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lease use Chrome or Firefox for better user experience!
香港小說家聚腳地
香港小說家聚腳地
INFO
NEWS FEED
DISCUSSION
MEMBERS (427)
對於書面語與口語的迷思
青藍
青藍2 years ago
最近我寫緊一個關於巴士站嘅小故事,但我諗應該用「巴士站」還是「公交站」,有好多字詞因為台灣或者內地同香港嘅講法有唔同,應該係寫作上要緊貼書面語,定係跟返自己一套模式﹖
例如﹕
巴士==>公車
的士==>計程車
之類之類……
十三郎(多媒體廢作人)
十三郎(多媒體廢作人)2 years ago
這一點我最近的寫作也有類似的迷思。
我初時其實想有更多本地的感覺,
但發現原來台灣的讀者其實看不太明白。

不過以你所說的情況,
如果只限專有名詞,
我倒是覺得可以用返口語,
所說的是「巴士」、「的士」等專有名詞,

我覺得這是沒有影響文筆或表達手法,
相信沒有太影響讀者的理解,
就像外國的小說,也有屬於當地的專用名詞,
讀者也應該可以當成一種趣味。
LiBr@RisU
LiBr@RisU2 years ago
我諗可以保持用巴士站、的士站…etc
然後可在文章底部加一個對照表。
守行
守行1 year ago
@青藍, 其實小弟覺得,你是想寫給誰看?你的觀眾是那些人群?舉個例子:你寫給英國人看的小說,會用中文嗎?重要是故事好,文筆通順,大受歡迎,自會有人為你翻譯的,對不對?定好立場是為那地區的觀眾而寫作吧!心太多,做不了好事!!對不對?
Kevin Sung
Kevin Sung2 years ago
「巴士站」其實都算係書面語....
而且台灣人都應該睇得明
taoyuan-airport.com/chinese/Buses
大陸叫果啲旅遊巴做大巴,我估巴士亦都應該會明。而且百度百科都有寫:  "公共汽车,城市客车,即巴士或大巴"
wapbaike.baidu.com/item/公共汽车?adapt=1
青藍
青藍2 years ago
例如土豆,冰淇淋,公車,公交,巧克力,西紅柿......有好多其實口語寫出嚟其實無問題,但因為喺現今學校教嘅要求嘅唔可以寫白話,所以當我寫作嘅時候就會諗到底應該寫國語定係粵語,如果每次要寫個對照表就會好麻煩了,所以想知道大家會寫返白話,定係會改做書面語。
十三郎(多媒體廢作人)
十三郎(多媒體廢作人)2 years ago
@青藍,

我自己會想堅持用返口語(專用名詞),這是我認為的當代特色。
青藍
青藍2 years ago
@十三郎寫作團隊, 的確,白話粵語真係本土特色,好難取代。
十三郎(多媒體廢作人)
十三郎(多媒體廢作人)2 years ago
@青藍,

某程度上也是我們這一代香港作者的特色,也象徵了我們的寫作時代。

其實跟你討論著,再有反思後,我自己反而更清晰應該點做。哈哈哈~~

Kevin Sung
Kevin Sung2 years ago
土豆,冰淇淋,公車,公交,巧克力,西紅柿
以上嘅我都唔會寫, 除非故事發生喺中國大陸
青藍
青藍2 years ago
@Kevin Sung,  但台灣都有機會用到呢種詞語……(雖然我決定都係用返最香港嘅方法寫呢類詞語~~)
Kevin Sung
Kevin Sung2 years ago
@青藍, 應該話:除非故事發生喺中國大陸/台灣
其實我唔覺得呢啲係書面語同口語嘅分別... 只係唔同地方對一樣野有唔同叫法, 即使喺中國境內, 好多嘢都唔會有一致叫法.. 而呢啲唔同叫法, 好多都可以喺文學作品入面揾到
而且有好多香港獨有名詞其實台灣/大陸人都會睇得明的.
守行
守行1 year ago
@青藍, 另一方法多看出名的香港小說家的作品,那天我看了張小嫻的作品,發覺不算白話,卻又感覺是寫給香港人看。黃易先生的小說也是香港,大陸也受歡迎的,還有很多出色的作家,雖不是很出名,但讀落很舒服,例如:我在網絡上看到的黃貽興,middle,鄺俊宇都很不錯!
左悠文
左悠文2 years ago
真難得在這兒見到一個值得討論的話題。

很多年前曾經同一位香港作家(其實也是我的恩師)談過這個問題。

首要,你得先決定自己的小說定位是描述哪一個地方?如果是香港,而內裡的語言本身又是口語化(本地化),就應該用返本土的用詞。

在華文世界,中港台也好,很多翻譯小說都會有一定程度受譯者的國籍的影響,但讀者看起來,應該不會去到不能理解的情況。像我最近看的移動迷宮,譯者是台灣人,當然有好些台灣的詞語,但在讀者看來應該也不是不能理解的。

如果覺得香港的讀者群不大,而夾硬要轉利某些詞語,我覺得反而更奇怪呢。

同意十三郎和Kevin的意見,香港作家也要有香港作家的特色。
文維
文維1 year ago
除非好似KEVIN咁講,劇情需要
如果唔係絕唔需要特登改變用字

我自己嘅睇法就膚淺好多,無其他人咁大道理

既然已經用大家都睇得明嘅書面語寫作
如果我地為左吸觀眾,而將「蕃茄」寫成「西紅柿」
咁同放棄自己嘅文化,放棄香港讀者有咩分別?

我認為一個會放棄自己文化而去遷就其他人嘅作者
無論寫咩野故都好,都無睇嘅價值

好似依家啲王晶、黃百嗚啲合拍片
就算佢大陸票房大收
但我相信就算請你去睇戲,你都寧願睇第二套

如果真係單純為左個閱讀數,而放棄香港讀者,完全就哂台灣讀者嘅話,咁我寧願封筆唔寫
因為寫出黎嘅並唔係我嘅文化

或者有人覺得「嘩!文維你誇唔誇啲呀?」
但我就認為,Penana除左係個寫作平台之外,亦係一個香港同台灣文化交流嘅橋樑
(你話仲有大陸?無人想同佢地交流,返去牆入面玩內聯網啦)

台灣作者話俾香港人知
佢地故事名鍾意直接

香港作者話俾台灣人知
我地故事名比較含蓄

佢地啲人物名好鬼有型,有型到自己都唔記得
我地啲人物名簡單直接,簡單到好似啲街坊名

依個就係文化交流

最後如果有心追你嘅故
有唔明,唔洗你叫,都會自動自覺問,或者google啦
Join the society to participate in the discussion!
Join the society to participate in the discu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