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enana
search
Loginarrow_drop_down
Registerarrow_drop_down
Please use Chrome or Firefox for better user experience!
  • Writer
    弄墨
    弄墨
    平凡的90後社畜,正職翻譯,以寫作點綴生活,澆灌心靈。用心書寫每一個或悲或喜的故事,希望帶讀者沉浸在筆墨世界中,感受到最真摯的愛與共鳴。

    主力創作正劇向BL小說,涉獵多種題材。

    現為Penana駐站作家

    ◉ 個人網頁:https://portaly.cc/quill_driver
    ◉ Discord粉絲群:https://discord.com/invite/p3YwczcHk7
    See more
Report this story
參商
PG-13 On Break
47.3K
40
308
8.9K
233

【仿宋代唯美古風】X【大格局權謀戰爭】

來一場穿越之旅,聽一段未收錄在史書裡的故事……

李謹言活了十八年,溫馴聽話了十八年,頭一回違拗父親。盛怒的父親揪他進了祠堂,要他在李家先祖的畫像和牌位前認錯,可他死活不肯跪,被瓷瓶砸穿了頭,再睜開眼時竟已身處八百年前的燕代,換了副更年少、更弱不禁風的身體,名字卻沒有變,同樣叫李謹言。

這時代剛好有一個同名同姓的李謹言,在史書上只出現過一回,雖是野史,卻記敘得頗為仔細,說這李謹言死於鑫人擄走北燕皇族的時期,不肯跪,也不肯替外族起草詔書,於是在仇家蕭無羈的千刀萬剮之下一命嗚呼。

《珉琰稗史》有云:「完顏阿察那令琰帝、后、諸嬪妃、帝子、帝姬赤身披羊皮,面朝鑫宗廟叩拜,跪伏繞軍帳三日,稱牽牲禮。又令御史臺監察御史李謹言擬詔封二帝為昏愚公、昏幽侯。李謹言投筆於地,曰:『死即死耳,詔不可草』,怒斥下跪諸臣,無一人敢應答。完顏阿察那命磔於帳,黑狼軍統領蕭無羈曾為李氏所辱,其人睚眥必報,請刃之。慨然就死,曰:『刑鉞加身抑又何懼?以此殉君兮抑又何求?骨肉終須朽也,惟願碧血丹心不朽於世!』蕭無羈遂引刀寸磔之,肌肉盡去而視明猶存,氣息未絕,且哭且罵,其聲淒切,自午正起,至子時三刻方絕,時年未及弱冠。是夜君臣皆悲泣不止。」

頭破血流的滋味不好受,凌遲之刑想必痛苦百倍。李謹言不想再活受罪,打定了主意:既然禍從「辱」起,那麼自己碰見這個愛記仇的蕭無羈時,對他好一些,不就行了?

◉ 書名「參商」讀作 sam1 soeng1/ㄕㄣ ㄕㄤ,出自杜甫《贈衛八處士》的前半「人生不相見,動如參與商。今夕復何夕,共此燈燭光」。意譯如下:人生多別離,不能常相見,就像參星居西,商星居東,此出而彼沒。今夜是什麼日子,如此難得,竟能與你挑燈敘衷情。

◉ 歷史改編大亂燉,請勿深究

◉ 封面人物及插圖為AI生成

◉ 逢週六23:00更新


【休息中,完稿後重啟連載。不便之處,敬請原諒!】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