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lease use Chrome or Firefox for better user experience!
散文詩 Poetic Essay
散文詩 Poetic Essay
INFO
NEWS FEED
DISCUSSION
MEMBERS (107)
四海之大,无以为家
Chao S. Hu
Chao S. Hu1 year ago
我已經跑累了。其實如果我出生在多倫多這樣的城市,恐怕也很可能會一直待在一個城市不離開,偶爾出去旅遊一下而已。過聖誕節時,我對多倫多一個土生土長的男主人說,我沒有想過要買房子的事情,因為去過的地方對我來說都是過客。我想,老了回家鄉,找一塊比較清靜的地方蓋一座房子,可能是我母親出生的村子、可以冒泉流水的山腳下。我小時候有時住在那個地方。當然,很多想法可能會隨年紀改變。但我發現這種念頭幾乎是我父親和我家鄉許多朋友都有的。我們在心底恐怕都有「歸隱山林」的念頭,總是覺得「世事紛紛擾擾一場空」。
我的家譜上記載說我們是孔子的後代,蒙古人滅宋以後才改姓隱世。後來我爺爺的堂兄曾經與一個臺灣的同姓人一起去曲阜修家譜。但遭人恥笑,曲阜人說沒有這麼一回事。我上大學時的曲阜舍友也開玩笑說:「你們是孔家提夜壺的,被賜姓為孔。」
山東人以中國文明發源地自居,多有恥笑南蠻的。後來我爺爺的堂兄找到曲阜師大研究孔子的一個教授,教授說孔子後人確有去客村的,於是我爺爺的堂兄便很高興,還受了教授的贈書。我不曉得教授的原話是什麼,也不覺得活人有必要為了死人的傳說負累。我從小對孔子的說教沒有太好的印象,但因為聽說了這些事情,就讀了《論語》這樣枯燥的古書,進而又有孔孟老莊、屈陶李杜的。不過,那時候父親給我姐買了唐詩畫冊,她很少看,我便拿來。至今我還記得第一首詩上面深沉、粗獷的畫風:
月 黑 雁 飛 高,
單 於 夜 遁 逃。
欲 將 輕 騎 逐,
大 雪 滿 弓 刀。
這詩沒有李杜的那樣聞名,我也不記得作者名字。但因為機緣巧合,那本畫冊的作者無意或有意的編排,它就這樣烙印在我六七歲的心底。以致我在後來許多次千里獨行時,常常想見:一個人、一匹馬,一把彎刀、一場大雪,一千里大漠、一輪彎刀一樣的月牙。很多年後我才想明白:我是把自己幻想成了那個獨自奔逃的單于:四海之大,無以為家。
2014年12月30日
多倫多

Join the society to participate in the discussion!
Join the society to participate in the discu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