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lease use Chrome or Firefox for better user experience!
Write a New Story!

Invite

Feedback
微黑暗

令狐翼
4Mins Each
33
ISSUES
再一次重生
Updated Aug 11, 2018
G
0
2704
1
Fantasy

這個世界共分成四界——天界、魔界、下界以及凡界。

天界上神。

魔界惡魔。

下界亡靈。

凡界六族——龍族、妖怪、鬼族、人魚、靈獸以及人類。

不同與其他五族,鬼族在過去曾是引發災厄的存在,在某一個時段,他們突然消失了。

好不容易安定下來的世界,居然在這時傳出鬼族現世的消息!?

傲嬌男陪同樂天青年一同前往一探究竟,卻意外將被封印百年的神秘人物解封,事後還被迫結伴同行。

究竟這位神秘人物的出現會引發何種風波?

這一切,將在「重生」後揭曉。

Fantasy
Fantasy
Read More
Solo Work

再一次重生

這個世界共分成四界——天界、魔界、下界以及凡界。

天界上神。

魔界惡魔。

下界亡靈。

凡界六族——龍族、妖怪、鬼族、人魚、靈獸以及人類。

不同與其他五族,鬼族在過去曾是引發災厄的存在,在某一個時段,他們突然消失了。

好不容易安定下來的世界,居然在這時傳出鬼族現世的消息!?

傲嬌男陪同樂天青年一同前往一探究竟,卻意外將被封印百年的神秘人物解封,事後還被迫結伴同行。

究竟這位神秘人物的出現會引發何種風波?

這一切,將在「重生」後揭曉。

Read More
Solo Work
冰狐
6Mins Each
11
ISSUES
【BTS同人】《病態系列》
Updated Feb 2, 2019
PG-13 Completed
4
1574
1
Slash
Short Story

「妳是我製造的人偶,我的手是控制妳的線。親手折斷妳的翅膀,讓妳無法在天空翱翔。將妳囚禁起來,把妳關進華麗的牢籠中。妳是我的籠中鳥,只能在我打造的鳥籠中。永永遠遠的生活著,直到妳生命終結為止。」當愛情悄然逝去,曾經相愛的情人,已成陌生人。而那份曾經刻骨銘心的愛,已成為恨。愛與恨只有一線之隔,愛有多深,恨就有多深。當理性被仇恨蒙蔽時,造就了無盡的瘋狂。當瘋狂與仇恨融為一體時,終究成了病態。當病態控制心靈時,最終招來了自我毀滅。曾經有過的甜蜜時光,如今成為過往雲煙。曾經有過的激情愛戀,如同塵埃般隨風飄逝。剩下的只有撕心裂肺的痛,和早已殘破不堪的心。七人七色,詮釋出七種不同型態的病態。若是你,能接受這些病態嗎?病態系列個人篇,將於近期內出現。敬請期待,病態系列。

Fanfiction
Slash
Short Story
Read More
Solo Work

【BTS同人】《病態系列》

「妳是我製造的人偶,我的手是控制妳的線。親手折斷妳的翅膀,讓妳無法在天空翱翔。將妳囚禁起來,把妳關進華麗的牢籠中。妳是我的籠中鳥,只能在我打造的鳥籠中。永永遠遠的生活著,直到妳生命終結為止。」當愛情悄然逝去,曾經相愛的情人,已成陌生人。而那份曾經刻骨銘心的愛,已成為恨。愛與恨只有一線之隔,愛有多深,恨就有多深。當理性被仇恨蒙蔽時,造就了無盡的瘋狂。當瘋狂與仇恨融為一體時,終究成了病態。當病態控制心靈時,最終招來了自我毀滅。曾經有過的甜蜜時光,如今成為過往雲煙。曾經有過的激情愛戀,如同塵埃般隨風飄逝。剩下的只有撕心裂肺的痛,和早已殘破不堪的心。七人七色,詮釋出七種不同型態的病態。若是你,能接受這些病態嗎?病態系列個人篇,將於近期內出現。敬請期待,病態系列。

Read More
Solo Work
Tempest
35Mins Each
2
ISSUES
I.C.—銀色災厄:起源(Silvery Hazard : Origin)
Updated Feb 25, 2019
PG
1
187
0
Action
Dark

故事起源:  《銀色災厄:起源》實際上是我的一篇未完成作,《銀色災厄:滅絕之日》的外傳。因為完成度較高,所以我率先發佈此故事。  《銀色災厄:滅絕之日》以及我的其他故事的簡介,可以點這裏(巴哈)查看。

雖說《銀色災厄:起源》的完成度較高,但那只限劇情上,人物塑造和字句修飾的部份我還在處理中,所以此篇的更新間隔可能不定。  我在作這故事的時候受了不少《虐殺器官》的影響,所以讀過小說版《虐殺器官》的各位在閱讀這故事時,偶爾會感到Dejavu 都不奇怪。

總之,希望各位能喜歡這故事!故事簡介:

銀色狂潮四起,生靈遭到塗炭,黑暗開始籠罩整個世界。

失去一切的少女,被神秘的部隊所拯救。

但她卻不知道,自被他們拯救起,她便正式陷入了另一片黑暗……

這是她永遠無法洗清的罪愆,亦是「她」的起源。

注意事項:

目前巴哈姆特的更新進度較多,而且也會優先分段式更新,巴哈那邊完成更新一章節後,這邊才會一次過更新(即一次更新一整章,而非「第 1.1章」、「第 1.2章」的形式更新)。

每個章節都會有「※」作為「Check point」,各位讀者可利用「Ctrl+F」功能搜尋「※」/「Check point X(X=數字)」,以快速尋回到上次停看的位置。

Sci-Fiction
Action
Dark
Read More
Solo Work

I.C.—銀色災厄:起源(Silvery Hazard : Origin)

故事起源:  《銀色災厄:起源》實際上是我的一篇未完成作,《銀色災厄:滅絕之日》的外傳。因為完成度較高,所以我率先發佈此故事。  《銀色災厄:滅絕之日》以及我的其他故事的簡介,可以點這裏(巴哈)查看。

雖說《銀色災厄:起源》的完成度較高,但那只限劇情上,人物塑造和字句修飾的部份我還在處理中,所以此篇的更新間隔可能不定。  我在作這故事的時候受了不少《虐殺器官》的影響,所以讀過小說版《虐殺器官》的各位在閱讀這故事時,偶爾會感到Dejavu 都不奇怪。

總之,希望各位能喜歡這故事!故事簡介:

銀色狂潮四起,生靈遭到塗炭,黑暗開始籠罩整個世界。

失去一切的少女,被神秘的部隊所拯救。

但她卻不知道,自被他們拯救起,她便正式陷入了另一片黑暗……

這是她永遠無法洗清的罪愆,亦是「她」的起源。

注意事項:

目前巴哈姆特的更新進度較多,而且也會優先分段式更新,巴哈那邊完成更新一章節後,這邊才會一次過更新(即一次更新一整章,而非「第 1.1章」、「第 1.2章」的形式更新)。

每個章節都會有「※」作為「Check point」,各位讀者可利用「Ctrl+F」功能搜尋「※」/「Check point X(X=數字)」,以快速尋回到上次停看的位置。

Read More
Solo Work
Kitty Hatter麻黃冥羶玄星瑀
+2
8Mins Each
6
ENTRIES
野獸的囚籠
✪ Submission Closed
PG
19
529
21
Community
Vote

請將自己以野獸的角度來寫,這裡的野獸與囚籠可以是一種情境,不一定是真的野獸跟囚籠

故事內容不分、級別不分、長度不分,最多人喜歡者獲勝,無獎金

一樣,大家開心最重要~

Flash
Community Vote
Read More

野獸的囚籠

請將自己以野獸的角度來寫,這裡的野獸與囚籠可以是一種情境,不一定是真的野獸跟囚籠

故事內容不分、級別不分、長度不分,最多人喜歡者獲勝,無獎金

一樣,大家開心最重要~

Read More
星空刘痴糖
1Min Each
0
ISSUES
失憶症
Updated Mar 30, 2019
PG-13
1
66
11
Mythology
Dark

“嘿!你聽說了嗎?”

“聽說啥?”

“就那個瘋子啊,今天一大清早的又發起瘋來”

“啥勒,還以為多大的事,瘋子瘋他的,關我啥?”

“不得了不得了!!都鬧出人命了還讓他瘋?!不要命了啊!!”

“蛤?!!瘋子殺人了?!”

_____

畫面斷斷續續,令人難以理解...

_____

“風梓,如果有一天我消失不見了,

你會怎麼做?”

“傻瓜,當然是找你啊!

不管是天涯海角,我都會踏過,

你只需要乖乖的待著就行”

“恩!我相信你的,打勾勾!”

“都幾歲了還打勾勾啊!嘶~疼疼!行我勾”

_____

“風梓,幫我買糖葫蘆~”

“諾”

“你為何要把人家的整個小攤位買下...”

“讓你吃個夠”

_____

“風梓,這裡的煙火真漂亮,我們下次再來吧!”

“你去哪我就去哪”

_____

“風梓,其實我是遠古家族的後裔..”

“遠古家族怎麼了?你一樣是我的未婚妻”

“呆子!!長老們要是知道你是我未來夫君,

我們就完蛋了!”

“那還不成,待我修為練成帝王級,

還有誰能阻止我們?”

_____

“風梓,你快快藏身,要是被他們發現就糟了!”

_____

“彭!!!!!”

“風梓!!!!”

_____

“醒醒啊,不要拋下我一個人..

算我求你了...”

_____

“風梓...”...

“風梓...”...

_____

“我這是在哪..?”

_____

“大哥哥你的身上怎麼都是番茄醬啊?”

“咦...?番茄醬?!”

“年輕人不好意思阿,我家小孩不會說話”

“阿沒事的,您不用太在意”

_____

“...風梓,你要來找我

約好的唷!”

Romance
Mythology
Dark
Read More
Solo Work

失憶症

“嘿!你聽說了嗎?”

“聽說啥?”

“就那個瘋子啊,今天一大清早的又發起瘋來”

“啥勒,還以為多大的事,瘋子瘋他的,關我啥?”

“不得了不得了!!都鬧出人命了還讓他瘋?!不要命了啊!!”

“蛤?!!瘋子殺人了?!”

_____

畫面斷斷續續,令人難以理解...

_____

“風梓,如果有一天我消失不見了,

你會怎麼做?”

“傻瓜,當然是找你啊!

不管是天涯海角,我都會踏過,

你只需要乖乖的待著就行”

“恩!我相信你的,打勾勾!”

“都幾歲了還打勾勾啊!嘶~疼疼!行我勾”

_____

“風梓,幫我買糖葫蘆~”

“諾”

“你為何要把人家的整個小攤位買下...”

“讓你吃個夠”

_____

“風梓,這裡的煙火真漂亮,我們下次再來吧!”

“你去哪我就去哪”

_____

“風梓,其實我是遠古家族的後裔..”

“遠古家族怎麼了?你一樣是我的未婚妻”

“呆子!!長老們要是知道你是我未來夫君,

我們就完蛋了!”

“那還不成,待我修為練成帝王級,

還有誰能阻止我們?”

_____

“風梓,你快快藏身,要是被他們發現就糟了!”

_____

“彭!!!!!”

“風梓!!!!”

_____

“醒醒啊,不要拋下我一個人..

算我求你了...”

_____

“風梓...”...

“風梓...”...

_____

“我這是在哪..?”

_____

“大哥哥你的身上怎麼都是番茄醬啊?”

“咦...?番茄醬?!”

“年輕人不好意思阿,我家小孩不會說話”

“阿沒事的,您不用太在意”

_____

“...風梓,你要來找我

約好的唷!”

Read More
Solo Work
橘子樂園
9Mins Each
22
ISSUES
山丘之歌
Updated Jun 1, 2019
PG
167
2760
227
Tragedy

《修稿中,暫停更新》

總閱讀數破1000了!(拍手拍手拍手手)感謝大家支持,慶祝番外構思中

​​​​​​​番外和插曲傳送門在這兒:

https://www.penana.com/story/48788/%E5%B1%B1%E4%B8%98%E4%B9%8B%E6%AD%8C-%E6%8F%92%E6%9B%B2/toc

----------------------------------

魔法師和凡人,兩個互相對立的種族,從以前開始便一直在戰爭狀態。

世界從此變得荒蕪,天空和海被染成紅黑色。

無人記得戰爭的理由,只盲目的成為戰爭工具。

凡人分隊將軍向魔法師分隊司令官提出厭倦了戰爭的想法,提出和平活下去的方案。

由魔法師分隊以防禦為名的盾騎士張開屏障,在屏障下建造讓下屬們在戰爭下受隔絕、不問世事的村子—阿爾巴內亞。

魔法師司令官瞇眼望著面前的男性,「你以為用戲言能欺騙我?愚昧的凡人。」

他淡笑,「被稱為染血魔女、魔法師司令官啊,其實你也在尋求安穩吧?」

她,答不出話。

.

「我憎恨,我嫉妒,我討厭⋯⋯

為什麼守護大家的人會被遺忘?

我哭泣,我哀傷,我憤怒⋯⋯

為什麼要一直失去重要的事物?

要是離開戰爭就讓人忘記珍惜,

那,大家一起重回戰場吧。

讓所有時間⋯⋯停留在這刻。」

五十年後,一直張開屏障保護所有人的魔法師接受了邪道的言語,以收回屏障的行動向世界申訴。

即使信任的人墜落、村子被毀於戰火下,司令官和將軍還是不失希望守護他們的子民去避難。

以失去大半數騎士、將軍昏睡不醒為代價,新阿爾巴內亞總算建好在妖精的庇護下。

由守護者—迪莉絲張開屏障守護逃離戰場的人們。

..

「咦?這是歷史?」

機械少年望著小城堡內的壁畫,歪起頭沉思。

「跟知道的有點⋯⋯」

眨起機械眼睛,回過神來,辛羅發現身邊人不見了。

「唔⋯⋯小迪又亂跑。」

伴隨著嘆息,辛羅離開了城堡。

今天,又是新阿爾巴內亞平靜的一天。

...

然而,並沒有永遠不變的事物。

入侵者注視著被隱瞞在棺木裡的事實,

過去的亡靈在少女悲慟的哭聲中蠢蠢欲動,

機械被仇恨拆下、毀壞,

守護在黑暗中被瓦解。

如果能重來一次,

希望妖精的女神能祝福悲劇的主角們。

Fantasy
Tragedy
Read More
Solo Work

山丘之歌

《修稿中,暫停更新》

總閱讀數破1000了!(拍手拍手拍手手)感謝大家支持,慶祝番外構思中

​​​​​​​番外和插曲傳送門在這兒:

https://www.penana.com/story/48788/%E5%B1%B1%E4%B8%98%E4%B9%8B%E6%AD%8C-%E6%8F%92%E6%9B%B2/toc

----------------------------------

魔法師和凡人,兩個互相對立的種族,從以前開始便一直在戰爭狀態。

世界從此變得荒蕪,天空和海被染成紅黑色。

無人記得戰爭的理由,只盲目的成為戰爭工具。

凡人分隊將軍向魔法師分隊司令官提出厭倦了戰爭的想法,提出和平活下去的方案。

由魔法師分隊以防禦為名的盾騎士張開屏障,在屏障下建造讓下屬們在戰爭下受隔絕、不問世事的村子—阿爾巴內亞。

魔法師司令官瞇眼望著面前的男性,「你以為用戲言能欺騙我?愚昧的凡人。」

他淡笑,「被稱為染血魔女、魔法師司令官啊,其實你也在尋求安穩吧?」

她,答不出話。

.

「我憎恨,我嫉妒,我討厭⋯⋯

為什麼守護大家的人會被遺忘?

我哭泣,我哀傷,我憤怒⋯⋯

為什麼要一直失去重要的事物?

要是離開戰爭就讓人忘記珍惜,

那,大家一起重回戰場吧。

讓所有時間⋯⋯停留在這刻。」

五十年後,一直張開屏障保護所有人的魔法師接受了邪道的言語,以收回屏障的行動向世界申訴。

即使信任的人墜落、村子被毀於戰火下,司令官和將軍還是不失希望守護他們的子民去避難。

以失去大半數騎士、將軍昏睡不醒為代價,新阿爾巴內亞總算建好在妖精的庇護下。

由守護者—迪莉絲張開屏障守護逃離戰場的人們。

..

「咦?這是歷史?」

機械少年望著小城堡內的壁畫,歪起頭沉思。

「跟知道的有點⋯⋯」

眨起機械眼睛,回過神來,辛羅發現身邊人不見了。

「唔⋯⋯小迪又亂跑。」

伴隨著嘆息,辛羅離開了城堡。

今天,又是新阿爾巴內亞平靜的一天。

...

然而,並沒有永遠不變的事物。

入侵者注視著被隱瞞在棺木裡的事實,

過去的亡靈在少女悲慟的哭聲中蠢蠢欲動,

機械被仇恨拆下、毀壞,

守護在黑暗中被瓦解。

如果能重來一次,

希望妖精的女神能祝福悲劇的主角們。

Read More
Solo Wo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