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lease use Chrome or Firefox for better user experience!
Write a New Story!
Popular Tags
What Others Are Reading

Feedback
創傷後遺症

廿麓珸
7Mins Each
40
ISSUES
斯格納命案倖存者
Updated Jul 31, 2020
PG-13
41
2545
14
Spiritual
Slash

※文案:

看似完美地與多人命案無關的艾弗里.派克,深陷血腥回憶,一覺醒來卻在未曾到過的地方。求助無門的他,因為寂寞,把搭訕他的男人帶回家,卻意外被發現,連他自己也不知道的,多年秘密⋯⋯

本故事純屬虛構,不涉及任何真實人物、案件、地點或組織。

※公告:

受到評文重擊,玻璃心&龜毛作者因此在自己的第一部長篇,一改再改。

讀原版還願意按讚追文的朋友們,鄙人深受感動,但因為劇情有些許變動,不曉得各位直接接續閱讀後面章節是否會有突兀感?如若願意回饋的話非常感謝。

閱讀新版請直接跳至有新版字樣的章節哦!

※因為Tag破梗所以進一段廣告TIME:

心理學背景的本人,有段時間非常喜愛研究DID真實案例和閱讀DID小說,不過大多數的文章是從治療師或伴侶家人等「側寫」的角度,這種角度最自然(因為多數人都沒病),較好寫(因為是一般角度),但讀者也較難想像患者的處境,因此我催生出這篇文。

因此就算有血腥暴力元素,也不會太獵奇恐怖。並且,人活著就是要力求整合與快樂,所以跟觸目驚心的tag不相符的是,預計不會有BE。

不過,期待BL的捧友們,愛情並不能拯救一個人,人必自救而後人救之,所以BL只是催化劑,而非主軸。實際上BL的部份,經由平時不看耽美的拉子異男檢閱,眾皆表示非常隱誨,保證食用毫無障礙。

Suspense
Spiritual
Slash
Read More
Solo Work

斯格納命案倖存者

※文案:

看似完美地與多人命案無關的艾弗里.派克,深陷血腥回憶,一覺醒來卻在未曾到過的地方。求助無門的他,因為寂寞,把搭訕他的男人帶回家,卻意外被發現,連他自己也不知道的,多年秘密⋯⋯

本故事純屬虛構,不涉及任何真實人物、案件、地點或組織。

※公告:

受到評文重擊,玻璃心&龜毛作者因此在自己的第一部長篇,一改再改。

讀原版還願意按讚追文的朋友們,鄙人深受感動,但因為劇情有些許變動,不曉得各位直接接續閱讀後面章節是否會有突兀感?如若願意回饋的話非常感謝。

閱讀新版請直接跳至有新版字樣的章節哦!

※因為Tag破梗所以進一段廣告TIME:

心理學背景的本人,有段時間非常喜愛研究DID真實案例和閱讀DID小說,不過大多數的文章是從治療師或伴侶家人等「側寫」的角度,這種角度最自然(因為多數人都沒病),較好寫(因為是一般角度),但讀者也較難想像患者的處境,因此我催生出這篇文。

因此就算有血腥暴力元素,也不會太獵奇恐怖。並且,人活著就是要力求整合與快樂,所以跟觸目驚心的tag不相符的是,預計不會有BE。

不過,期待BL的捧友們,愛情並不能拯救一個人,人必自救而後人救之,所以BL只是催化劑,而非主軸。實際上BL的部份,經由平時不看耽美的拉子異男檢閱,眾皆表示非常隱誨,保證食用毫無障礙。

Read More
Solo Work
可寶
3Mins Each
1
ISSUE
性侵(1)
Updated Sep 27, 2018
PG-13
1
278
0
Crime
Sarcasm

2015.4.9天氣晴田野間瀰漫著清新的香氣,鳥兒間的叫聲畫破寧靜的空氣!婷兒背著老舊的書包,拿著小垃圾袋,裡頭裝有她的餐具和一隻髒髒的小娃娃,她握緊左拳頭看著天空心裡想著「這一切都會過的,一定都會過的,我相信可以!我自己真得可以的!是吧?對吧?鄭婷兒?但…為什麼是我啊?為什麼?媽媽……」想著想著婷兒蹲了下來,摀住雙眼,眼角守不住淚水,逐漸的潰提……2015.1.7雨天pm16:00尚銘國民小學「婷兒~掰掰!」「婷兒,明天見喔!」「大家再見~~」婷兒開心的揮揮手對著大家說。「汪、汪、汪」一隻小白狗對著婷兒叫!婷兒拿著傘蹲了下來想為狗兒撐傘,只可惜狗兒走掉了,邊走邊看著婷兒……「小狗狗!你要去哪裡啊?等等我!」婷兒隨著小狗離開學校了。方圓500公尺處婷兒走進了一條無人的巷子,由於成年照不到陽光,巷子四周潮濕陰暗,老鼠蟑螂遊民橫行,顯得恐怖至極…正當她四處觀望的時候,狗狗已不在視線內!「狗狗,你在哪裡啊?別玩了趕快出來喔!」婷兒拱著雙手放在嘴邊呼喊著小狗……“滴…滴…滴”滴滴答答的滴水聲引起婷兒的注意,於是她往後看!「呼~~~嚇死我了!我還以為是誰呢!叔叔你們還好嗎?你全身濕濕的!來!這條大手帕給你們擦擦」婷兒貼心的遞出手帕要給眼前的這兩位遊民擦拭雨水。「嘻嘻…小妹妹,叔叔那邊(指向子母車的旁邊)有好玩的玩具喔!要不要玩啊?」遊民們對婷兒露出詭異的笑容。婷兒感到不對勁,想趕快從遊民身後跑走,但巷子實在是太狹窄,只有兩個人肩膀的寬度,她連鑽的幾會都沒有!她慌張的看了看自己背後的鐵網,應該可以爬上去跳到對面……婷兒趁遊民不注意爬上鐵網,但單憑一個小孩的速度跟力量往往還是不夠的!「想走掉啊?不陪我們玩玩嗎?蛤!!妳哪都別想去」遊民們將婷兒拖到子母車旁,輪流性侵!伴隨著淒厲的哭喊聲,喊到不能再喊的喉嚨已經沙啞,哭到無能為力的婷兒非常痛苦!「你們這些畜生!!放開我女兒……」婷兒的媽媽赤著腳手拿著包鞋跑向遊民就是一陣亂打!遊民一個接著一個的巴掌跟拳頭重重落在婷媽身上,但護女心切的婷媽用盡全力就是要將遊民打死!但…一個弱女子怎可能敵的過兩個大男人的拳打腳踢,被打的近乎奄奄一息的婷媽看著子母車旁的婷兒想伸手去擁抱她,卻被遊民一把抓住頭髮拖向大馬路!這時一台疾駛而來的轎車因雨天視線不佳沒看到婷媽,從婷媽身上撞了過去…「媽……媽!!!!」

Screenplay
Crime
Sarcasm
Read More
Solo Work

性侵(1)

2015.4.9天氣晴田野間瀰漫著清新的香氣,鳥兒間的叫聲畫破寧靜的空氣!婷兒背著老舊的書包,拿著小垃圾袋,裡頭裝有她的餐具和一隻髒髒的小娃娃,她握緊左拳頭看著天空心裡想著「這一切都會過的,一定都會過的,我相信可以!我自己真得可以的!是吧?對吧?鄭婷兒?但…為什麼是我啊?為什麼?媽媽……」想著想著婷兒蹲了下來,摀住雙眼,眼角守不住淚水,逐漸的潰提……2015.1.7雨天pm16:00尚銘國民小學「婷兒~掰掰!」「婷兒,明天見喔!」「大家再見~~」婷兒開心的揮揮手對著大家說。「汪、汪、汪」一隻小白狗對著婷兒叫!婷兒拿著傘蹲了下來想為狗兒撐傘,只可惜狗兒走掉了,邊走邊看著婷兒……「小狗狗!你要去哪裡啊?等等我!」婷兒隨著小狗離開學校了。方圓500公尺處婷兒走進了一條無人的巷子,由於成年照不到陽光,巷子四周潮濕陰暗,老鼠蟑螂遊民橫行,顯得恐怖至極…正當她四處觀望的時候,狗狗已不在視線內!「狗狗,你在哪裡啊?別玩了趕快出來喔!」婷兒拱著雙手放在嘴邊呼喊著小狗……“滴…滴…滴”滴滴答答的滴水聲引起婷兒的注意,於是她往後看!「呼~~~嚇死我了!我還以為是誰呢!叔叔你們還好嗎?你全身濕濕的!來!這條大手帕給你們擦擦」婷兒貼心的遞出手帕要給眼前的這兩位遊民擦拭雨水。「嘻嘻…小妹妹,叔叔那邊(指向子母車的旁邊)有好玩的玩具喔!要不要玩啊?」遊民們對婷兒露出詭異的笑容。婷兒感到不對勁,想趕快從遊民身後跑走,但巷子實在是太狹窄,只有兩個人肩膀的寬度,她連鑽的幾會都沒有!她慌張的看了看自己背後的鐵網,應該可以爬上去跳到對面……婷兒趁遊民不注意爬上鐵網,但單憑一個小孩的速度跟力量往往還是不夠的!「想走掉啊?不陪我們玩玩嗎?蛤!!妳哪都別想去」遊民們將婷兒拖到子母車旁,輪流性侵!伴隨著淒厲的哭喊聲,喊到不能再喊的喉嚨已經沙啞,哭到無能為力的婷兒非常痛苦!「你們這些畜生!!放開我女兒……」婷兒的媽媽赤著腳手拿著包鞋跑向遊民就是一陣亂打!遊民一個接著一個的巴掌跟拳頭重重落在婷媽身上,但護女心切的婷媽用盡全力就是要將遊民打死!但…一個弱女子怎可能敵的過兩個大男人的拳打腳踢,被打的近乎奄奄一息的婷媽看著子母車旁的婷兒想伸手去擁抱她,卻被遊民一把抓住頭髮拖向大馬路!這時一台疾駛而來的轎車因雨天視線不佳沒看到婷媽,從婷媽身上撞了過去…「媽……媽!!!!」

Read More
Solo Wo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