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lease use Chrome or Firefox for better user experience!
Write a New Story!

Invite

Feedback
乾乾

怡紅墨魁
25Mins Each
6
ISSUES
地獄的鏡花水月
Updated Jan 16, 2019
R
32
2210
5
Mythology
Dark

容許?禁忌?到底是誰為人的追求判斷美好和罪孽?

一個獵人愛上了王子,錯在僭越貴賤,還是錯在同性間的愛?

一個食人的老兵,又配在和平時期中獲得救贖嗎?

一個血氣方剛的男孩子,難道又要因為追逐女性肉體的美而背上罪名嗎?

我們魔鬼曾經以為善惡是天堂由定奪,

是故我們擊落了天堂。

但為何世上仍然存在罪和罰呢?

Fantasy
Mythology
Dark
Read More
4 Collaboration Spaces Available

地獄的鏡花水月

容許?禁忌?到底是誰為人的追求判斷美好和罪孽?

一個獵人愛上了王子,錯在僭越貴賤,還是錯在同性間的愛?

一個食人的老兵,又配在和平時期中獲得救贖嗎?

一個血氣方剛的男孩子,難道又要因為追逐女性肉體的美而背上罪名嗎?

我們魔鬼曾經以為善惡是天堂由定奪,

是故我們擊落了天堂。

但為何世上仍然存在罪和罰呢?

Read More
4 Collaboration Spaces Available
怡紅墨魁
12Mins Each
8
ISSUES
煙滅的蛇與大群
Updated Feb 23, 2019
R
60
1389
37
Mythology
Romance

首生大蛇在伊甸裡悉心照料著柑橘樹上唯一的一朵花,

翻風雨的時候牠便化作眼鏡蛇張開頸部為花兒遮攔,

在悶熱的晚上牠化作響尾蛇為花兒演奏搖籃曲。

可是花兒不愛牠,為了反抗大蛇的愛,她斷然使花瓣枯萎,結成了一顆不說話的柑橘。

沒有任何事物可以扭轉她的意願,就是細水長流的愛意都不能夠水滴石穿。

Fantasy
Mythology
Romance
Read More
Solo Work

煙滅的蛇與大群

首生大蛇在伊甸裡悉心照料著柑橘樹上唯一的一朵花,

翻風雨的時候牠便化作眼鏡蛇張開頸部為花兒遮攔,

在悶熱的晚上牠化作響尾蛇為花兒演奏搖籃曲。

可是花兒不愛牠,為了反抗大蛇的愛,她斷然使花瓣枯萎,結成了一顆不說話的柑橘。

沒有任何事物可以扭轉她的意願,就是細水長流的愛意都不能夠水滴石穿。

Read More
Solo Work
怡紅墨魁
9Mins Each
7
ISSUES
截教八十七諸仙譜
Updated Apr 9, 2018
R
19
907
5
Mythology
Action

所謂綠樹蔭蔭藏黃枝,青蓬密密夾黑蓮,截教一派從來未見幾多得道真人,反而屢出走火入魔又道法高強的妖人為害人間,有的修為低的,道法小成便作賊行奸,若跟著嚴厲的仙師,輕則被剁去靈根,逐出師門,重則當下仙法剃頭,身首兩分;有的仙長或而良善或而護短,便也容著門下四出作孽。

於是截教立門袓師烏鳥真仙莫青雲道亳一轉,畫出一卷八十七諸仙譜,當下道統分明,非承八十七位仙長之緣,不得妄報截教真仙之號。

此卷在仙凡兩界廣傳三百年有多,後有柳鏡天魔火燒念慈寺,仙譜從此不知下落,如今輾轉竟然落在某怡紅快綠的一位紅牌阿姑手中,風塵婦人不知凶險,又將之掛在閣樓樑下,遠對住掌櫃檯後一串群芳譜,我此略知仙家恩仇的江湖小輩卻嚇得膽戰心驚,欲勸阿姑把畫收好,又被索要百兩白銀。

如今墨魁公子在此茶館開壇說書,好讓銀兩備足,還望各路英雄好漢多多打賞,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功德無量,老少平安!

且慢!說是小生裝神弄鬼,假借慈善詐騙酒錢?

放屁放屁!先放下救命銅錢,且聽小生講這截教八十七諸仙之逸事秘聞!

Wuxia
Mythology
Action
Read More
Solo Work

截教八十七諸仙譜

所謂綠樹蔭蔭藏黃枝,青蓬密密夾黑蓮,截教一派從來未見幾多得道真人,反而屢出走火入魔又道法高強的妖人為害人間,有的修為低的,道法小成便作賊行奸,若跟著嚴厲的仙師,輕則被剁去靈根,逐出師門,重則當下仙法剃頭,身首兩分;有的仙長或而良善或而護短,便也容著門下四出作孽。

於是截教立門袓師烏鳥真仙莫青雲道亳一轉,畫出一卷八十七諸仙譜,當下道統分明,非承八十七位仙長之緣,不得妄報截教真仙之號。

此卷在仙凡兩界廣傳三百年有多,後有柳鏡天魔火燒念慈寺,仙譜從此不知下落,如今輾轉竟然落在某怡紅快綠的一位紅牌阿姑手中,風塵婦人不知凶險,又將之掛在閣樓樑下,遠對住掌櫃檯後一串群芳譜,我此略知仙家恩仇的江湖小輩卻嚇得膽戰心驚,欲勸阿姑把畫收好,又被索要百兩白銀。

如今墨魁公子在此茶館開壇說書,好讓銀兩備足,還望各路英雄好漢多多打賞,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功德無量,老少平安!

且慢!說是小生裝神弄鬼,假借慈善詐騙酒錢?

放屁放屁!先放下救命銅錢,且聽小生講這截教八十七諸仙之逸事秘聞!

Read More
Solo Work
怡紅墨魁
9Mins Each
2
ISSUES
鳳凰與牠的謊言領主
Updated May 18, 2018
R
25
398
19
Mythology
Tragedy

生物一直都以為宮殿就是宇宙的所有,宇宙就是宮殿的本身。

宮殿中一切都是美好的,有自水喉流出的蜂蜜,有用棉花糖織出來的被褥,書架上只許容納孩子們看的書,而且每一個字母都不能受過半滴眼淚的洗禮,這裡只有最快樂的書,沒有悲慘的結局,沒有不得善終的主角,就算是那些奸角,退場之時也只會草草帶過,痛苦和死亡是不能出現的禁語。

要懂得閱讀,就得要有人教育那生物識字,於是那位至高而全能的造物主用自己最後一絲的內疚感造出了一個身兼僕人的說書先生,為免那位說書先生透露出半句這生物的醜陋,祂又把最善於說謊的嘴巴賜予說書先生,於是說書先生有了兩個嘴巴,原來的嘴巴誠實無比,那張新長出來的嘴巴則時而說真話,時而說假話,讓人無從捉摸。

至此,那位至高而全能的造物主對這醜陋生物的愧疚和憐憫都用盡了,祂離開了這片連陽光都嫌棄的土地,永遠也不再回來。

「鳳凰大人,你的差遣便是我的意志。」

據說謊言領主的一句謊言可以倒假成真,因為牠的惡意,凡界七洲才會苦難不絕,也據說只有一個人曾聽過牠用誠實的嘴巴說話。

鳳凰與牠的謊言領主,除卻明顯的主僕關係,牠們也是聽書人和說書人的關係。

「那就麻煩你了,謊言先生!」

聽書人餓了,這時牠又想要聽故事。

「鳳凰大人,你想聽聽獵鹿人食子的故事嗎?」

於是說書人的說謊嘴巴張開,含糊了真假的區別。

「一位獵鹿人?和獵人有關的故事我都很愛聽!這位獵鹿人的名字是甚麼呢?」

「他的名字叫克羅諾斯,在退隱山林以前曾經是人稱暗影騎士的利害人物呢!」

「好哇好哇,請告訴我更多關於他的故事!」

如果說謊的力量足以無中生有,如果說謊的力量足以欺騙真實,那謊言還是不是謊言呢?

可憐的克羅諾斯,一如其他成為悲劇中心的主角們,他們也許永遠都不會理解冥冥中自有主宰的諷刺意味。

Fantasy
Mythology
Tragedy
Read More
Solo Work

鳳凰與牠的謊言領主

生物一直都以為宮殿就是宇宙的所有,宇宙就是宮殿的本身。

宮殿中一切都是美好的,有自水喉流出的蜂蜜,有用棉花糖織出來的被褥,書架上只許容納孩子們看的書,而且每一個字母都不能受過半滴眼淚的洗禮,這裡只有最快樂的書,沒有悲慘的結局,沒有不得善終的主角,就算是那些奸角,退場之時也只會草草帶過,痛苦和死亡是不能出現的禁語。

要懂得閱讀,就得要有人教育那生物識字,於是那位至高而全能的造物主用自己最後一絲的內疚感造出了一個身兼僕人的說書先生,為免那位說書先生透露出半句這生物的醜陋,祂又把最善於說謊的嘴巴賜予說書先生,於是說書先生有了兩個嘴巴,原來的嘴巴誠實無比,那張新長出來的嘴巴則時而說真話,時而說假話,讓人無從捉摸。

至此,那位至高而全能的造物主對這醜陋生物的愧疚和憐憫都用盡了,祂離開了這片連陽光都嫌棄的土地,永遠也不再回來。

「鳳凰大人,你的差遣便是我的意志。」

據說謊言領主的一句謊言可以倒假成真,因為牠的惡意,凡界七洲才會苦難不絕,也據說只有一個人曾聽過牠用誠實的嘴巴說話。

鳳凰與牠的謊言領主,除卻明顯的主僕關係,牠們也是聽書人和說書人的關係。

「那就麻煩你了,謊言先生!」

聽書人餓了,這時牠又想要聽故事。

「鳳凰大人,你想聽聽獵鹿人食子的故事嗎?」

於是說書人的說謊嘴巴張開,含糊了真假的區別。

「一位獵鹿人?和獵人有關的故事我都很愛聽!這位獵鹿人的名字是甚麼呢?」

「他的名字叫克羅諾斯,在退隱山林以前曾經是人稱暗影騎士的利害人物呢!」

「好哇好哇,請告訴我更多關於他的故事!」

如果說謊的力量足以無中生有,如果說謊的力量足以欺騙真實,那謊言還是不是謊言呢?

可憐的克羅諾斯,一如其他成為悲劇中心的主角們,他們也許永遠都不會理解冥冥中自有主宰的諷刺意味。

Read More
Solo Work
怡紅墨魁
3Mins Each
24
ISSUES
紅墨若是血和水,每日勤筆變人乾
Updated Jun 9, 2019
R
235
4128
277
Prose
Inspirational

車上不好寫小說,自言自語寫點東西。此網誌志在從獻血與人乾之間取得平衡,唯有只談寫作心得,閒時打點沒營養的字,絕不搞精品散文,文章結構沒有起承轉合,偏食拒煮心靈雞湯,翻桌不撰學校論文,免得掏空了心肺寫不了故事。

Blog
Prose
Inspirational
Read More
Solo Work

紅墨若是血和水,每日勤筆變人乾

車上不好寫小說,自言自語寫點東西。此網誌志在從獻血與人乾之間取得平衡,唯有只談寫作心得,閒時打點沒營養的字,絕不搞精品散文,文章結構沒有起承轉合,偏食拒煮心靈雞湯,翻桌不撰學校論文,免得掏空了心肺寫不了故事。

Read More
Solo Work
怡紅墨魁
4Mins Each
8
ISSUES
貓離神合 [小說製造機/Penana神話]
Updated Sep 8, 2018
R
12
929
19

趕忙捋起了衣袖,纏上了止血帶,神父的左臂都是雞皮疙瘩。

他全身是冰冷的,而且一身是汗。

神父反轉了那從教庭寄來牛皮紙袋,倒出了一支裝有4號海洛英的金屬針筒。

傳說馬爾他神父有一個指靈針,一手可握,像個羅盤,能夠在地圖上指引出下一個古神甦醒之地……

神色茫然的神父恢復了溫暖,他安靜地滑動著電話屏幕中的Google 地圖,也不把地圖適當地縮少,耐心地以一座一座建築物的幅度撥動著拇指。

突然,神父停下了手指的動作。

牛皮紙袋的旁邊,是一封用墨水筆寫下簡短字句的信件。

馬爾他神父

抱歉,教庭需要指靈針的指引,願天主醫治你

神父踢了一下自己正坐著的木工搖椅,搖啊搖,安靜地進入甜蜜的夢。

一隻叫嘉芙蓮的埃及貓跳上了他的膝上。

「喵!」

嘉芙蓮看著神父手中的電話屏幕,擺動著尾巴。

Penana恐怖類神話故事《貓離神合》,又名《指靈針》

嘘!別驚醒神靈!

因為與神共舞 · 不得善終

꧁本作品為創挑活動《恐怖小說製造機》之產物꧂

第一期活動傳送門在此:

恐怖小說製造機-一步一步去製造一本全新的恐怖小說

第一屆活動的主題為恐怖小說,將來會陸續有更多不同類型的小說製造機活動!

꧁《Penana神話》是一個通過創挑建構的共享神話庫꧂

第一屆活動傳送門在此:

[第一屆][神話創作]創建屬於Penana的神話系統!

第一屆活動的主題為克蘇魯神話風格,將來會陸續有更多不同神話風格的作品徵集活動!

Horror
Read More
4 Collaboration Spaces Available

貓離神合 [小說製造機/Penana神話]

趕忙捋起了衣袖,纏上了止血帶,神父的左臂都是雞皮疙瘩。

他全身是冰冷的,而且一身是汗。

神父反轉了那從教庭寄來牛皮紙袋,倒出了一支裝有4號海洛英的金屬針筒。

傳說馬爾他神父有一個指靈針,一手可握,像個羅盤,能夠在地圖上指引出下一個古神甦醒之地……

神色茫然的神父恢復了溫暖,他安靜地滑動著電話屏幕中的Google 地圖,也不把地圖適當地縮少,耐心地以一座一座建築物的幅度撥動著拇指。

突然,神父停下了手指的動作。

牛皮紙袋的旁邊,是一封用墨水筆寫下簡短字句的信件。

馬爾他神父

抱歉,教庭需要指靈針的指引,願天主醫治你

神父踢了一下自己正坐著的木工搖椅,搖啊搖,安靜地進入甜蜜的夢。

一隻叫嘉芙蓮的埃及貓跳上了他的膝上。

「喵!」

嘉芙蓮看著神父手中的電話屏幕,擺動著尾巴。

Penana恐怖類神話故事《貓離神合》,又名《指靈針》

嘘!別驚醒神靈!

因為與神共舞 · 不得善終

꧁本作品為創挑活動《恐怖小說製造機》之產物꧂

第一期活動傳送門在此:

恐怖小說製造機-一步一步去製造一本全新的恐怖小說

第一屆活動的主題為恐怖小說,將來會陸續有更多不同類型的小說製造機活動!

꧁《Penana神話》是一個通過創挑建構的共享神話庫꧂

第一屆活動傳送門在此:

[第一屆][神話創作]創建屬於Penana的神話系統!

第一屆活動的主題為克蘇魯神話風格,將來會陸續有更多不同神話風格的作品徵集活動!

Read More
4 Collaboration Spaces Avail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