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lease use Chrome or Firefox for better user experience!
寫作交流討論
寫作交流討論
INFO
NEWS FEED
DISCUSSION
MEMBERS (15024)
問題
 ‎‎‎‎‎‎‎‎‎‎‎‎‎
‎‎‎‎‎‎‎‎‎‎‎‎‎1 year ago
2.「危橋效應」與「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相同性質或接近?

我個人感覺性質相同、狀況不同。
軒
1 year ago
@ ‎‎‎‎‎‎‎‎‎‎‎‎‎, 裡面都是英文吔,沒翻譯嗎?〞
 ‎‎‎‎‎‎‎‎‎‎‎‎‎
‎‎‎‎‎‎‎‎‎‎‎‎‎1 year ago
@軒, 點開齒輪>紅色字體上兩格,點進去後選自己國家的旗幟。
軒
1 year ago
@ ‎‎‎‎‎‎‎‎‎‎‎‎‎, 哪裡的齒輪
 ‎‎‎‎‎‎‎‎‎‎‎‎‎
‎‎‎‎‎‎‎‎‎‎‎‎‎1 year ago
@軒, 靠近左下角的齒輪。
軒
1 year ago
@ ‎‎‎‎‎‎‎‎‎‎‎‎‎, 我還是沒看到齒輪
 ‎‎‎‎‎‎‎‎‎‎‎‎‎
‎‎‎‎‎‎‎‎‎‎‎‎‎1 year ago
@軒, 你帳號註冊了?
 ‎‎‎‎‎‎‎‎‎‎‎‎‎
‎‎‎‎‎‎‎‎‎‎‎‎‎1 year ago
@軒, 麥克風、耳機、齒輪左下角那一列。
軒
1 year ago
@ ‎‎‎‎‎‎‎‎‎‎‎‎‎, 對呀
 ‎‎‎‎‎‎‎‎‎‎‎‎‎
‎‎‎‎‎‎‎‎‎‎‎‎‎1 year ago
@軒, 要上網找找看使用教學嗎?
軒
1 year ago
@ ‎‎‎‎‎‎‎‎‎‎‎‎‎, 看來很需要……
軒
1 year ago
@ ‎‎‎‎‎‎‎‎‎‎‎‎‎, 我把它換成中文了!
 ‎‎‎‎‎‎‎‎‎‎‎‎‎
‎‎‎‎‎‎‎‎‎‎‎‎‎1 year ago
@軒, https://discord.gg/x2bhMT
軒
1 year ago
@ ‎‎‎‎‎‎‎‎‎‎‎‎‎, 同理心香蕉,原來它們也有香蕉玩……
玼瑕
玼瑕1 year ago
危橋比較像是生理影響心理
斯德哥爾摩則是心理防衛機制導致的情感錯位吧
 ‎‎‎‎‎‎‎‎‎‎‎‎‎
‎‎‎‎‎‎‎‎‎‎‎‎‎1 year ago
其實危橋也可以有依賴對象感跟感情錯位的情況。
玼瑕
玼瑕1 year ago
一個是情境所導致,另一個則是無法面對施暴者改變了主觀情境。要說相近嘛還是太勉強,或者是要完全排除相異性只看共通點?
 ‎‎‎‎‎‎‎‎‎‎‎‎‎
‎‎‎‎‎‎‎‎‎‎‎‎‎1 year ago
@玼瑕, 那先提出各種可能有的情況,來分析下吧。

我仔細想下,果然斯德哥爾摩有些不一樣。
「對於施暴者服從就可以過得比較良好」大概這點就需要思考下。

不過共通點應該是危機時、危機後的依賴感產生?
 ‎‎‎‎‎‎‎‎‎‎‎‎‎
‎‎‎‎‎‎‎‎‎‎‎‎‎1 year ago
@玼瑕, 你去群組看下,好像有討論出另一種共通點。
 ‎‎‎‎‎‎‎‎‎‎‎‎‎
‎‎‎‎‎‎‎‎‎‎‎‎‎1 year ago
@玼瑕,

一位男性跟一位女性走在非常老舊的搖晃吊橋上,
面對面的走向彼此,準備擦肩而過。
但是吊橋突然被大風吹動而劇烈搖晃,
女性因為非常的恐慌而驚慌失措地想要找個依賴對像。
男性因為比較冷靜;像是溺水時旁邊可以抓住的浮木。
但這些還是由男性決定是否要自己冒險去拯救女性,
或者直接往後方跑徹開。

女性這時會有機會產生的錯亂想法,你覺得有可能會有那些?
可以拯救自己生命的貴人?
間接地影響女性的生命安全?
玼瑕
玼瑕1 year ago
拍謝,因為另有事所以不會常掛聊天室。

吊橋效應大概可以說就是所謂的『患難見真情』
可以共同應對危機的對象就社會生物的機制來說理所當然會判定為可信任的同伴,這一點不止應用於愛情其實再擴展到更廣範的友情或其它人際關係亦如是
不過終究也只是提高機率而已,不是絕對,過度解釋也不好。

至於斯德哥爾摩我認為更符合洗腦模式

回到上面提的問題
想要拯救性命應當是聯絡權責單位來修繕、或救援,怎麼會以為一個跟自己一樣的普通人可以逆天不會一起成為罹難者
真要放棄現實不如幻想掉下去會有帥氣的河神總裁(?)來接駕或者穿越尼羅河啥的
 ‎‎‎‎‎‎‎‎‎‎‎‎‎
‎‎‎‎‎‎‎‎‎‎‎‎‎1 year ago
@玼瑕, 那是一種舉例,還沒有到河神總裁那樣。那樣說就讓我想到有一位大公司總裁幾乎裸體穿著丁字褲在橋下手捉鮭魚的畫面了。
 ‎‎‎‎‎‎‎‎‎‎‎‎‎
‎‎‎‎‎‎‎‎‎‎‎‎‎1 year ago
@玼瑕,



─整理─




共通點應該是自我為中心,以及自我為中心所延生出的濫用同理心,對方需要我的協助、我需要服從對方;與對方有了感情後成為一種病態上的互益關係。

至於外在因素威脅自己,但自己卻對必須要妥協的對象事物妥協,成一種病態關係都是屬於間接,以及判斷錯亂在配合上面那段自我為中心、濫用同理心(自我為中心所延生)。

被加害者病態期間會對必須妥協的對象人事物服從(或稱配合)來達到不受到減少受傷害,但是這段期間足以生情;生情的其間你會以自我為中心思考所延生的同理心,來思考對方人事物的處境並給予同情。


*到目前為止這個對象分為兩種。



------------------------------
但按照我所說的間接關係,你會對有感情關係良好的人事物產生同情,而不是直接對危險對象人事物同情。危險的對象人事物驅使自己必須要信任原先有感情關係的對象人事物。
------------------------------


 因此在吊橋效應的例子中,你與對象人事物的配合也決定自己的安全,雖然「Z」可能不是危險,但不配合「Z」會導致自己生處危險。

所以吊橋效應的經典例子應用在這塊討論上會容易卡死;
在斯德哥爾摩症這兩種對像,較多時候複合一體。

──────────────────────────────────────────

最後,受創程度取決於危險的對象人事物。
以及被加害者本身對於危險的抵抗力。

相異點:


以上舉得吊橋效印,屬於自我保護的較正常情況(也可能病態
以上舉得斯德哥爾摩症屬於自我保護的病態情況(也可能理智妥協
Join the society to participate in the discussion!
Join the society to participate in the discu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