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lease use Chrome or Firefox for better user experience!
《罐頭刀與開瓶器》csfling
Writer csfling
Writer
  • G: General Audiences
  • PG: Parental Guidance Suggested
  • PG-13: Parents Strongly Cautioned
  • R: Restricted
G
RATED
167 Reads
2 Likes
0 Bookmarks
Popularity

Facebook · Twitter

FAQ · Feedback · Privacy · Terms

Penana © 2019

Get it on Google Play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罐頭刀與開瓶器》csfling
《罐頭刀與開瓶器》csfling
Intro

《罐頭刀與開瓶器》

凱恩握着開瓶器,用那末端如同一根扭曲了的螺絲似的那部份開啟罐裝淡奶。
他說,煮炒蛋的時候將清水換成沖泡飲品用的淡奶,口感會更為香滑。

姬絲桃坐在小餐桌前,看他好像毫不費力地用開瓶器的尖端戳穿罐頭。

「啵通」
「啵通」

一下、兩下。
看似輕鬆的動作,壓一下、再壓一下。
密封的鐵罐就這樣被破開,生出兩個對稱的圓形缺口於罐子邊緣上。

凱恩將淡奶混入蛋液裡。
嬰孩膚色般的淡奶透過開瓶器造成的小孔順滑流出,畫面極其療癒。

「小時候有次找不着罐頭刀。」
凱恩專注地看着淡奶流出的狀況,卻又在這種專注的百忙中抽空閒聊。

姬絲桃回神,用眼睛搜索廚房中罐頭刀的位置。
她記得,那應該是跟水果刀和菜刀、剪刀等等一類的用品放在同一區塊的。

「九歲的時候,忘了是甚麼原因,大概是晚飯前的時間,我拿着罐頭開不了,就敲在地板上,當時家裡的地板是簡單鋪上塑料材質的那種廉價地板。」
凱恩說。
淡奶已加過,他握着筷子將蛋液拌勻。

「媽媽看我這樣,便從我手上拿過罐頭。我記得她的手很冰,就好像……就好像是剛用冷水洗手後的那種冰感。」
凱恩在筷子碰着湯碗時規律地發出的噹噹聲中淡淡憶述往事。

「她左手握球般抓着罐,右手握着水果刀,朝指尖劃過去。我以為她是失手了才會錯誤弄傷,直至見鮮血滲在罐頭招紙上,注滿得不勝負荷而滑落。血落在地上,演戲般誇張地化開,我才有丁點的想通了。」

凱恩將拌好的蛋液倒在鍋裡。
漿液觸碰到油份時生出勾起食慾的滋滋聲。

「我才明白到,媽媽是故意的。」

姬絲桃望着凱恩慣性地在靜默時依然會牽起的笑容。
剎那間,感覺上本應在小居室裡只能用上的「看」,加添了一道叫作「望」的距離。

她望着凱恩架起的一副茶色鏡框眼鏡。
敦厚的顏色下,靈活的塑膠質料精緻地雕刻出一絲絲仿木紋的雕花。

姬絲桃緩緩地眨眨眼。

這夜,她如常地安靜的躺在凱恩身邊。
入睡前的一刻,仔細地看着他左腕內側刺上的剔號圖案。

…………………………………

關於凱恩的刺青,姬絲桃所知的實在不多。
也許親密如此,她知道的亦可能與世上其他大眾一樣。

純黑色的線條、油性粗筆的質感、深深刻畫了一個任誰都看得懂的剔號,工整地出現在左腕內側。

姬絲桃不懂哪種設計和手工才構成一個能被讚頌的刺青。
她能說的是,當閉起雙眼只以雙手撫摸時,絕對摸不出凱恩腕上竟有着這麼一個與他外觀形象上顯得格格不入的刺青。

「你來了。」
凱恩笑着說。

無論是形象和行為都予人一種陽光氣息的凱恩。
如果要姬絲桃硬性規定指出他是份屬日出還是日落的陽光,那麼凱恩必定會被選為日出。
而姬絲桃,她是日落。

氣質狀似日落的姬絲桃坐在咖啡室裡,能清楚看到咖啡師工作的吧檯前。
她不選擇暗角位置,是因為知道來咖啡室的人也許大部份都想要個安靜的角落。
這種微小的細心,是自己本來就有的性格,還是從凱恩身上學來的呢。

「嗯?」
凱恩看了看姬絲桃,未待回應轉身便又繼續工作。

姬絲桃放下托着腮的手。
目光注意到流理台上的一把罐頭刀。
長着啡黑鐵鏽的刀身,黑色卻沾染了奶白污垢的塑膠柄。

她想起平日都不會看內容是陰森恐怖電影的凱恩無端說出那段關於罐頭刀,未知孰真孰假的往事。

「稱讚一下吧!」

凱恩將咖啡放到桌上,把姬絲桃的手握在杯上,再雙手包裹着她的手。
溫暖的感覺既從掌心滲入,又來自手背。

「很暖。」
姬絲桃低下頭。

雪白的奶泡中隱約看到馬克杯邊緣上的一環咖啡色,還有凱恩的剔號刺青。

不知怎的,姬絲桃眼眶就此凝住。
她好想看清看透近在眼前的這個人。

「喀!」
姬絲桃突然將一隻銀手鐲戴在凱恩手上。
剛好,就像一道閃着銀光的改錯帶貼紙,劃過他的黑色剔號。

「這……」
「要把你鎖住囉!」姬絲桃佻皮說。

「真要這樣做嗎?」
凱恩舉起已戴上手鐲的手,曲起食指擦了擦眉頭。

………………………………

夜裡,凱恩仍像平常那樣躺在姬絲桃身旁。
腕上的銀手鐲,多少令他聯想到那日放肆地脫口說出的往事。

一把早就封塵的罐頭刀,一個開瓶般的衝動,稍一不慎便會令他錯手嚇走身邊至愛。

凱恩在被窩裡握着姬絲桃的手,力度不鬆不緊。

「當年的那把罐頭刀,其實……」
他在夜裡對她娓娓道出,一些積壓多年的過去。

軟綿的姬絲桃就像把罐頭刀,開啟了凱恩心裡的罐頭,釋放出那堆是食物、油脂、味精、水份,還是垃圾的沉積物。

姬絲桃聽着,緩緩地眨眨眼。
在凱恩的惡夢包圍下沉沉睡去。

………………………………

早上,姬絲桃坐在餐桌前。
她對着冰櫃說:「用那瓶果醬,吃麵包好了。」

凱恩拉開冰櫃門:「果醬?」

姬絲桃用眼神指示出放在冰櫃門架上的一瓶經典包狀造型的果醬。
野餐風格的紅白格子瓶蓋、方型厚玻璃瓶,內裡是黃水晶般透亮的琥珀色果醬。

「一直以來沒見你吃過。」
凱恩握着瓶蓋。

「因為我開不了。」
姬絲桃笑說。

凱恩一笑。

果醬瓶蓋被旋開了,
碰着左腕上的銀鐲,發出匡噹一聲。

(完)

#csfling
#短篇小說

Total Reading Time: 11 minutes

0 comments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