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enana
search
Loginarrow_drop_down
Registerarrow_drop_down
Please use Chrome or Firefox for better user experience!
璃殤
Joined Feb 12, 2019
璃殤
Leisure Writer Reader
From Taiwan Female Born 8th Nov
Fanfiction
Romance
Short Story
1 ISSUE
戀與製作人同人文 《我只要妳》李澤言X悠然

第一人稱視角(我=悠然≠作者),有感而發的小故事,跟主線劇情無關,希望大家喜歡!

李澤言,悠然。

華銳總裁,影視公司小老闆。

上司,下屬。

這就是全部了,不能再妄想。

擱下筆,我看著自己在紙條上寫的四行字。

字和字之間的空隙,狹小又接近。

然而自己和他,總是相隔那麼遠。

不可否認,我喜歡李澤言。

長時間的相處下來,我知道他外表冷漠疏離,說話又毒舌,很討人厭。

但其實,在褪去了那張不苟言笑的撲克臉後,溫柔總是若有似無的映在他眸底,化成嘴角的弧度,柔和了他凌厲的輪廓。

喜歡看他在暈黃的燈光下熟睡的模樣,雖然難掩去工作帶來的疲憊,卻又像個孩子,毫無防備。

喜歡看他圍著圍裙從Souvenir的廚房裡端出布丁,坐在我身旁陪我一起吃的時光,那時,他的薄唇微揚,勾勒出好看的線條。

喜歡聽他對自己毒舌,即使令我生氣,在那暗藏調侃和戲謔的語氣裡,仍感受到一份溫暖的關懷。

任性、傲嬌、耍嘴皮子。

溫柔、體貼、暖若冬陽。

截然不同的性格同時出現在他身上,沒有絲毫違和感。

突然想起羅嘉藐視的眼神、惡毒的話語,那一句「他、是、我、的!」使我怯懦起來。

那些濃妝艷抹、有權有勢、精明幹練的女人,比較適合他吧。

自己從頭到尾,都沒有擦足的餘地。

我懦弱地把頭抵在弓起的膝蓋上,雙手圈住膝蓋,在客廳角落蜷縮成一團,任眼淚滑過臉龐。

到底在幻想什麼?

李澤言於我的那些溫柔,逢場作戲罷了。

伴隨著自暴自棄的淚水,是遲來的倦意。

-------------------------------------------------------------------------------

再次醒來的時候,已是黃昏時分,接近傍晚。

揉揉眼睛,環顧四周,是在自己的房間裡。

「唔......我怎麼會在房間裡?」喃喃自語著,我起身來到了客廳,卻是一愣。

李澤言坐在我家沙發上,眉頭深鎖,銳利的黑眸直盯著他手裡那張皺巴巴的字條。

那是......我寫的字條!

聽見了開門的聲音,他抬頭,我們視線相撞,氣氛頓時顯得尷尬。

「李總......」

「悠然。」

他打斷我的話,低沉的嗓音輕輕喚了我一聲。

「嗯?總裁有什麼吩咐?」

他起身,走到我面前站定,我低頭想迴避他的視線,下頷卻被他粗糙溫暖的手掌勾起。

「華銳集團、影視公司,上司、下屬,這就是妳認為的......我們之間的關係?」

聽到他質問般的語氣,冰冷平穩的聲線中因蘊含著憤怒而有了一絲起伏。

李澤言生氣了?為什麼呢?

望進他漆黑如墨的眼眸裡,眸底似乎閃爍著隱忍的怒意。

「不然李總和我......應該是什麼樣的關係呢?」

李澤言有些愣住了,他伸手,指腹拂過我的臉龐我才意識到我哭了。

一股力量拉扯,使我驟然往前。

我被李澤言擁在懷裡。

「笨蛋,」他縮緊了禁錮住我的手臂,把臉埋在我的肩上「我喜歡妳。」

剎那間,彷彿一切靜止。

與他的點點滴滴,如潮水般向我襲來,將我淹沒。

原來,那些看似冷漠的關懷,不經意流轉的溫柔,被包裹在怒意下的擔憂,都是因為......喜歡嗎?

淚水濡溼了他襯衫的衣領,我慌忙得離開他的懷抱,想要幫他擦乾。

但李澤言又勾起了我的下頷,緩慢地朝我靠近。

唇瓣覆上了一層柔軟,牙關被舌頭撬開。

翻攪,糾纏,吸吮,喘息。

綿長而甜蜜的吻,難以平息悸動的心。

一吻之後,李澤言摟我入懷,在我耳畔低語。

「我不管妳聽到了什麼,誤會了什麼,妳只要記住一件事。」

「嗯?」

「我只要妳。」

他唇角微揚,是一抹淺笑。

「嗯,我知道了。」我笑著依偎在他懷裡,他揉了揉我的頭髮。

只要有你,足矣。

【END】

G
3
1.8K
0
FAQ · Feedback · Privacy · Terms

Penana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