短一點也沒關係,早點休息,早點脫離塵網。對了,另一個消息,你應該會很想知道。」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lrnkrM6rwT
        「是什麼?」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cU4n2Mq3gW
        克里斯多夫的口氣又回到剛開始,有些疏遠又怕人受傷害。「你們快被襲擊了。漢密敦王國即將被襲擊了,時間就在三十分鐘後。」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iExykanulU
        亞多尼斯大叫一聲,瞳孔在那瞬間放大,黑眼中滿是混亂。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AHlY1MK8eh
        克里斯多夫對這樣的沃克先生感到難過,深深一鞠躬後說了最後一句話。「請告訴泰倫·萊特這個消息,他和他女兒知道怎麼做的。不要懷疑我的話,沒說的話,後悔的是你們。」
 
        亞多尼斯感覺到風吹過他的頭髮,然後是留下他一個紅了眼眶的男孩。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2rb6PeSfh9
        要傳訊啊!要跟大家說!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czNJ77TvCf
        不管結果到底是不是!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pdWLbYxW6M
        他不打算理沒有關的門了,直接以輪椅能達到的最高速度衝去萊特家,沒有時間讓他想那麼多了。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d8dof3C8jT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hvs5eAc85P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nv2jgehOao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BnxPMNSpVb
        亞多尼斯把這件事回想完,剛好看到父女倆一同站起。臉上雖沒有掛著眼淚了,痕跡依舊存在。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idGLiVmv3s
        「亞多尼斯,」凱莉絲特開口。「之前算是我對不起你,你可以先出去幫我們和其他居民說嗎?我父親還要忙一些事。」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krYnLeB33L
        「你們不會逃走吧。」亞多尼斯半開玩笑地說。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rE9YuVLmkH
        「不會。」回答的是萊特校長堅定的目光。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xDVepd9LJc
        「謝謝。」亞多尼斯這樣說著,那只是一句無心的感謝,感謝每一件事,希望那是他的遺言。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e4Ecrpr3sv
        他的背影漸行漸遠,面前吐露的是每一份為人好的言語。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PTaYSEUE0f
        這是場浩劫,逃不掉的。沒有原因,他就是知道。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myShNivW3e
        現在皇室那應該接受到訊息了吧,來自敵方的訊息。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9ijNuKcWOE
        又是死傷慘重的戰爭。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rDyBCrfw5g
        又是將會是血跡斑斑。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MrPEJCWez0
        陷入無限地獄的深處。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tIiMwNxJJm
        陷入無盡危險的一秒。

54.196.42.8

ns54.196.42.8da2
書籤! 提出編輯建議!
1
留言 ( 3 )

夢之彼 - 哇喔…我看到要戰爭了,我內心毫無波動,哇,要開打了呢,我好驚訝。(第一個報到好開心~~~開學好煩吶!
11 個月前回覆

維絲塔 - 原來不喜歡戰爭啊,那要叫我後面的那一場怎麼辦XD
開學真的好煩!!!
11 個月前回覆

夢之彼 - @維絲塔,我不是不喜歡啦…畢竟就像現實一樣,光靠言語的力量不可能制止戰爭的發生,有時候還是得打一場才行...現實可不像是美好的睡前故事吶~
11 個月前回覆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