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enana
search
Loginarrow_drop_down
Registerarrow_drop_down
Please use Chrome or Firefox for better user experience!
檸檬小可愛
Joined Feb 13, 2019
檸檬小可愛
Male Born 11th Jul 2005
General
1 ISSUE
傑傭

  "奶布...我好無聊啊..."低沉的男聲從我身旁傳來。  "...奶你大頭,說過很多次了,我叫奈布!是奈!不是奶!"我對他大吼著  我叫奈布.薩貝达,是名獄警,說簡單點就是負責看管囚犯的人。  s國的第五監獄有些特別,一樓關一個人,待遇是十分的好,為此也有許多人抗議,但都被政府強行壓制住了。  喔!對了,我負責的囚犯,也就是我旁邊在嚷嚷的這位,他叫傑克(真名我也不知道)長得挺高的,也挺帥的...  "好啦~親愛的奶布,我們今天要做什麼?"他坐在床上抱著枕頭,嗯…好可愛        "...我不想糾正你了啦!"我翻了翻簿子"唔...今天沒幹嘛呢…中午時吃個飯就要回來了"走過去在他身旁,並被他摟入懷中。我象徵性的掙扎一下  "唔...離中午還有好久喔…那...奶布~~"啊啊啊!完了,每當他露出軟軟的表情,用軟軟的聲音叫我的名字,我就受不了了啊啊啊!只是...每次當他這樣...就是要發情了啊!  我從他懷中站了起來,看向他,果不其然,那裡...挺的起來...  "你...你...你個大畜牲!"我對他大吼著,哇...我滴天呀…  傑克溫柔的把我拉入懷中,親了親我的眼尾"呵呵...那我也只對你一人發情呀…奶布"果不其然,傑克很滿意的看著奈布的臉紅了起來,啊…我的奶布真是容易害羞呀…--------------+-+-----------------------------------------------------------  "額...額!"在我發楞的空檔傑克突然把手銬,銬在了我的手上和床頭。  "天...傑克!放開我,你就算想也不要用這種方式!"我掙扎著,只不過這貌似在他的眼裡好像...只是情趣?!  "奶布~拜託啦~就今天而已...讓我玩玩啦…我們都沒體驗過,你不覺得刺激嗎?"他壞壞的笑了起來,真的...是十分的好看。  "那...就這一次而已,下不為例!"最後我還是妥協了,嗯…絕對不是美色的關係!  "那...奶布,既然你答應了...那就...再允許我一個要求吧~"傑克的聲音變得像大提琴般低沉好聽。  不知何時,我警服上的領帶跑到了他的手裡。  "啊…天..."什麼時候!我也太沒戒心了!但是我對他怎麼可能會有戒心啊…  ...果然!!!我應該對他有戒心的!看看!我現在臉上矇的是什麼?!  "傑克!!"我忍無可忍的爆吼。"為什麼我看不到了?!你拿什麼矇我!"  眼前一片漆黑,使得我的感官全部都變得敏感了。  "奶布...你都答應我一個要求了,也不差這個了吧..."傑克的聲音又軟了下來,軟萌軟萌的。  隨著話音落下,我突然覺得嘴上冰冰涼涼的很是舒服。  唔...沒想到傑克的唇...好涼好薄啊…好...好舒服,我忍不住呻吟了一下。  "啊…"這是我...我的聲音嗎?怎麼可能!  像剛出生的小奶狗嗚咽一樣!!!  我趕緊抿起嘴巴不讓更多的聲音溢出。  "奶布...不要在抿了...我想聽,很好聽的"奈布的呻吟聲像是給了傑克莫大的鼓舞(?)  我小心翼翼的把嘴巴張開,好...吧…我自己也覺得悶,哼...才不是因為傑克的話呢!  傑克再次吻上了奈布的唇,不過這次不在是溫柔又小心翼翼的吻了,是帶著侵略,佔有慾的吻,他深入奈布的口中,大肆侵略著每一個地方。  奈布覺得自己真的快要沒氣到要升天了,不由得咬了下傑克。  好不容易傑克終於放開了我的嘴唇,卻...卻轉而攻向了我的衣服...!?  "傑...傑克"  傑克的速度很快,三兩下我就被剝了個精光,而皮膚因為沒了衣服這一層,感到冰冷。  "嗯,我在。"傑克更加的抱緊了我,他的身體比我更燙些,這樣緊貼著身體,倒讓我不那麼冷了。  話說...傑克你脫衣服的速度有那麼快嗎...有那麼快嗎?!你是不是每天都在演練脫我衣服啊?!這速度也就幾秒而已吧?!  當然這些話,我只能在心理想罷了,說出來...說出來...怎麼可能問傑克這些啊!  "啊…"乳首上輕微的疼痛打斷了奈布腦內的吐嘈。  "傑...傑克...你...啊…啊…"別在啃了啊!  "奶布...你這...挺軟的唉..."語畢後甚至還吹了下氣。  傑克的話使的奈布本就紅通通的臉更紅了,像似要滴出血似的。  傑克沒有在這停留太久便轉移了陣地,他慢慢的往下移,直至臉不小心磨蹭到了奈布的稚嫩。  "奶布呀…你這的顏色倒是挺淺的呀…粉粉的"     傑克開始套弄起奈布的稚嫩,使得奈布話都說不好了,只能發出咿咿呀呀的聲音。  奈布到底是不常這樣用過自己,這樣的感覺很是陌生,沒多久便昂著頭顱繳械投降在傑克的手裡了。  傑克並沒有給奈布太多喘息的時間,便把奈布的雙腿架在自己的肩上埋頭在奶布的雙腿間用舌頭幫奈布擴張。  "傑...傑克,你不要這樣...髒。"傑克的舌頭十分的靈活,奈布很快的又射了一次。  "不髒的,我的奶布身上的每一個地方,都很乾淨,很漂亮的。"說著,傑克還像個虔誠的信徒般,跪坐在奈布的腳前彎下腰來,一根一根仔細的親吻舔舐。  "啊啊…"眼睛被被綁住,手又被綁住了無法推拒他,只能任由羞恥的感覺無限的放大。  傑克覺得差不多了便吻了吻奈布道:"奶布...行了嗎?我...我可以進去了嗎?"  奈布覺得自己現在要瘋了,這種事情你居然問我?!還有你吞嚥的聲音真的很大聲...  "你愛進不進,隨便你"憋了半天只憋出了這一句,難不成要在這麼羞恥的情況下讓我說[好,你進來吧!]或[來吧!]這麼奇怪的詞嗎?  "好,那奈布我...進去了...你別崩那麼緊啊…會受傷的"拍了拍奈布的屁股,慢慢把自己的昂揚挺進去。  奈布深呼吸試圖要放鬆身體,但那窄小的地方要容納下巨物也是十分的難。  傑克看著那麼努力,心理那是萬分的心疼啊…可一方面又十分的自豪,自己的媳婦真的可愛...  保持著[早痛晚痛都得痛]的想法,傑克一個挺身,將分身全部擠了進去。  "呀啊…嗯…"奈布忍不住的叫了一聲。  "奶...奶布啊…你放鬆一下,很緊"  ...臭傑克!禿頭傑克!沒看到我在放鬆了嗎!啊?!  奈布抬起頭在傑克的肩上咬了一口,哼哼…知道我的厲害了吧!疼吧...活該啦!  隨著傑克努力不懈的開拓與愛撫,傑克也越發的順暢。  傑克突然將奈布翻了過去跪趴在床上,開始猛烈的撞擊。  對此,奈布也只能胡亂的搖著頭哭喊著"不要了"與呻吟,生理性的淚水也打溼了領帶,將眼睛的輪廓描繪出來。  奈布窄小的地方被弄得一塌糊塗,也在傑克的撞擊下,繳械了一次又一次,傑克還是沒有要洩出慾望的樣子。  在奈布又要再一次繳械的時候,傑克突然握住奈布的稚嫩,堵住它上方小巧的鈴口。  "嗯…嗯啊...唔...傑克...嗯嗯…怎麼了?"奈布喘著問傑克。  "要去...就一起去"說罷,便又繼續大力的擺弄。  "嗯…啊啊...傑克不...不要了"  "唔...傑克...我真的不行了..."  "傑克..."  "傑克..."  .  .  .  在奈布第N次跟傑克求饒時,傑克終於繳械了...  傑克看著身下人(奈布),手被手銬銬著,已經有些通紅了,眼睛上的領帶被淚水打溼,身體上面青青紫紫的(傑克捏的),甚至還佈滿著草莓斑駁的痕跡,唔...在往下看看。  修長漂亮的大腿上也被種滿了草莓,往裡看...我去,那因為剛剛的運動而變得紅腫,白液也從裡面流了出來...鼻子熱熱的...摸了摸,好險,沒流鼻血。  幫奈布拿開濕黏的領帶,露出奈布淚眼婆娑(?)的眼睹,真好...我可以看得到,也只有我可以看的到的奈布這可愛的一面。  "看什麼看,還不快抱我去洗澡?真是,看你幹的好事,濕濕黏黏的!"奈布瞪了傑克一眼,同是男人,為什麼!為什麼時間上就差那麼多! "好的...親愛的奶布...我這就帶你去洗澡!"抱起奈布往浴室走去,沒有絲毫的不高興。   啊…奈布就連瞪人也好好看啊!這就是所謂的情人眼裡出西施嗎…  這個澡...洗的很久...因為傑克忍不住自己的慾望,所以,奈布,遭,殃,了。  傑克抱著熟睡的奈布,覺得十分的幸福,等到明天早上時,我的皮皮布還不知道要怎麼鬧呢…光是想想就忍不住笑了出來。        

G Completed
6
1.6K
0
FAQ · Feedback · Privacy · Terms

Penana © 2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