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lease use Chrome or Firefox for better user experience!
科幻小说
科幻小说
INFO
NEWS FEED
DISCUSSION
MEMBERS (2)
一光年的夢
Chao S. Hu
Chao S. Hu1 year ago

前言:
這個故事創作於4年前,後來我看了「黑客帝國」,發現與它有相似之處,但最後還是決定把它修改完善。在給我導師Ferrari的信中,我如此介紹:
「我的靈感主要來源於故事莊周夢蝶:人都生活在對這個世界的自我感覺中,無法證明感覺的來源是否真實。對「真實」的感覺純屬信仰。並且,人生的現實可能殘酷到讓人無法接受,因此人都活在一定程度的虛構(fiction)中。有一天,科技將如此發達,以致人可以創造比現實更美妙、更「真實」的虛構人生。難以逃避的問題是:人生的意義是什麼?」
《一光年的夢》只有四千字,探討的是一個現實的問題:隨著科技進步,人類「自慰」、逃避現實的能力越來越強:縱酒、吸毒、沉迷網遊……另一方面,神經科學是當代發展最快的學科(2014諾貝爾生理學獎得主是神經心理學家),可以預見:「神經虛擬」技術將在不久的將來問世。這將徹底革新人類逃避現實的能力。而越是沉溺幻想、逃避現實,越容易喪失獨立性,就像故事裡的「沉睡者」受「覺醒者」支配。
兩千多年前,莊子自問:「我是一隻蝴蝶、夢見了一個人?還是一個人、夢見了一隻蝴蝶?」兩千多年後,心理學家Earnest Becker在《拒斥死亡》中總結道:「所有的心理疾病都與懦弱有關:沒有勇氣活在現實中。」 
從文學體裁上說,這篇故事更接近科幻散文,比科幻小說更講究文學性和思想性。為了節約讀者時間,文章的主要寫作手法是敘述,文中有許多象徵和隱喻,仔細讀的話就會發現。
正文:
(4500字)

唯心的母親是在她13歲那年進入水晶棺的,唯心選擇的工作地點就在她母親長眠的那個水晶棺園。每天下班後,她都要去看看水晶棺裡的母親,那笑容依舊和藹可親。「母親一定很幸福……」唯心一直覺得很欣慰。
所有水晶棺裡的人臉上都是幸福的表情,就像美夢中的嬰兒。
唯心和其它女工住在一個公寓裡,時常有人會離開,進入「夢」的世界。周圍的人都盼著早點進入那個「夢幻世界」,於是不大和身邊的人說話。所以,地下世界很安靜,只有下水道流水的聲音。為了節能,昏暗的熒光燈每天只開8個小時。
唯心是一個程序員,負責檢修計算機程序的漏洞,她漸漸明白了「夢幻世界」的真相:那是個孤獨的世界,所有人都做著自己的美夢,卻永遠不會知道自己是孤獨的。為了節能,每個人的虛擬世界都不再用網線相聯。可是,那裡的人永遠不會知道他們生活在一個孤獨的世界裡:那只是一個人的夢,夢裡的別人都是計算機虛擬出來的。
發現這個秘密後,唯心忽然覺得水晶棺裡的笑容非常空虛。當周圍人憧憬、談論「夢幻世界」時,無邊的孤獨便襲上她心頭。
這是一個空寂的墓園。她是一個園丁,孤獨的覺醒者。
後來,她在「墓園」拐角的一個水晶棺裡看見一個奇特的「夢中人」,他臉上的表情常是凝重的,即便偶爾綻放出笑容,也不像那種欲望得到滿足後的神情。她在那個水晶棺前仔細研究了幾天,終於忍不住潛入他的電腦程序、進入他的夢境——居然是一個天文學家的夢!
夢裡,他是地球科學院的院長,名叫光年。唯心將自己編譯成一個研究員進入了他的世界……
在科學院的一次學術交流會上,光年報告了自己的新發現,所有人都鼓掌稱讚,只有唯心舉手反對,並提出自己的異見。光年很是驚訝,一下子就記住了她那尖細的面孔。
一年後,唯心成了光年的助手……
在一個寂靜的星夜,光年仰天歎息,自言自語:「從小周圍人就說我是天才,沒有多少我解決不了的問題,可是我常覺得孤獨,為什麼別人總是同意我的觀點,可是我自己卻常常發現邏輯矛盾……他們或許不懂我的理論……」
唯心在他身後默默傾聽。在這個世界裡,只有她知道他不是天才,他只是生活在虛構的「天才夢」中。不過,在未經基因改造的窮人中,光年已經很聰明了。人一旦進入虛擬世界,就會忘記水晶棺外的所有事情,只記得在虛擬世界裡幸福人生;而光年還能夠獨自推敲出物理世界的真相。
「如果光速可以隨相對運動改變,我們觀測到的水星公轉軌道就不會是這樣……所有星星的光譜都在‘紅移’——唯心,你知道多普勒效應的——它們都在離我們遠去!而且越遠的星星遠離我們的速度越大!宇宙就像一個不斷加速膨脹的氣球,所有的星星都在氣球膜上!這個世界遠比九萬光年大!這個世界遠比人類想像得要大!」短暫的激動後,光年低下頭輕聲說:「地球多麼孤獨,所有星星都離我們遠去……別的科學家都不懂我的理論,堅持說這個世界沒有那麼大——我要乘宇宙飛船去看看!如果我以光速飛行,時間的腳步將變慢,我一定能在有生之年飛越九萬光年,然後回到這裡告訴人們宇宙的真相!」
唯心吃驚地看著他,不知該如何回答。她知道,如果光年一直向前飛,他將「碰壁」,他將發現虛擬世界的漏洞——為了節能、減輕計算機運行的負荷,九萬光年以外的世界圖景沒有被編進計算機程序中,但宇宙常數是按真實世界設定的——這就是漏洞,只有獨立思考的天文學家能夠發現:因為在虛擬世界裡,別的科學家都是計算機虛擬出來的,只會幫計算機掩蓋這個漏洞。他們自然會說不懂光年的理論。
但是,光年執意要去尋找宇宙的邊界,儘管別的科學家都不支持他。只有唯心鼓勵他,並且幫他建造宇宙飛船……
那些日子裡,唯心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真實世界的程序員,還是虛擬世界裡光年的科研助手。每當她從虛擬世界、從光年的夢裡醒來,摘下連著神經網線的頭盔,總感覺非常疲憊、虛脫。後來有一天晚上,她偶然讀到一個古老的故事「莊周夢蝶」,內心忽然一陣顫動:「或許現實,只是人的一種信仰!?」
恐怕,她是地底世界唯一一個在睡前床頭燈下讀書、讀人類歷史的姑娘……

21世紀,科技越來越發達,現實卻越來越無奈。人們越來越沉迷於網絡虛擬的美妙世界。越來越多的人沉迷網遊。有人一輩子宅在家裡上網,有人死在網吧的遊戲對戰中……
於是,計算機網絡迅速發展。後來,計算機虛擬技術與腦神經科技完美結合,「神經網線」問世,它直接刺激大腦皮層,讓人產生無限逼真的感覺,讓虛擬世界的感覺比現實世界更「真實」。從此,越來越多的人沉醉於網絡世界。網絡公司大發其財,網絡世界越來越美妙。許多失意的人一直生活在虛擬世界裡不出來,像植物人一樣躺在腦電床上,由別人照料。越來越多失業青年選擇在虛擬世界裡沉醉。
生物學家說這是人類偉大的進化:擺脫肉體的束縛,進入自由的精神世界。心理學家卻說這是人類的集體自慰、精神吸毒……
不管有多少爭議,不可否認的是:現實越來越灰暗——環境日益惡化,資源日益匱乏,貧富日益懸殊。政府也只能支持虛擬技術發展,讓不滿的人在網絡世界裡尋得安慰,以便減少社會不安因素。後來,就連那些「成功人士」也被虛擬世界吸引——「成功」總有種夢幻破滅的錯覺,所以20世紀的成功人士吸毒,21世紀的成功人士網游。從此,生產力急劇下降,政府這才禁止「神經虛擬技術」,但這只引發了「虛擬自由」革命;政府無力控制局面,越來越多的官員躲避到虛擬世界裡……
人類歷史翻過沉重的一頁,進入了「冬眠世紀」:大部分人在虛擬世界裡「沉睡」,只有少數覺醒者擔負起照料「沉睡者」的重任,將文明的火種傳遞下去。
22世紀的地球很安靜,幾乎所有人都在地底沉睡,做著各自的夢……
地球表面已不能生存,一些富人利用最後的能源移居到木衛四或更遠的行星上,剩下的人搬進地底世界,躺在一個個精緻、美麗的「水晶棺」中,通過神經網線生活在虛擬世界裡。經過一百年的技術發展,虛擬世界遠遠比真實世界更真實、更美妙。每個人都可以憑藉自己的想像去創作人生。虛擬世界可以給人芬芳的空氣、美味的食物、豔麗的風景、悅耳的音樂、隨心所欲的性……如果你覺得這些東西得來的太容易、沒有意思,電腦也可以根據你的心意構思出曲折的命運。人類上萬年的歷史都儲存在海量數據庫裡,幾乎無人能夠想像出計算機不能生成的人生體驗。許多富人也放棄了移民外星球的計劃——與其在荒寒陌生的世界裡奮鬥,不如沉醉在這真實、美妙的夢境裡。
除了這些沉睡的人,龐大的地下世界還居住著一群工人,他們是窮人中的窮人,靠照料這些做夢的人為生。他們工作滿13年後,就可以為自己買一個「夢想人生」,選擇一個美麗的水晶棺,沉醉在虛擬世界裡。他們的子女將接替他們工作,最後的歸宿依舊是「夢幻水晶棺」裡的虛擬世界……

那一晚,她忽然窺見了自己心底的欲望:她想叫醒光年。這個念頭嚇了她一跳。之後有好些天她沒有再進入光年的夢境。她很害怕:如果光年醒來,將如何面對這個陰冷的地底世界?人一旦進入虛擬世界,就過了奈何橋、喝了孟婆湯、忘了前世的故事。
但是,生活在一群麻木無知的工人當中,無人可以交流,唯心覺得非常孤獨。孤獨終於將她再次推入光年的夢境……
夢裡,光年在燦爛的北極光下再見唯心,欣喜若狂,大聲喊:「這些天你去哪了?我一直在找你!就等你和我一起去超越世界的邊界!」
她不安地望著他的臉,慌亂地搖頭。
他上前拉住她的手,然後轉身往冰雪中的飛船去。
她瞥了一眼光年激動的表情,抽回手,說:「科學院的人不准我們去宇宙邊界,我們會被引力拉成肉絲的。」
「沒有邊界!這個宇宙浩瀚無邊!「邊」是人想像的!我們只要飛出20萬光年就可以回來告訴他們:世界之大,超乎想像!」
唯心幽幽地說:「你不怕死嗎?你不擔心自己的家人……」
光年平靜下來,冷冷地說:「除了真相,我什麼都不在乎,如果你害怕,我一個人去……」說完,便繼續朝飛船走去,任風雪在身後斜落。在飛船艙門前,他忽然內心糾結,不忍,終於駐足——在這個世界上,他還在乎唯心。
唯心朝他的背影望了很久,終於還是追了上去……
飛船接近光速前進——這是計算機程序可以虛擬的——時間的腳步減速,一個接一個亙古不變的星雲從窗外滑過。唯心和光年把他們所有能想到的話都說遍了。光年忽然感覺有些事情唯心一直瞞著他。唯心很難隱藏自己的焦慮,她知道這一途很可能是光年生命的最後一程:計算機不會允許「夢中人」發現程序漏洞,他會被殺死……
真實世界流逝一年後,虛擬世界的飛船走了八萬九千光年,唯心忽然暈迷過去。光年以為她病了,一直在床前握著她的手。他平生(虛擬世界裡的平生)第一次感覺害怕:前面也許就是終點,而他最愛的人都不能陪他走到世界的盡頭……
唯心沒有病倒,只是從虛擬夢境中醒來,徹夜忙碌、根據現實世界的數據資料編寫九萬光年外宇宙的圖景程序,讓唯心的虛擬世界向外擴展,讓唯心的夢越做越大。
她要讓光年知道:他是對的。
在光年的夢裡,飛船繼續向前飛行。
當唯心再次回到光年的世界、從床上坐起時,她看見光年欣喜若狂的表情。
「你終於醒了!」 光年緊緊握著她的手喊道,「我們飛過九萬光年了!我們還在往前飛!我們是對的!」
她疲憊地笑了,漂向飛船半空中……
日後,她又在飛船中「病倒」了幾次,離開光年的夢幻世界,在現實世界裡編造更大的夢。
當她最後一次在光年的夢境裡「醒來」時,光年微笑著說:「你醒了。我們回去吧……回去告訴他們世界有多大。」
「可是我們只飛了13萬光年!」唯心不解。
「夠了,我們已經越過邊界了。」光年說完這句話,臉上忽然閃過一道光,複雜的表情藏在背後。唯心沒有說話,只是默默地點頭。
於是,他們返航,唯心沒有再病倒,一如光年所料,他很欣慰。他已經知道自己生活在一個騙局中,只有唯心是局外人,他要在世人面前揭穿這個謊言。
可是,光年的神情越來越黯淡,終於有一天,他對唯心說:「我這一生已經沒有遺憾了,你一定要回去……回去告訴他們,這個世界很大……」
說完,光年緩緩閉上雙眼,進入永眠,墜入夢裡的夢裡。
唯心緊握他的手、使勁點頭。她忽然覺得無比空虛、孤獨,窗外是蒼茫浩瀚的星雲……一切都是幻象,整個夢幻世界只剩下她一個人。光年只猜中了秘密的一半,另一半卻是:虛擬世界裡只有一個人是有靈魂的,其它人都是計算機虛擬的。而在光年的夢裡,兩個靈魂的相遇史無前例……在淚水模糊的星海裡,唯心忽然看見多年前那張泛黃書頁上的一句話:「世界很大,人生很短。遇見,請珍惜。」那一年,她母親去了另一個世界,她沒有怨恨,只有祝福……
當唯心從光年的虛擬世界裡醒來時,竟發現光年的笑臉上也有一滴淚——夢中人的淚,這也是史無前例。
計算機關閉了光年的輸液管——系統不能讓夢中人發現自己生活在夢中,虛擬人生不能有悲劇。
幾天後,地下世界的清道夫將光年的遺體拋入火熱的熔岩中。他的臉上始終保持著最後一刻的微笑:安詳恬靜,夢想實現後了無遺憾地離去。或許,在這夢中人的夢中,唯心將光年的發現向全世界宣告,於是,全世界的人都醒了。
當光年的軀殼在地火中劇烈燃燒時,一直在不遠處沉默的唯心忽然又看見他臨終前臉上那道奇異的光。那一刻,她真地覺得他醒了,從這個灰暗的地底世界醒來,回到那個燦爛的世界……
三年後,唯心工作的時間已足夠長,她可以進入水晶棺,開始夢幻人生,但她選擇了逃離。
那一天,她潛逃回地表,那裡有她長久以來暗中建好的半球生態棚,雖然只有幾平方千米,就像浩瀚荒漠中的一個孤島,但有一個光年在那裡等待——那是她用光年身上的細胞克隆出來的新光年。
那一晚,他倆透過玻璃棚仰望幾萬光年外的星星,那些光來自幾萬年前,那時地球上還是綠意盎然、萬物欣榮。
他們就是亞當和夏娃。這個生態棚是一個孕育希望的蛋,一個註定要在殘酷現實中成長的夢。這個夢會在血汗和淚水的澆灌下茁壯成長。

——胡草漫
2014年10月10日 修改於多倫多
2010年9月25日 初創於金華
Join the society to participate in the discussion!
Join the society to participate in the discu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