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lease use Chrome or Firefox for better user experience!
Write a New Story!

Invite

Feedback
主角超弱

Tatsuya
6Mins Each
323
ISSUES
Origin1-英雄(短篇版)
Updated Apr 30, 2018
G
412
26712
41
Adventure
Parody

※三人構思。※雙主角

『我,會成為妳的專屬英雄。』

『我,一定會拯救妳。』

「儘管身為弱者,我仍舊──」

這是一個充滿任性的故事。

看著兩位無力又無能的少年,一步一步成為他們所憧憬的英雄的故事...應該是這樣的才對,可是怎麼看都不覺得他們能成為英雄阿!

慢熱型,只看前面沒有任何爆點,若想看看長篇、劇情、熱血、感動、搞笑、有病的故事,請細細品嘗,不會讓您失望的。

大概啦。

若是給予每一章一個標題的話...

序章:噢,這故事人物真多。

第二章:什麼!?人物變少了可是主角也不見了!

第三章:啥鬼!主角壞掉了!

終章:最終BOSS突然開始大冒險了!

如果能從他們的故事中看見亦或是看出了什麼,那就太好了。

想讓更多人看見他們的故事吶。

Fantasy
Adventure
Parody
Read More
Solo Work

Origin1-英雄(短篇版)

※三人構思。※雙主角

『我,會成為妳的專屬英雄。』

『我,一定會拯救妳。』

「儘管身為弱者,我仍舊──」

這是一個充滿任性的故事。

看著兩位無力又無能的少年,一步一步成為他們所憧憬的英雄的故事...應該是這樣的才對,可是怎麼看都不覺得他們能成為英雄阿!

慢熱型,只看前面沒有任何爆點,若想看看長篇、劇情、熱血、感動、搞笑、有病的故事,請細細品嘗,不會讓您失望的。

大概啦。

若是給予每一章一個標題的話...

序章:噢,這故事人物真多。

第二章:什麼!?人物變少了可是主角也不見了!

第三章:啥鬼!主角壞掉了!

終章:最終BOSS突然開始大冒險了!

如果能從他們的故事中看見亦或是看出了什麼,那就太好了。

想讓更多人看見他們的故事吶。

Read More
Solo Work
蔣夏天
10Mins Each
12
ISSUES
選擇題✓是非題
Updated Jul 19, 2019
G
0
195
0
Tragedy
Marriage

序幕

我叫做巫芯瑜,是雅利高中的榜尾保持人,雖然在校成績不是很好,但因為做人方面還算成功,所以在校人緣算是還不錯的,只是…有了好就一定會有嫉妒你的人存在!就拿同校的李雪莞來說好了,每年的成績都很優異幾乎是年年的榜首,俗稱學霸。

「唉唷,瞧瞧看是誰來了?」

我正一手吃著媽媽親手為我製作的愛心三明治跟自調的奶茶,吃的正津津有味,突然一陣諷刺的語調破壞了這早晨的美好,話才說完,其中一個女生突然快步走來「啪」的一聲,一股熱騰騰的手感擊在我的臉頰。

「喂,你知道你擋道誰的路了嗎?」A女說道

「功課這麼爛,好意思出現在這?」B女說道

突然一桶冰冰涼涼的水直接從她的頭頂快速灌下去,他閃避不及,被潑的一身都濕了,他面無表情的站在原地,眼神空洞無神的任由他們的欺負,而手中未用完的三明治也隨之掉落在地,那些女生見三明治掉落,立馬上前踐踏了幾腳,還不忘諷刺:「賤人。」

「好了女孩們,大概說說做做就好,太超過等等我們可要有事了,欸閃人。」發號司令的正式學霸李雪莞,等他們人都走遠之後,我才一改空洞的神情,立馬背痛的抱著書包席地而哭,至於哭了多久我已經不記得了,只知道醒來的時候,我人已經在保健室了。

Romance
Tragedy
Marriage
Read More
Solo Work

選擇題✓是非題

序幕

我叫做巫芯瑜,是雅利高中的榜尾保持人,雖然在校成績不是很好,但因為做人方面還算成功,所以在校人緣算是還不錯的,只是…有了好就一定會有嫉妒你的人存在!就拿同校的李雪莞來說好了,每年的成績都很優異幾乎是年年的榜首,俗稱學霸。

「唉唷,瞧瞧看是誰來了?」

我正一手吃著媽媽親手為我製作的愛心三明治跟自調的奶茶,吃的正津津有味,突然一陣諷刺的語調破壞了這早晨的美好,話才說完,其中一個女生突然快步走來「啪」的一聲,一股熱騰騰的手感擊在我的臉頰。

「喂,你知道你擋道誰的路了嗎?」A女說道

「功課這麼爛,好意思出現在這?」B女說道

突然一桶冰冰涼涼的水直接從她的頭頂快速灌下去,他閃避不及,被潑的一身都濕了,他面無表情的站在原地,眼神空洞無神的任由他們的欺負,而手中未用完的三明治也隨之掉落在地,那些女生見三明治掉落,立馬上前踐踏了幾腳,還不忘諷刺:「賤人。」

「好了女孩們,大概說說做做就好,太超過等等我們可要有事了,欸閃人。」發號司令的正式學霸李雪莞,等他們人都走遠之後,我才一改空洞的神情,立馬背痛的抱著書包席地而哭,至於哭了多久我已經不記得了,只知道醒來的時候,我人已經在保健室了。

Read More
Solo Wo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