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lease use Chrome or Firefox for better user experience!
Write a New Story!

Invite

Feedback
道教

怡紅墨魁
9Mins Each
7
ISSUES
截教八十七諸仙譜
Updated Apr 9, 2018
R
19
959
5
Mythology
Action

所謂綠樹蔭蔭藏黃枝,青蓬密密夾黑蓮,截教一派從來未見幾多得道真人,反而屢出走火入魔又道法高強的妖人為害人間,有的修為低的,道法小成便作賊行奸,若跟著嚴厲的仙師,輕則被剁去靈根,逐出師門,重則當下仙法剃頭,身首兩分;有的仙長或而良善或而護短,便也容著門下四出作孽。

於是截教立門袓師烏鳥真仙莫青雲道亳一轉,畫出一卷八十七諸仙譜,當下道統分明,非承八十七位仙長之緣,不得妄報截教真仙之號。

此卷在仙凡兩界廣傳三百年有多,後有柳鏡天魔火燒念慈寺,仙譜從此不知下落,如今輾轉竟然落在某怡紅快綠的一位紅牌阿姑手中,風塵婦人不知凶險,又將之掛在閣樓樑下,遠對住掌櫃檯後一串群芳譜,我此略知仙家恩仇的江湖小輩卻嚇得膽戰心驚,欲勸阿姑把畫收好,又被索要百兩白銀。

如今墨魁公子在此茶館開壇說書,好讓銀兩備足,還望各路英雄好漢多多打賞,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功德無量,老少平安!

且慢!說是小生裝神弄鬼,假借慈善詐騙酒錢?

放屁放屁!先放下救命銅錢,且聽小生講這截教八十七諸仙之逸事秘聞!

Wuxia
Mythology
Action
Read More
Solo Work

截教八十七諸仙譜

所謂綠樹蔭蔭藏黃枝,青蓬密密夾黑蓮,截教一派從來未見幾多得道真人,反而屢出走火入魔又道法高強的妖人為害人間,有的修為低的,道法小成便作賊行奸,若跟著嚴厲的仙師,輕則被剁去靈根,逐出師門,重則當下仙法剃頭,身首兩分;有的仙長或而良善或而護短,便也容著門下四出作孽。

於是截教立門袓師烏鳥真仙莫青雲道亳一轉,畫出一卷八十七諸仙譜,當下道統分明,非承八十七位仙長之緣,不得妄報截教真仙之號。

此卷在仙凡兩界廣傳三百年有多,後有柳鏡天魔火燒念慈寺,仙譜從此不知下落,如今輾轉竟然落在某怡紅快綠的一位紅牌阿姑手中,風塵婦人不知凶險,又將之掛在閣樓樑下,遠對住掌櫃檯後一串群芳譜,我此略知仙家恩仇的江湖小輩卻嚇得膽戰心驚,欲勸阿姑把畫收好,又被索要百兩白銀。

如今墨魁公子在此茶館開壇說書,好讓銀兩備足,還望各路英雄好漢多多打賞,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功德無量,老少平安!

且慢!說是小生裝神弄鬼,假借慈善詐騙酒錢?

放屁放屁!先放下救命銅錢,且聽小生講這截教八十七諸仙之逸事秘聞!

Read More
Solo Work
Ferris Solanaceae Forest
5Mins Each
1
ISSUE
你好,我是月老。
Updated Jan 19, 2019
G
1
90
0
Humor
Mythology

等一下,你們不會還認為現在的神仙還穿古代衣服甚麼的吧…鳴哇…真落後的想法啊…

雖然都是出自這個夢想是作家跟遊戲制作人的腦中,可是我可不是那個手拿一頓重的因緣薄,然後下巴留著一米長的白髮,再紮好頭髮,最後對著人露出慈祥的笑容。(雖然那個是我老闆的老闆)

但我!可是一個白髮大帥哥,年齡大概是三十多歲左右的設定啦。

之後,那本一頓重的因緣薄,其實不只有一頓。月老會把因緣薄分給地方的月老,依然著能力分配。而我,分到了一本雜誌的厚度,大小跟100O的大小差不多。

不過,別看小我,光是這本因緣薄就負責居住在將○澳區的所有因緣薄。不只是人!!也包括了寵物跟流浪貓狗之類。這樣都已經夠我消耗半個神生了啊,看著一對對情侶幸福快樂在一起,確實是令人安慰。

只是唯一的問題是我是新上任的月老,而我上任月老是任滿才投胎。不過啊,他在任的時,將O澳還沒發展起來,他的因緣薄感覺就只有小冊子大小啊…

Comedy
Humor
Mythology
Read More
Solo Work

你好,我是月老。

等一下,你們不會還認為現在的神仙還穿古代衣服甚麼的吧…鳴哇…真落後的想法啊…

雖然都是出自這個夢想是作家跟遊戲制作人的腦中,可是我可不是那個手拿一頓重的因緣薄,然後下巴留著一米長的白髮,再紮好頭髮,最後對著人露出慈祥的笑容。(雖然那個是我老闆的老闆)

但我!可是一個白髮大帥哥,年齡大概是三十多歲左右的設定啦。

之後,那本一頓重的因緣薄,其實不只有一頓。月老會把因緣薄分給地方的月老,依然著能力分配。而我,分到了一本雜誌的厚度,大小跟100O的大小差不多。

不過,別看小我,光是這本因緣薄就負責居住在將○澳區的所有因緣薄。不只是人!!也包括了寵物跟流浪貓狗之類。這樣都已經夠我消耗半個神生了啊,看著一對對情侶幸福快樂在一起,確實是令人安慰。

只是唯一的問題是我是新上任的月老,而我上任月老是任滿才投胎。不過啊,他在任的時,將O澳還沒發展起來,他的因緣薄感覺就只有小冊子大小啊…

Read More
Solo Wo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