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lease use Chrome or Firefox for better user experience!
Write a New Story!
Popular Tags
What Others Are Reading

Feedback
清水向

夏洛
7Mins Each
5
ISSUES
青梅、竹馬、戀愛史
Updated Mar 28, 2018
G
28
1320
6
Slash
School

主角:冬X夏

注意!雖然主要是甜文但是微虐!

余夏(疑惑):「小冬~嗯?你臉好紅?發燒?」

蘇致冬(冷臉):「……閉嘴。」

余夏:「嗚嗚~」

蘇致冬:「……」

蘇致冬(淡然):「需要我幫你閉嘴?」

余夏(臉紅):「呃,不、不用吧……」

Romance
Slash
School
Read More
Solo Work

青梅、竹馬、戀愛史

主角:冬X夏

注意!雖然主要是甜文但是微虐!

余夏(疑惑):「小冬~嗯?你臉好紅?發燒?」

蘇致冬(冷臉):「……閉嘴。」

余夏:「嗚嗚~」

蘇致冬:「……」

蘇致冬(淡然):「需要我幫你閉嘴?」

余夏(臉紅):「呃,不、不用吧……」

Read More
Solo Work
異次元裡的黑白小丑
10Mins Each
7
ISSUES
同居日記
Updated Aug 7, 2017
PG-13
3
1378
2
Family
Short Story

賈曼・溫格

我很快從這種忘卻的麻木中醒過來.我匆匆的重構了一段記憶,一團亂麻。從我身心裡並發出一個(經典性)字眼;歎息。「為眼前的實體而歎息」,陰陽人的兩半各自為了對方而嘆息,好像各自吐出的氣息殘缺不全,試圖尋求與對方交融,一個互相擁抱的意向,兩個形象在此融為一體。

海妲・蓋博勒

「我愛你」,這第一聲誓盟發出時並沒有什麼意思;而只不過是通過一種令人費解的途徑不斷重錄一個不算新鮮的消息----聽起來那麼平淡----(這幾個字恐怕連資訊都沒有包含)。我反覆念叨這句話,而絲毫不著邊際;這句話來自語言,然後揮發開去----哪兒去了?

利央・奧薇麗曼斯基

我是個「易怒又心存戒心的人」,我沒有皮膚(除非那是為了接受愛撫)。談到愛情,那就別提什麼羽翼豐滿了,戀人只能是無皮漢。

(以上文字取自《戀人絮語》--羅蘭・巴特)

這是一齣群像劇,關於什麼是愛情:

抽一支菸,到一半時塞進對方嘴裡,要求他抽完,

又或者,可以塞進對方身體裡的不止是菸。

從海妲與賈曼開始,關於什麼又是友情;

你無法說出「我愛你」,說出「我愛你」也綁不住對方,

你期待某種永恆,在無花果樹間尋花,沒找著花卻依然得著碩果。

三十篇同居的日記,傾聽什麼是家、社會、性別;

最早人類習得孤獨,所以有了家,

因為人類看清了家人和非家人之間親疏有別,有了社會;

最後人類需要區分彼此,生孩子與不生孩子的,所以有了性別。

沒有閱讀順序,沒有必要探究前因後果,你說我這順序有誤:

人生而孤獨,誰也逃不了;

人活著總會經歷人生,你可以選擇在社會中經歷,也可以選擇逃離,但你總要經歷過才知道自己為何要逃;

家與社會有其存在的因果必然,然而性別,

性別並非絕對必要。

Romance
Family
Short Story
Read More
4 Collaboration Spaces Available

同居日記

賈曼・溫格

我很快從這種忘卻的麻木中醒過來.我匆匆的重構了一段記憶,一團亂麻。從我身心裡並發出一個(經典性)字眼;歎息。「為眼前的實體而歎息」,陰陽人的兩半各自為了對方而嘆息,好像各自吐出的氣息殘缺不全,試圖尋求與對方交融,一個互相擁抱的意向,兩個形象在此融為一體。

海妲・蓋博勒

「我愛你」,這第一聲誓盟發出時並沒有什麼意思;而只不過是通過一種令人費解的途徑不斷重錄一個不算新鮮的消息----聽起來那麼平淡----(這幾個字恐怕連資訊都沒有包含)。我反覆念叨這句話,而絲毫不著邊際;這句話來自語言,然後揮發開去----哪兒去了?

利央・奧薇麗曼斯基

我是個「易怒又心存戒心的人」,我沒有皮膚(除非那是為了接受愛撫)。談到愛情,那就別提什麼羽翼豐滿了,戀人只能是無皮漢。

(以上文字取自《戀人絮語》--羅蘭・巴特)

這是一齣群像劇,關於什麼是愛情:

抽一支菸,到一半時塞進對方嘴裡,要求他抽完,

又或者,可以塞進對方身體裡的不止是菸。

從海妲與賈曼開始,關於什麼又是友情;

你無法說出「我愛你」,說出「我愛你」也綁不住對方,

你期待某種永恆,在無花果樹間尋花,沒找著花卻依然得著碩果。

三十篇同居的日記,傾聽什麼是家、社會、性別;

最早人類習得孤獨,所以有了家,

因為人類看清了家人和非家人之間親疏有別,有了社會;

最後人類需要區分彼此,生孩子與不生孩子的,所以有了性別。

沒有閱讀順序,沒有必要探究前因後果,你說我這順序有誤:

人生而孤獨,誰也逃不了;

人活著總會經歷人生,你可以選擇在社會中經歷,也可以選擇逃離,但你總要經歷過才知道自己為何要逃;

家與社會有其存在的因果必然,然而性別,

性別並非絕對必要。

Read More
4 Collaboration Spaces Avail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