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動作
反烏托邦
動物共和國
作者 Henry Chung
作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G
級別
268 閱讀
27 喜歡
5 書籤
人氣
關注作者
動物共和國
5 書籤
A - A - A
12 13 14 15 16 17 19
#18
中尉
Henry Chung
Nov 14, 2017
1
2
10
8 分鐘
No Plagiarism!mlDBZXCgLw1P1khSpjsOposted on PENANA
小說【動物共和國】(十八) (逢周二刊登)
1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O8FTSM2xMc
(前文提要︰醫生與少年被狼群襲擊。狼群數目越來越多,二人應付不來。當他們以為必死無疑之際,傳來幾聲槍響。神秘人出來拯救。神秘人來自地下組織「流浪者之伐」。)
1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k8yYJxVlOH
「流浪者之歌?就是跟德國作家Hermann Hesse的同名小說?」
「干戈的戈。」該人搖頭,「恐怕你沒有聽過。在這個國家,任何不利政府的組織及人物,都會被封殺。網上或真實世界,都不會找到我們組織蹤影,我們好像隱形,不曾存在過。」
1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SQwUaNNA7f
「流浪者之戈」由一班反政府份子組成,最初都是毒霧示威的參與者。
當日,大批人士在X城廣場示威運動,抗議空氣污染,嚴重影響市民健康。示威持續多日,市民的訴求指向國家的官商勾結,要求官員下台。運動好似漣漪,其他城市,Y城、K城、M城等,陸續有市民支援。政府認為這樣最終會震動整個國家權力,出動武裝部隊鎮壓,清剿反對者。
1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oVo3OgPQOC
有些示威者在運動中喪生,部份則押進監獄。
1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38KB6u92QY
以上歷史,醫生沒有印象,他覺得在聆聽著一個創作的故事。
1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JIOfDZ3qza
「好像什麼狂熱份子似的。」他想。
1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GX641VkRM9
該人又告訴醫生,送進監獄的反政府份子,部份之後會被關進醫院,政府要求把那批人送入草山。
1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tPhernIBpy
醫生驚訝。本來跟自己沒有太多關係的故事,突然跟他搭上了。他記得,確實有段日子,特別多了批精神病患聽說從監獄送來。他們無一倖免都被判定有暴力傾向,部份真,部份假,他有份簽紙,結果他們送入草山,成為「禮物」。
他經手的,有十三人。
一般來說,醫生很清楚病人的身份。而這十三個罪犯,所犯的罪行同樣不詳。現在回想,就是這人所講的——政治犯。
1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z8hnoVmrlW
「實不相瞞,我對你所提到的運動,一點印象都沒有。」
「正常。這場運動跟我們組織關係甚大。正如剛才所說,真實世界不會容納我們,我們變成透明,這場運動好自然亦不能倖免。」
醫生半信半疑凝望該人。
「你記不記得政府強制每個國民要注射疫苗?」
「記得。因為油煙減弱了大家的身體健康水平,當時有貓流感,政府為怕疫症傳播給人,殺了大批貓,同時強制市民種疫苗。」
「你覺得這是真的嗎?」
「什麼意思?」
「做戲做全套。貓是無辜的。市民所種的都不是疫苗。那是一些可以消滅人記憶的藥物,換句說話,那是場大型的記憶掃除行動。」
「什麼?」
1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C2UI6VErNq
醫生記得護士替病人注射過,自己都注射了。還有,注射疫苗前一日,他放假,去看了一部電影,講述一個軍人為了國家利益,犧牲自己及家人,跟外國恐佈份子同歸於盡。這部電影很賣座,是近五年來最高票房。他本來覺得故事反駁,但影評都說好,醫生再三細味,多看一次,漸漸也覺得這是部不可多得的佳作。
1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AgfRvHediE
「這種事太令人難以想像。」醫生道。
1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MRN4fbZCDl
那人的枱面放了一部電腦。這時候,他打開畫面,按動媒體播放的畫面,開始有一些影片播放出來。
1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yfnsYtoCUb
先是一群人示威,許多人參與。大家舉牌、抗議,大致和平,只是有時一些激動的示威者,但大體上秩序良好。
之後,畫面改變,廣場煙霧瀰漫,示威者雞飛狗走,有人叫囂,有人哭,遠處有武裝部隊駕著裝甲車駛入。一些軍人向示威者開槍。
1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2vrimX0Bai
醫生看得目瞪口呆,全部都是超現實。
是假的嗎?怎麼可能?這條片的像真度很高。電腦特技嗎?其實要製作這種片子不難,現在拍攝都不用真刀真槍。
1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fXa21qe12R
「就算把這些放上網,很快就會被剷除。」
醫生未能平伏,心仍動蘯。
「只要在網上面搜尋任何關於運動的資料,有句說話會彈出來——「沒有你搜尋的資料」。要是翻越到外國網絡找,恐怕亦會失望。雖然政府不能百份百控制外國傳媒,但透過經濟手段,許多外國機構還是被有預謀地滲透。金主都是我們國家的人。還有一件事,你是精神科醫生可能知道。當市民大眾長期接觸國家發放的訊息,都會傾向於相信國家所講。這就是謊話說上一百次就成真實的道理。而國家一系列的教育方針,進一步扼殺新一代獨立思考。大家不懂問問題,質疑政府發放的資訊。到目前為止,策略都很成功。」
1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mB6K35dsH8
可以質疑你所講嗎?
或者你播給我所看?
1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DJD52022Cd
該人似乎看穿醫生。因為醫生並非到此第一人,該人接觸過很多逃亡者。
1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lSavVbW9cZ
「要接受一些根深柢固以為是真的事,需要時間。肯開放自己,你一定可以做到。」
「站在政府角度,他們說的是真實;站在你們角度,你們的才是真實。就算我們站在同一陣線,我們的想法都有差異,我跟你所認知的真實又會稍有不同。」
這番說話與其說是跟該人說,不如說醫生是告訴自己。因此,該人也沒有什麼反應。
「我應該怎麼稱呼你?」醫生問。
「可以叫我中尉。」
「少年呢?我幾時可以見到他?」
*****
房間外連接一條很長的通道。似乎是多年前由礦坑所改建,牆身盡是灰黑質感幼滑的「石頭」。醫生好奇去摸,伴隨的大漢打開小電筒,把光點照到「石頭」之內!醫生愕住,石頭怎麼會透光?「鹽來的。」大漢說。以前這裡是鹽礦,早已荒廢了,現在被「流浪者之戈」改成秘密基地。通道每隔幾米就裝有電燈,燈光很黃及單調,實而不華,照明而已。如果不熟識通道,還是會迷路。這裡很多分岔路,環境差不多,跟地上白雪雪的世界可以相比,唯一優勝之處是不會凍死。
1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0zA7jEcw6U
大漢帶領醫生穿過好些通道,來到某寬敞的空間。這裡由多條大木柱支撐,鹽的結晶體都與它共生了,互相靠倚。好幾個婦女忙著。洗、切、煮、熬,預備晚餐;孩童就在旁邊玩耍,間或騷擾到煮飯中的大人,他們又怕生危險,總不時大聲喝止。這是地下世界的小村落,人人各司其職。
1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FJDjPGkRIW
少年立於一隅,看著其他孩子來來去去。他沒有參與,旁觀已滿足。伴隨著他的一個大嬸試過慫勇少年參與,少年沒有應和,用沉默回應她。
1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44OezJqwTC
少年再見醫生,迎前抱緊,醫生如父親輕觸其髮。
1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vUc51vJe2Q
他們被分配到一間房共同生活,翌日早晨六時,便起床到鹽礦另一個坑洞集合。
這裡的男性都要接受軍事訓練,無分年齡。除了學習搏擊技巧,也要懂得槍械應用,有時候,他們會回到地面,赤裸身軀忍受寒冷,熬上一整夜。醫生擔心這種生活令少年的精神問題加劇,中尉卻回覆,「每個男性都有義務去進行訓練。紀律生活可以舒緩少年病情。」
1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8HzM1pslgb
適當的鍛鍊可能很好。但這裡的訓練不同。他們為推翻政權,訓練都很密集,每天都會花九個鐘的時間。壓力完全超出少年所能耐。一星期之後,少尉就要醫生及少年跟上其他人幾年的步伐。比方說,他們被帶到密室,沒有人知道接續發生的事。有時只是呆坐一整天,有時則在裡邊操練體能。有一次,他們在裡面甚至遭人群毆。當然不是打到頭破血流,但就是要鍛練訓練者的抗暴性。少年雖然年小,訓練強度沒有醫生的大,但這種生活,足夠讓他想起昔日生活,那些院童的欺凌,過之而無不及。有時候,他們就要轉換身份,由被虐者變成施虐者。折磨令醫生更難受。雖然在逃亡的日子,他也用武力對待過一些人及動物,但那涉及生死存亡。可以選擇的話,他不想過這種生活。他仍記得,自己是醫生。
1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ikf7zPRZlK
「這種訓練的意義何在?」終於有次,醫生忍不住問中尉。
「有一日上戰場,你就知道這些訓練的必要。」
「你們不是都嘗過政府暴力對待的滋味?為什麼要走同一條路?」
「不是『你們』,是『我們』!我們是兄弚姊妹,同坐一條船。」中尉淡淡講,「經驗告訴我們,以前一套錯了。我們必須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當權者才會害怕!我們才能生存!就算實力懸殊,我們都必須在可行範圍,對他們造成最大傷害。唯有這樣,組織才可以發展,」
1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CQEOWGkGUm
少年的媽媽。
1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w246P5virL
她的形象突然冒入醫生腦海。她的身影、所有紀錄,政府都沒有透露半句。如果說有什麼遺下的資料,恐怕就是「沒有你搜尋的資料」。這是唯一知道關於她的事。(待續)

54.224.168.206

ns54.224.168.206da2
留言 ( 2 )

滄藍 - 真巧,最近正好也在讀赫曼·赫塞的書,不過我讀的是《荒野之狼》,或許之後會讀《流浪者之歌》。

反烏托邦的味道越來越明顯,不過反的這一方似乎也是暴力的另一個極端,未來堪憂吶。
1 星期前回覆

Henry Chung - 嗯嗯,謝謝支持。
1 星期前回覆

Loading...
X